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58 碰头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修理事,为什么?”

    高兴皱着眉头坐在办公桌对面,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盯着修行的眼睛,开口问道。

    修行双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眼带笑意,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样跟您说话很不礼貌,但是我希望您能告诉我为什么。”

    高兴反复深呼吸,努力将拱上来的邪火压制住,他的脸色微红,额头见汗。

    “怎么?升了组长反而不高兴?”

    修行盯着高兴的眼睛足足盯了一分多钟,然后才悠悠说道。

    高兴心说这不废话么,我什么表情你看不出来?

    “好了,给你解释一下。”修行站起身,双手背后走到窗户边上,脸看着远处的建筑。

    “考虑给你晋升出于三个原因,

    第一,常规巡视组成立之后一直没有负责人,在执行力和决断力的综合考虑下,你是最合适的,

    第二,津城卫人手一直不足,给你晋升是为了让你承担更多的工作,不要多想,

    第三,你是丁一鸣的徒弟,更是天选意志继承人,天人战你是种子选手之一,出去了代表的是津城卫的门面。不知道这个解释,你还满意么?”

    修行回过身,靠在窗台边的沙发背上,双手抱胸。

    事出反常必有妖,高兴第一眼见这个修行,就觉得他带有敌意,那种敌意深入骨髓,虽然修行刻意掩饰,但是高兴敏锐的第六感时刻在警醒着身周一切的异常情况。

    “好了年轻人,未来是你们的,我们这些老家伙给你们当不了几年开路先锋了,不要疑神疑鬼,好好干,”

    修行走过来拍了拍高兴的肩膀,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那修理事,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高兴权衡再三,觉得有必要找老丁头合计一下的,但是他仔细回忆了下,老丁头貌似没留联系方式给他。

    带着心事起身走出理事长办公室,高兴低着头往外走,大楼内的空气让他呼吸不太顺畅,他迫切的想要到外面去待一会儿。

    谢一百无聊赖的靠在车身上,见高兴低着头走了出来,主动迎了上去。

    高兴扔给他一根烟,点头示意两人上车。

    一左一右坐上了座驾,高兴用眼神回复了几个跟他打招呼的同事。

    停车位上的车一辆辆开走,偌大的院子里开始变得空旷起来。

    “哥,刚我听他们一直在讨论,你升组长啦?”两个人点着了烟,将车窗放下。

    “嗯,刚刚开会突然宣布的。”高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这是好事啊,咋看起来你不太高兴呢?”

    “这个组长,恐怕没那么好当,而且唤海现在麻烦缠身,全组就你跟我,当不当组长,有什么区别么?”

    谢一挠挠头,想想确实是那么回事。

    “要不要找丁理事商量一下?”

    “我找不到他,只能等他联系我,”高兴扔掉手里的烟头,慢慢说道,“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不能事事都指着老头,走,新案子。”高兴示意谢一

    开车,将手里牛皮纸文件袋背面的线扣解开。

    线扣缠了至少几十圈,高兴拽着线头一直绕啊绕。

    钉!

    高兴拿起手机开了一眼,新邮件提醒。

    “津大好客佳饭馆,7点30分。”

    高兴的嘴角不适时的扬起,黑色的车屁股消失在大院门口处。

    津城卫大楼六楼最东面的窗户处,修行推了推无框眼镜的镜片,双眼盯着车辆消失的门口,久久无语。

    “为什么选这儿啊?”高兴谢一风尘仆仆,找到三楼的包厢一屁股坐下,老丁头不在,日常工作还得继续跑,哥俩在城边子上溜溜转了一天,看时间差不多才返程,高兴一边走一边纳闷,老丁头为什么选在了一个大学里的饭馆见面。

    隐蔽,嗯,要神秘,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紧张起来,高兴想到老丁头猥琐的面庞带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不由笑出声来,谢一开着车一阵嘀咕,可能哥出来忘记吃药了。

    “修行见过了吧?”见两小子坐定,老丁头脱下显得与饭馆格格不入的黑色斗篷,兜帽之下是略显疲惫的脸。

    “嗯,到底怎么个情况?”二人一顿猛灌茶水,不到五分钟喊服务员要了两壶茶,服务员撇撇嘴,要不是老丁头示意点菜都以为这老少三个是跑来蹭免费茶水喝的。

    “事出突然,首长突然召我进京汇报工作,隐晦表示要我休息一段时间。”

    “然后你就屈服了?”高兴放下手里的茶杯,抓起一张精致的餐巾纸随意揉捏。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老丁头展颜一笑,脸上的疲倦散尽,一脸轻松。

