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61 先知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时隔一天,庄妍办公室内。

    庄妍翻看高兴交给她的报告,双眼在前后两张纸上快速浏览,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密密麻麻的文字便完毕。

    “说说你的看法。”庄妍推了推鼻梁上略微下滑的眼睛,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高兴。

    “死者一男一女,无法从下手对象上判断出对方的意图,警方的结果是无外伤意外死亡,我远远的看了几眼,表面上看不出是什么手法致死。”高兴伸手将另一张纸交给庄妍,继续说道。

    “我跟谢一趟了整个校园,大概的灵气分部是正常的,只有西北方向有一个建筑物灵气异常浓郁,如果不是确定是大学校园,我都以为是个天然的福地。”

    “那个建筑是什么?”庄妍翻看着手里公安的案情报告,一边看一边问道。

    “找了几个学生问过,是一个垃圾回收处理站,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奇特。需要重点检查一下么?”

    “不用,超出外巡组的工作范畴了。你继续。”

    “地面上部分没有异常发现,但是借助谢一,发现地下蕴含着惊人的妖气。”

    “妖气?确定?”庄妍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报告,摘掉眼镜,揉了揉发皱的眉心。

    “确定,跟我们在科大遇到的天南星散发出来的气息很相似。”高兴面无表情,从学校回来一直在思虑这个问题,疑问仿佛一个张开大口的巨兽,蹲在原地默默等待高兴一步一步走入。

    “妖管会组织神秘,上次你们遇险之后我翻阅了津城卫所有的档案,没有查到信息。”

    “问过我师傅么?”

    “问过,理事长说津城卫没有权限,不了了之了。”

    “仔细感知之下此处的妖气与天南星和尺郭的气息还是有不同,而且如此怪异的分布方式,应该是专门处理过。”

    “依你看?”庄妍将手里的报告叠放在一起,收入一个专门的档案夹中。

    “一定范围之内,肯定爆发过战斗,或者,”高兴顿了顿。

    “或者什么?”庄妍追问道。

    “或者有其他妖物在处理什么东西。”高兴双手绞在一起支住下巴,拇指交替转动。

    “进来。”几声敲门声响起,庄妍出声应答。

    一个中年男性走进办公室,拉开高兴旁边的椅子坐下。

    男子看了一眼高兴和谢一,点头致意,随即转过头看向桌子对面的庄妍,开口问道,“庄姐,您找我?”

    “看一下,外巡组队关于津大案件的报告,”自从这个人走进办公室,庄妍眼神从温和变的凌厉,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谢一下意识摸了摸胳膊,一层鸡皮疙瘩无来由的蹦了出来。

    寥寥几页纸付春来迅速翻阅完毕,将文件夹轻轻放回桌子上,动作很轻柔,透出一股小心。

    “庄姐,津大虽然属于我的片区,但是丁理事长曾经叮嘱,津大区域不需要我过多关心,当时我还问过,理事长没有告知我具体原因,所以出了问题我才没有第一时间到场。”付春来低沉的嗓音不急不缓的说道。

    “如果不是北河区负责人打电话给我,临时调派外巡组去查看,你知道这对于津城卫是多严重的事故么?”从付春来进门开始,除了伸手递给他报告,连正眼看他都没有,手里的钢笔一直在文件上圈圈点点。

    “是,这是我的疏忽。”付春来急忙站起身,凳子腿与木质地板摩擦发出词儿的嚓嚓声。

    庄妍放下笔,盯着付春来低下的头,缓缓说道,“情况我会如实上报给修行理事长,如果出现任何问题,你需要去接受问责,清楚么?”

    “清楚,那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冰冷的气氛中时间犹如蜗牛,耐心等待了很久,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付春来转身走出这个让他浑身不舒服的办公室。

    凝重的气氛并没有减少,接下来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

    “庄姐,没有必要这么对待他吧?”高兴无法忍受,率先出口打破尴尬。

    “首先,第一时间不是了解情况而是推诿责任,其次,丁理事长统管期间,付春来负责的区域出过两次重大事故,如果说他无心之过,那已经再一再二,这次第三次了,说的过去么?”

    ……高兴和谢一不了解情况,一阵无语。

    “新领导一来就急忙过去俯首帖耳,这样的狗,不配留在津城卫。”庄妍推开座椅走到落地窗跟前,双手抱胸,眼神锐利的仿佛两把利剑,能直接戳死人的那种。

    这个眼神,与走出庄妍办公室后重重出气,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的付春来如出一辙。

    他看了一眼暗红色的实木大门,快步走出这个让他异常压抑的环境。

    “哥,庄姐对付春来的反应是不是有点过激了?”谢一开着车,对副驾的高兴问道。

    “很显然,津城卫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如果庄妍能划到咱们这个阵营,那付春来就是铁杆的敌对。”庄妍最后一句话对高兴的触动很大,在这之前,他从没有想过城卫内部还会有派系之分。

