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59 处理结果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津城卫大楼正门外,两个人影在不停转圈。

    高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惴惴不安,但是下意识不停小范围移动的身影透露出他的焦躁,谢一与高兴保持相同的频率,来来往往路过的同事都一脸疑虑的看看二人,又看看脚下,都以为大楼前的地面上可能架着一口看不见的烧的滚开的热锅。

    终于在不停踱步了十分钟后,谢一逐渐跟不上高兴的频率,选择蹲在一边的台阶上开始抽烟。

    高兴的腰微微弓着,两只手不知所措的上下摩挲,随着脚步的移动身体轻微左右晃动,清秀的脸上没有表情,额头被硬生生挤出三道皱纹,横躺着按川字排列,嘴角颤动,可能在小声的念叨什么但是离的有点远,听不太清。

    庄妍站在一楼大厅内驻足观察他整整半个小时了。

    今天是唤海处理结果公布的日子。

    即便是在得知老丁头被顶替的日子里,高兴除了刚刚听闻消息时有过刹那的恍惚,之后也是迅速的恢复了正常,他的淡定和从容一度让庄妍忘记了高兴只是个二十岁的孩子。

    这个孩子终于绷不住了,庄妍看着高兴来来回回的身影,心里有点憋闷。

    “别晃了,我头晕。”庄妍的心疼并没有好好的表达出来,正如津城卫其他人对庄妍的一贯认知一样,她是个高高在上的冰山美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冷漠意味,换句话来形容,她说话从来不会好好说,往往沁人心脾的温柔言语也会披上雪亮钢刀的尖利外衣。

    高跟鞋叩大理石地砖的哒哒声引起了高兴的注意。

    他抬头看了一眼,修长笔直的美腿包裹在黑色套裙之下,没穿丝袜,光洁无比。

    但是此时他的注意力并没有被成功吸引,看了看走过来的庄妍,然后继续低头踱步。

    庄妍走近,双手抱胸,一旦她保持这个姿势,浑身上下都会被一股强劲的气势所笼罩。

    路过的同事都会对她点头致意,目光中带着欣赏,玩味,猜测,狐疑或者单纯的畏惧,这个女人就像朵带刺的玫瑰,好看但不好碰,生人勿近。

    “早来晚来都会来,你在担心什么?”庄妍开口问道。

    高兴闻言一愣,抬起的左脚没有立刻放下,但是也只是迟缓了那么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身体的惯性还是不自觉的去寻找固定的频率,又踱了几步,高兴的声音幽幽的飘了过来,

    “他喊我哥,出了事我帮不上忙。”高兴说完摸摸口袋,谢一见状赶紧起身,递了一支烟。

    高兴狠狠吸了一口,希望烟气在体内循环一周,将压抑全身的燥气一起带出去,但是灵香并不是真正的烟,除了些许灵力的补充,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

    三四口的功夫,一支灵香燃尽,高兴掏出口袋里的烟继续点上,继续吸。

    他现在的情绪不允许自己有一分一秒的空闲时间,做什么都好,最好是可以无限循环下去的事情,别让他停下。

    高兴一个人的吞云吐雾一度让大厅门

    口形成了一团紫色的灵气云,也许是总部地理位置上的优势,灵气聚而不散,基建处的几位同事看着高兴手里快速燃烧的灵香一阵肉疼,这种津城卫特供烟全部出自他们之手,即便是在发明者老丁头精简了绝大部分制作工艺上的繁琐之处,但是想要生产一盒这样的香烟也需要不小的人力输出。

    白色的烟盒上印有津城卫的特殊标识津字,与城卫外勤人员的臂章相得益彰,这种烟是作为灵力大量消耗之后的快速补充品或者轻伤疗伤用,必要时候还可以起到止痛的作用。

    但是现在,它成了高兴排解烦闷的玩物。

    庄妍抬手看了下表,时间差不多了。

    四辆黑色suv护卫下,两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进大院,在离正门不远的地方停住。

    车门打开,下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津城卫刚刚上任的第三任理事长修行,身后跟着他的常务秘书、警卫和津城卫专门安排的护卫人员,两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被众人拱卫在中间,为首一个国字脸,四十岁上下,面无表情一脸威严,稍微落后半个身位的男子则稍微年轻,一副精致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二人长袍漆黑如墨,胸口是用金线绣成的大大的天字。

