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60 新案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高兴坐在车子上经过了津大的大门,看着头顶硕大的烫金字体,与谢一一前一后跳下车。

    时隔两天,二人再次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学校。

    路过长长的校园主道,前方聚集了一大群人,学生模样的男男女女三三两两站在一起,指着不远的活动楼方向小声低语,路过的其他学生见有热闹可看,纷纷驻足,与身边来的更早的熟悉的不熟悉的学长学姐询问八卦。

    高兴路过人群,往八卦党们手指的方向径直走去。

    抬手穿过隔离带,一群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地上躺着一男一女,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穿着应该是学生,不远处一个戴眼镜的警官正在拍照,身穿白大褂头带警官帽的男人静静等待,几个便服的男性走过来伸手想要阻拦面生的高兴与谢一,二人向他们的方向展示了下臂章,几个男性面露迷茫,一个人离开队伍走向不远处警车附近,打断了正与身边女性低声说话的男人。

    男人走到高兴身边,扫了一眼他左臂上的臂章,主动伸出手象征性的握了握。

    “死者是津大学生,男性二十岁,女性十九岁,今天早上六点左右接到报案,与双方的老师与室友沟通过,基本可以确定是情侣关系,两人昨天晚上都没有在寝室,具体的死因需要等待尸检的结果。”男人知道二人的身份,但是对于这个既神秘又隐蔽的部门,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称呼,干脆省略。

    “感谢,请问贵姓?”高兴知道对方其实没有必要跟他陈述案情,对方既然主动表达善意,自己也不能太过冰冷。

    看似是一个普通的命案,高兴不清楚为什么会让他和谢一两个人赶过来,但是既然来了,该有的流程必须要有。

    比如现在,他们必须等待警方走完所有的程序才能接手。

    “免贵,姓周。”男人咧嘴笑,长期吸烟门牙焦黄。

    “津城卫,高兴,这是我同事谢一。”高兴自报家门。

    “周哥,依您经验看这是怎么个情况?”

    “线索太少,不好分析,我猜测可能是小情侣夜不归宿遭遇不测,我的人正在检查,咱们等等结果。”

    高兴点头,转身和谢一小声交代了几句,谢一扭头淡出人群,不知道去做什么。

    津城卫查案和警察办案是有区别的,对警察异常重要的案发现场对于高兴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所以留他一个人就够了,刚刚高兴跟谢一吩咐的就是扩大范围去搜寻。

    在姓周的警官两根烟抽完之后,取证工作终于进入尾声,所有人开始收尾。

    戴眼镜穿白大褂的警官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周姓警官身边的高兴,眼神示意,周警官口称没事,你说。

    “周队,我查看过了,死亡时间不超过六个小时,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最关键的一点,”警官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

    “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外伤。”

    “确定一点都没有?”周警官一愣,下意识问道。

    “确定,就

    好像两个人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突然就死了。”

    “这位警官,请问这种情况您之前遇到过么?”高兴问道。

    “从来没有。”警官答道。

    “好的,感谢二位,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高兴心知警方基本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了,仍然主动与面前二位握了握手。

    目送警察队伍纷纷上车离去,高兴一步步往案发现场走去。

    津大“知行”楼位于学校整体的西北方向,比较偏,楼下是一片超过三百平米的大空地,被横竖各两条绿化带隔成一个类似网球场的地方,按说一般的学生如果不是上课,轻易是不会往这种地方来的,当然小情侣月下幽会肯定是找人少的地方去。

    高兴见聚集的人群逐渐散去,走到空地中央,确认稀稀拉拉还在逗留的围观群众绝大部分注意力已经不放在他这个方向的时候,闭上双眼,主动释放感知力出去。

    以高兴所在为圆心,方圆一千米左右的灵气波动都能够尽收脑中,这学校的灵气分部果然如高兴预料中一样,有浓有淡,而且极不均匀。

    高兴的第一反应是干净,实在太干净了,除去身周更靠近学校边缘的一个灵气异常浓郁的点之外,干净的有点让人发指。

    高兴睁开眼,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

    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到了庄妍的办公室。

    “庄姐,请问津大是哪位同事负责?”