    意识到这一点的高兴一身冷汗,对自己小孩子气的思维方式感到不耻。

    自己仿佛长不大,这种情况下吃了亏都不知道去拜哪座庙门取经。

    高兴开始学着思考,除了身边的兄弟和不着调的师傅,其他人暂时都需要放到未知这个区域内,不敢轻信。

    掀开帘子,二人再次走入妇人的房间。

    上次说话让高兴觉得玄而又玄不着边际的妇人自称姓崔,抛开她突兀的沟通方式,泡的茶还是非常让人赏心悦胃的。

    对于品茶,年轻的高兴和谢一还停留在粗鄙的好喝与难喝的初初级阶段。

    比如谢一,滚烫的汤水缓缓入喉,没吃早点饥肠辘辘的胃一阵欢愉。

    好喝!谢一此刻端着黄色的茶汤一脸享受,心里给出了对他来说最高的评价。

    “崔姨,又来麻烦您了。”高兴双手握着茶杯,必要的客套到什么时候都是必要的,尤其是跟别人不熟的时候。

    “不用这么拘束,我跟你师傅是朋友,到了我这里放松一些。”崔姓妇人没碰桌上的茶,手里一串不明材质的珠子在妇人手中一颗一颗捻过。

    “唤海的事情,请您多跟我说一说。”高兴听了妇人的话,将她的位置稍微往自己的阵营挪了挪,但是也仅限于挪,至于何时能划归到自己人这边,不知道。

    “你们这次来不只为这个吧?这样,你有什么问题,一起说出来,我再回答。”妇人看人的眼神很清澈,说不上温柔,但是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还有津城卫的案子可能和妖管会有关,如果您知道妖管会的信息,请您也解答一下。”高兴虽然知道眼前的崔姨肯定不是普通人,但是还是对她惊人的感知力感到惊讶。

    “唤海来自东海龙族,是当代龙王敖准最小的儿子,但母亲是普通人类,由于本体缺少龙气勉

    强活了十六年最终夭折,龙王以秘法将唤海的龙魂强行寄生于古龙族遗留的龙枪内蕴养,算他命大,强行吸收龙枪内残存的古龙气息奇迹般回转,但是重生的龙魂记忆全失,唤海母亲受不了龙族内部的种种排挤选择带儿子离开。”崔姨娓娓道来。

    “也就是说,现在的唤海并不知道自己是龙族?”

    “可以这么理解,但是随着龙魂与龙躯融合度越来越高,龙族本能和龙气会让他慢慢察觉。”

    高兴回想之前唤海遇险时整条布满鳞片的手臂和突然爆发的气势,色泽和品质一看就不是凡物,只是之前气氛紧张高兴根本来不及多想。

    “什么时候会全部想起?”

    “这个,不知道。”

    “您上次的意思,天道法庭对唤海的处罚并不一定是坏事?”

    “这要看怎么理解,年轻人心性浮躁,拘押于海眼这种坐牢一样的事情肯定是种折磨,但是近海眼的地方是龙族生命的本源,不管龙族进化到何种程度,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环境,对他龙魂和龙躯的融合以及修行都是有莫大好处的。”

    “您的意思是唤海因祸得福?”

    “这要看问题怎么来看待,法庭对唤海的处罚肯定是龙族与千一家族磋商之后的结果,明面上看,禁足的影响很大,但是反着想,似乎也没太大坏处。”

    “谢谢崔姨,”

    “好,下一个问题。”崔姓妇人将手珠放在茶几上,珠体晶莹剔透,与几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和谢一查案,在津大感受到异常浓郁的妖气,怀疑与妖管会有关,关于妖管会您了解么?”

    “深究的话,妖管会前身和津城卫差不多,是一个旨在维护城市稳定的组织,出现时间比津城卫要早的多,会长凤王,麾下原有六大理事,但是在津城卫成立之后,因为组织成员都为妖族,这个组织逐渐淡出了视线,退而统管妖族。”

    “上次在科大我们三兄弟遭遇了天南星和尺郭,他们身上都有很强的妖气,请问他们与妖管会有关系么?”

    “尺郭本是六大理事之一,以战力高著称,但是在上一次天人战之后销声匿迹,再次出现就是现在这副模样,灵智全失,变成了一个移动灵气收割机,至于天南星?他只是一个顶替上来的家伙,勉强能达到理事等级吧,功力马马虎虎,资历不够。”

    “津大的妖气与天南星和尺郭不太一样,另外几个理事呢?”

    “申沉长期在福禄洲活动、崔鹤鸣的辖区是牵牛洲、至于雨鸢,是五大理事中唯一的女性,失踪状态,没人知道她的去向,还有一个是驳,你应该见过了。”

    “有没有可能是其他几个理事干的?”

    “自从凤王消失,妖管会群龙无首,已经很久没有他们的消息了,以天南星为代表的新生代力量,似乎有走歪路的苗头,比如上次出现在科大,可能是偶然,也可能不是,”妇人可能说累了,端起面前微凉的茶喝了一口,

    “万事皆有可能,只要说的通。”

    高兴一阵无语,刚刚建立起来的些许好印象又没了。

    “崔姨,请问您是做什么的?怎么懂的这么多?”谢一在高兴与裴姨聊天的过程中一直在喝茶,一壶茶绝大部分都进了他的肚子里,见高兴不想继续说话,于是出声问道。

    “我啊,我是先知,专门为你们这种小屁孩儿解答疑惑的。”裴姨一脸戏谑。

    两个小男孩一阵翻白眼。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