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66 楚悲

时间:2020-02-27作者:豁然园老五

    “你是高兴?”对面站定的人首先开口发问。

    高兴的心很虚。

    从电梯出来短短不过几十米的距离,高兴走的如履薄冰。

    从他走出电梯,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冰冷的气息包围,而气息的来源,便是对面这个颀长身躯散发而出。

    此人五官清秀,洁白如玉的脸上始终带着一层淡淡的笑意,右耳一枚小巧的黑色耳钉在稳定的光源照射下熠熠泛光。

    对方笑意满满,但不知道为什么,高兴却觉得他笑的很假。

    “津城卫新秀,地藏言灵的继承者,人间界战力第一,久仰久仰。”

    对方的声音很干脆,每一个字出口,都如同被风吹动的风铃撞击他的胸膛,高兴胸口产生一股不适感,那种感觉说不出来,视线出现一瞬间的迷糊,然后迅速恢复。

    高兴拱手还礼,心虚的不行。

    自从高兴走出信息司,不论是老丁头、楚秋、庄妍以及津城卫认识的、见过的每一个人,不管是否说过,高兴天选意志继承人的身份在众人眼中似乎都有着不一样的含义,最基本代表的是,这个人一定很强很强。

    但是高兴自己什么样他自己再清楚不过,面对天南星面对尺郭,那种无处不在的危险预知都像个警钟一样不断给自己提醒。

    我很强?

    不见得。

    至少接手案件遇到的对手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面对强敌,高兴也如大部分年轻人一般产生过恐惧,甚至是退意。

    这应该是高兴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以天选意志继承人的身份在人间界正式亮相。

    “我叫楚悲,是楚氏家族第四代继承人之一,鄙人不才,曾与上一代言灵继承人肖知命肖大哥有过几面之缘,我的毕生追求也是追赶甚至超过他。”高兴心虚的表现在楚悲眼里变成了拘谨,楚悲主动开口继续说道。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如今的言灵继承人变成了你,那么你,就自然变成了我的目标。”楚悲说话的时候始终盯着高兴的眼睛,他的眼睛清澈、狂热,还有浓浓的敌意。

    “所以接下来的比赛,请你出全力,”随着未落的话音,楚悲主动出手。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交击声响起,两道身影已经在眨眼间交换了方位,天缺几乎是在楚悲临身的瞬间无主自现,与楚悲长剑对撞之后悬浮在高兴身前,长剑剑胚上佛光流转,散发着轻轻的嗡鸣,楚悲右手一道淡蓝色的长剑剑尖斜指地面,一身白色西装无风自动,脸上笑意更浓。

    “你用剑,我也用剑,那咱们就在剑上一决高下吧。”

    楚悲执剑于胸前,主动出击。

    白色西装的后开叉尾襟在闪转腾挪间若隐若现,蓝色剑光不断挥出,收回,在空气中留下无数道无规则的轨迹,高兴在前面几次的提速躲避之后似乎也有所适应,老丁头授予的诡异身法逐渐展开,黑色制服在淡金色佛光的笼罩下摆脱了一味躲避的局

    面。

    楚氏一族硕果仅存的几位老人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抚须微笑轻轻点头。

    楚悲是他放弃族内事物,专心教导后辈的数十年时间内资质最好的一个,他完美的继承了自己对剑道的感悟,在剑心上始终坚守的便是进攻!

    剑之一途,必须坚持一个方向,并始终坚定不移的往这个方向上努力,才有可能有所成就。

    进攻!一味的不断的进攻,摧毁敌人的防御,瓦解敌人的剑心。

    剑心一毁,斗志便失了,那还拿什么去取胜?

    连续两次变向,高兴轻巧的躲过了身后楚悲的两道剑光,身形拧转想要回身反击的瞬间,楚悲突然改变出剑的频率,停住身形,蓝色长剑从背后诡异伸出横扫而过,唰的一下,与高兴突然突进的身形撞了个满怀。

    高兴心里满是惊异,激变之下下意识的硬生生停住身体并后撤,蓝色剑光堪堪扫过身前,幸运的是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二人快到肉眼不可见的身形再次显现,楚悲保持着长剑前伸的姿势,高兴低头看了眼黑色制服下摆上的一道剑痕,质量优异的布料被剑光扫出了一条三寸多长的裂口。

    高兴使劲的深呼吸了几口,刚刚的高速移动在体力上是不小的消耗,他本以为已经摸到了楚悲移动和出剑的频率,但是刚刚对方的突然变招彻底将他刚刚建立的认知打乱,高兴双眼微眯,盯着楚悲。

    楚悲刚刚的一剑初见成效,收剑而立,眼中全是不加任何掩饰的狂喜。

    他没有说话,但是此时高兴感觉脸上发烧,他的神情,他的姿势,比说一万句的话伤害还要深。

    呼吸逐渐进入平缓,高兴现在才开始正视眼前的这个敌人,同样的年轻,同样的意气风发,不同的是他眼里的执着。

    那是对胜利近乎疯狂的执着。

    有那么一瞬,高兴突然蹦出来一个想法,我能战胜他么?