    二人在修行等人的陪同下缓步前行,高兴扔掉抽了一半的灵香,侧过身正对着走来的一群人。

    “进去说吧。”修行走到高兴面前,张口说道,随后从他身旁走过,临走前拍了拍高兴的肩膀。

    庄妍高兴谢一三人对来者微微欠身,然后随同大部队一同往楼内走去。

    津城卫大会议内,长长的圆桌坐满了人。

    首位被两位黑色长袍男子占住,修行坐在右手副位上,开口道,

    “给大家介绍下,这两位是天道法庭一级审判官杜怀仁以及他的副官杜子玉,本次前来是对唤海之前所涉案件的处理结果做一个说明。”

    所有人正襟危坐,会议室安静的落针可闻。

    “大家好,本人谨代表天道法庭对津城卫在编人员敖唤海杀人一案做如下判决,

    被告人敖唤海,于2018年10月14日在津城东海区192号区域对原告楚就良实施杀害,据询问被告本人供认不讳,其为执法人员,但仍旧知法犯法,违背了不得伤及凡人的原则,判处被告人敖唤海剥夺其津城卫身份,拘押东海海眼未经允许不得擅自离开,具体精神及物质赔偿由双方家族自行商议,以上为判决结果,请各位周知。”

    审判官发言时中气十足,声音在会议室中久久未能平息。

    最能扣动高兴心弦的几个词都没有听到,还好还好,高兴第一次发现,对诸如处死、枪毙、绞刑这一类看似虚无缥缈永远不会有交集的词汇这么恐惧。

    努力调整心绪,心跳从140开始缓步下降。

    高兴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陆续离席,当他环视四周的时候,偌大的会议室已经只剩下副位上的修行和自己。

    “判决比想象中的要轻,唤海的家族肯定使了不少力。”

    高兴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站起身,对着修行的方向微微鞠躬,“谢谢。”高兴心情复杂,这两个字根本不想说,但是理智告诉他,于情于理,都该摆出自己的态度。

    修行一愣,随即摆了摆手,“我只是尽了一个领导该尽的责任,毕竟唤海也是津城卫一员。”

    高兴心口大石落地,被挤压的错位变形的心肝脾肺肾终于不再让他感到气闷。

    没死就好,死不了就有翻身的希望。

    “理事长,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得到修行首肯,高兴退出会议室。

    大门外,谢一依旧蹲在台阶上抽烟,身边站着高挑的庄妍,说实话谢一有点怕和这个美丽清冷的女人独处,为了掩饰无话可说的尴尬,干脆蹲在地上与烟为乐。

    “哥。”高兴的出现解了谢一的围,快步走向高兴的同时不忘向经过的庄妍点头微笑。

    甩掉精神包袱的高兴整个人状态都不一样了,尤其是在往外走的同时收到了老丁头的邮件。

    浑身散发着一股足以影响到身边人的朝气,看向自己的时候,脸上带着师从老丁头但是并不十分猥琐反而还有几分小帅的下贱笑容,就差没把一切尽在掌握几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庄姐,我和谢一要出去一趟。”高兴冲着谢一点点头,随即走到庄妍身边,小声说道。

    “去吧。”庄妍迅速甩掉脑中的小差。

    “谢谢。”二人奔向自己的车子,扬长而去。

    庄妍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

    根据老丁头给的地址,二人来到南湖区一个住宅小区。

    南湖区前进社区22号楼2单401,高兴的手指头一直摩挲着手机的屏幕,揣摩老丁头的用意。

    小区有点老旧,六层的砖楼至少有二十年以上的房龄,虽然旧但是很干净,保洁阿姨肯定特别勤于打扫。

    房门虚掩,高兴轻轻敲了三下。

    “进来吧,门没关。”一个女声应道。

    二人推门而入,错过玄关,一个不大的空间展现在眼前的珠帘之后,一个中年妇人端着刚刚泡好的茶从内里空间走了出来。

    “过来坐吧。”女声的主人伸了伸手臂,指了指身边的椅子。

    “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高兴二人坐定,妇人主动开口。

    妇人皮肤很白,眼角的些许皱纹暴露了她的年纪,一头长发盘在脑后,身形隐藏在宽大的衣裙之下,看不出胖瘦,从刚刚扫过的几眼来看,身高不会超过一米六。

    高兴仔细打量妇人的面容,最后只得出一个判断,平凡。

    “唤海没有性命之忧,你大可放心。”妇人给高兴和谢一分别倒了一杯茶,继续说道。

    高兴对于眼前妇人知晓唤海的情况并不惊奇,遂提出了心里的疑问。

    “我想问的是唤海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脱困?或者说我能做什么?”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妇人答非所问,说话玄而又玄,见对面二人一头雾水,不禁一声轻笑,

    “你可知唤海的来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