    “两分钟。”庄妍的回答简洁有力,语气中的不容置疑透过话筒传递过来。

    然后是难言的沉默。

    “津大属于南湖区,负责人付春来,案子什么情况?”庄妍的声音没有任何预兆再次响起,高兴一直保持举着手机贴近耳边的姿势,胳膊有点酸。

    换了个胳膊甩了甩,高兴继续问道,“警方无法提供更多线索,看来只能自己查了,这地方有点古怪。”

    “嗯?”

    “跟我们在科大的情况有点相似,又不太一样,说不太清,我和谢一查一下,有进展联系你。”

    “需要联系付春来么?”

    “暂时不用,南湖区这么大,赶过来时间上怕来不及,而且白天人多眼杂,不能暴露太多。”

    咔吧,庄严果断的挂机。

    这个女人……高兴正在琢磨这通电话应该以怎样的话题结束,结果庄妍根本没给他发挥的机会。

    手机揣回裤兜,高兴保持感知力开始移动,为了掩人耳目只能挑人少的路线走,津大很大,大到把五万人铺进来只能占据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

    高兴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快了起来,看似一步步向前走,可是他的寻常一步跨出的是十米都不止的距离。

    “队长,刚刚的是什么人啊?神神秘秘的,制服倒是挺帅。”负责开车的是刑警队刚刚进来的毛头小子,外号钉子,倒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且这小子对各种八卦都抱有比女人还恐怖的好奇心。

    “不该问的不问,少说多听多做,你师傅教你的

    东西都教到狗肚子里了?”周警官闭目养神,双手抱胸,这一身制服代表什么他心里可是明白的紧,他们是警察不假,但是这世界上,警察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是挺多的,超过了范畴,那就需要专门的部门来处理,无疑,今天遇到的俊俏小哥就是这个部门的一员。

    周警官直接把外表憨憨厚厚的谢一给自动过滤掉了,不知道谢一知道这种情况会是个什么反应。

    “哥,津城卫都是一群什么人?”白大褂眼镜男接过话茬,他在队里呆的时间不短,见识自然比实习生要多,直接问出了关键。

    “一群非正常人,咱们处理不了的案子,最后都会到他们手上,”周警官酝酿了半天,在不触犯纪律的前提下解释了一番。

    钉子的眼神为之一亮!不过后排的队长和两位前辈都看不见。

    刚刚队长的解释极大的满足了他的八卦之心,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则彻底让他差点惊掉了下巴。

    钉子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左后视镜,这是他从学车开始就养成的良好驾驶习惯,然后轻描淡写的一瞥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

    镜子中一个小点从无到有,直线距离行驶中的吉普至少两公里,车子在以六十五迈的速度直线前进,然后奇迹般的情况就是小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清晰起来,那是一个人,而且看清晰的速度应该比车子还要快!

    这是什么概念?

    这个人凭双腿快要赶上车子了,而且貌似还在加速。

    一身黑色的制服再次映入眼帘,镜子中的影像虽然小,但是对于八卦的钉子犀利的双眼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刚刚与周队站在一起的那个年轻男人。

    “嗯,树林湖泊比较浓,虽然是人造的,人越密集灵气越稀,基本符合规律,嗯,这一块基本没问题,还要到另外一边去看看。嗯?什么情况。”高兴走的忘我,在他计算的时间内,警队的车子怎么着也应该离开校区了,却没想到在这条偏僻的路上竟然会撞见。

    高兴心里暗骂谢特,又需要联系同事抹除记忆了。

    既然已经被发现,干脆加速超过去。

    钉子的下巴惊得快要掉到方向盘上,周队首先发现了钉子的异样,顺着他的反应往窗外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影子唰的一下闪了过去,周队感觉自己眼花了,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眨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嗯,就是眼花了。

    钉子一脚急刹,后排的几个前辈没有防备全部撞到了前排靠背上,对着钉子一阵臭骂。

    “妈了巴子钉子你一会儿给我滚回家睡觉去,别搞的我好像天天虐待新人一样!”周队一边揉着撞疼的额头一边说。

    高兴再次目送警队的车离开,确定他们已经走远,才从一棵树后闪身出来,刚想继续完成感知,却发现一个小胖子气喘吁吁的冲着自己跑了过来。

    “哥,有……妖气,好浓好浓的……妖气!”谢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臃肿的身材气喘的喉咙极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话语。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