    “少来,唤海还麻烦缠身,你一句话不留甩手就走,让我咋办?我还有个小弟需要照顾,这下我们成了没了娘的孤儿。”高兴拍拍谢一的肩,一脸忿忿道。

    高兴心里不痛快,从一开始老丁头对他来说就如靠山一般,谁成想突然有一天靠山倒了,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少年立刻不知所措。

    “你肯定有后手对不对?”高兴满怀期盼的望着对面的老丁头,希望他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申请。

    对面的老丁头正襟危坐,抿着嘴看着高兴,就看跟耍猴一样。

    高兴从满怀希望到略显失望到基本绝望,顿时委顿。

    谢一看看老丁头,又看看高兴,根本没听懂两个人说的啥。

    “其实也不是一点都没有,除了交给庄妍负责的一部分工作之外,涉及到机密的信息我一直在布置,只是没有拿到台面上来说。”老丁头见逼装的差不多了,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幽幽开口。

    “既然是机密,就别说了,我怕被灭口。”老丁头想说了,高兴被气的不想听。

    “津城整个防御系统分成十三个节点,具体节点的位置与基础设施布置都是我亲自做的,这部分除了我和上一任理事之外,我敢保证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继续,”高兴发完脾气,胸闷的感觉好了很多,脑子也可以正常运转了,见老丁头终于开口讲述,

    “之前你们发现的尺郭,曾经是大天妖,某次战役后尺郭不知道受了什么伤灵智尽失,变成了一个只会

    追寻灵气浓度无规则行动的尸妖,之前他的运动轨迹一直在津城卫掌握之中,但是一个半月之前,尺郭突然失去踪迹,再次出现就是在案发现场了。”

    “我们在案发现场还遇上了自称天南星的家伙,看样子不像是人,而且好像跟你有过节。”高兴看了一眼谢一,开口说道。

    “他是妖界的后起之秀,之前跟我打过几架,最狠的一次伤了他的翅膀,一直记恨于我。”老丁头解释道,

    “但是,这不是重点,”老丁头接着道。

    “嗯?”高兴坐累了瘫在靠背上,对他故意卖关子表示唾弃。

    “本身尺郭成了尸妖,对津城的整体稳定不会形成多大危害,需要处理的情况就是在凡人看到尺郭真身事后抹除掉当事人的记忆,但是负责追踪尺郭踪迹的人员回报称最近一段时间尺郭的运动轨迹有被人为控制的痕迹。”

    “多久了?”

    “半个月左右。”

    高兴陷入沉思,他对尺郭的印象就是一个移动灵气黑洞,仿佛对灵气的需求量无穷无尽,打个比较恰当的比喻,灵气是电量,那尺郭就是一块超大巨大无限大的充电宝。

    “有人在刻意聚集灵气?”高兴思索之后,模模糊糊的摸到了一条看不见的线。

    老丁头没有说话,默默点头。

    “目的呢?”这条线看似就在那里,但是稍加分析,却哪哪都看不透。

    “暂时还不知道,但是灵气就像能源,我不知道是谁要干什么,但是一定会有人搞事,这是可以肯定的。”

    高兴翻来覆去的琢磨这句话,发现……它就是句废话,于是又翻着白眼看老丁头。

    “你怀疑妖族?”高兴脱口而出,这个时候服务员推门而进,老丁头点的菜来了。

    “吃饭吃饭,有什么话吃完再说,”老丁头见菜上来两眼放光,刚刚说的什么估计都忘脑袋后头去了。

    一顿风卷残云,六菜一汤一盆米饭被打扫干净。

    酒足饭饱的老丁头拿了根牙签在剔牙。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高兴喝掉最后一口汤,抹了抹嘴,开口问道。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不轻信任何人,”老丁头剔牙完毕,开始喝茶。

    “理事长,新来的修理事长刚刚给我哥升了组长,我哥一直闷闷不乐,这中间难道有什么猫腻?”谢一终于找到个机会插上话。

    老丁头听闻一声轻笑,手指轻轻敲击桌面,“这是在挑拨我跟你哥的关系呢。”

    谢一挠挠头,一头雾水。

    “这个修行之前没怎么打过交道,来了就给你哥升职,一方面做出一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姿态,一方面借这个事告诉所有人我的到来跟丁老头没有任何关系,他的人我一样会用,而且会重用,还有一方面,就是向高兴示好,试探他有没有拉到他阵营的可能,想法不错,就是手段拙劣了点儿。”

    “那我们走了,还需要回去交差。”高兴留下了老丁头新的联系方式,带着谢一转身离去。

    “小心修行,安全第一。”临出门,老丁头接连叮嘱。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