    心念一动,体内的经文能量随之而动,但之前流畅无比的能量循环此时却变得有些晦涩。

    身边是散发着莹莹佛光的天缺,高兴伸手握剑,长剑仿佛感受到召唤,嗡鸣声突然变大。

    “很好!你终于开始正视这场比赛了!”

    尽管楚悲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刚刚出手的几剑对高兴造成的伤害极大的鼓舞了他的信心,言灵继承人?

    也不过如此嘛!

    根本无法与之前的肖大哥相提并论。

    那曾经是一个眼神就瓦解了自己剑心的存在啊!

    想到那个伟岸到无法直视的身影,一股隐隐的兴奋感遍布全身,舒爽的恨不得叫出声来。

    经文力量的运转虽然晦涩,但不代表不能运行,高兴强行催动经文能量灌入天缺中,剑光肉眼可见的亮了起来。

    高兴始终保持着闭嘴状态,一口气憋在胸中出不去进不来,将他憋的够呛,将这口气强行咽下,努力压制那股恶心,天缺发出一声剑鸣,高兴脚底不再有任何迟疑,一团金色的光辉向着楚悲所在的位置飞速移动。

    一剑直指

    敌人!

    体内能够控制的经文能量快速抽空,天缺全速前进,无法灵活运转的经文能量险些让高兴的身体跟不上灵剑的速度,但是高兴并不在乎,真正的胜负取决于一瞬之间,高兴现在只想赶快将楚悲解决,在刚刚的战斗中,他发现了一些问题。

    第一次接触天缺,在继承意志的过程中,自己完全是被意志推动着接触经文能量,那时候的经文能量圆融且温和,如同温顺的白兔一般供那时候的高兴驱使,而且那一次的出剑,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身躯实在无法承载过多能量而产生的一种释放行为,而且就算再惊天动地,其实也没有对敌人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现在回想开来,事情结束之后,高兴也没有进一步的感受过经文能量的运转模式,而是任其依靠本身的惯性存在。

    得到意志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但是这一次才是高兴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主动运用经文能量到实战之中,如同一个孩童抱着聚宝盆而不得要领,高兴心思有一丝悔意,但是此时后悔无济于事,必须全力控制自己能控制的能量,并依靠它来取得眼前战斗的胜利。

    现在没有时间留给他坐下来仔细琢磨,必须一往无前,以他最熟悉的方式来解决敌人。

    高兴双手握剑高举,前行的身体逐渐离开地面,形成下劈之势。

    楚悲第一次感受到了高兴的战意,他不再压抑体内的兴奋感,照着高兴的姿势有样学样,竟然做出了一样的姿势。

    二人同时前冲,一金一蓝两道剑光马上要在空中形成一记对劈。

    轰!

    两道剑光凶猛相撞,荡起的波动以二人为圆心向四周迅速散去。

    二人同时落地,双脚急速后退,楚悲退后五步之后强行稳住后退之势,率先停住,反观高兴,足足后退了十几步才堪堪止住身形。

    “你在迟疑什么?”言灵的虚影突然间在高兴脑中浮现,老和尚的双眼迷蒙中缓缓睁开,似乎不太高兴。

    “我感受不到天缺与你的联系。”言灵的语气越来越冷漠,高兴胸膛剧烈起伏,他感觉言灵一直盯着自己,仿佛能够刺穿表象看到他的内心。

    “看来你并没有真正的将我当成你,此刻的你连天缺两成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如果你还在迟疑,那么就把身体交给我吧。”高兴开口想说话,但是发现嘴张开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自己似乎正在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莫要辱没了天选意志的威名,睁大眼看着,我是怎么做的。”言灵抬袖一甩,高兴感觉自己脱离了身体的束缚,整个感知的敏感度都提高了许多。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与敌人的运行轨迹,刚刚对劈的一剑像慢动作一般在眼前浮现。

    “我哥今天有点不对劲…”谢一原来舒缓的情绪随着高兴最后一剑的败退紧紧皱在一起,语气变的严肃无比。

    庄妍没有说话,手指紧紧按在平板的边缘上,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情绪已经随着高兴的战斗进程而变的紧张起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