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52 蹲守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北河区与牵牛洲交界处,一辆黑色越野车停靠在马路边上。

    这是津城三环线西北在建路段,崭新的柏油马路宽阔无比,一直延伸到远处看不到的黑暗之中,越野车停留在一根路灯杆之下,可能是市里对本次三环路的建设空前重视,就连路灯都比市里的要明亮一些。

    谢一坐在驾驶位上,手上一张一张翻看着结案报告,密密麻麻的字看的头晕脑胀,伸手端起塞进车门侧面的可乐,咬住嘴里的吸管,嘬的滋滋作响。

    高兴坐在副驾驶,手里的灵香已经燃烧了一大半,胳膊搭在完全放下来的车窗上,看着被微风吹的忽明忽暗的烟头发愣。

    谢一耐着性子捋完了手里的文件,伸手按了按发酸的脖子,整个人瘫在已经放倒一半的靠背上,丝毫不在意被胳膊碰掉的汉堡薯条和吃剩下的垃圾。

    “哥,积压案子的处理结果基本出来了,只剩下庄姐后来给的两个案子,除了外事组提供的线索,毛都没有一根,”谢一使劲向后舒展了一下双臂,闷闷的说,声音里带着几丝疲惫。

    “再等一天,如果没有任何进展,回去结案。”高兴深深吸了一口烟之后弹飞了烟头,双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让混沌的精神状态可以稍微精神一些。

    过去一个多礼拜的时间,高兴兄弟两个几乎踏遍了津城的大街小巷,总数不下九十个案件在两人的超高效率之下迅速完成,但是高效工作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两个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吃住都在车上解决,在数次动手清理灵体之后,拥有钢铁般躯体的二人也受不了了。

    高兴再一次抽出之前被他失手揉成一团废纸的案情介绍,上面清晰的显示出目前所在区域出现过不明来历的生物气息,但是这个区域范围实在太大,开着车转悠了两圈之后,高兴的感知力锁定了当前这一块区域。

    守株待兔的方法是最笨的,过去的两天两夜之中,除了偶尔路过的寥寥车辆和几个艰难度日的拾荒老人之外,什么都没有。

    连条流浪狗都不会来这种除了黄土、大树还有荒草剩下什么都没有的野外。

    但是出于对案子负责的态度,高兴二人愣是在这里蹲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的傍晚,耐性极好的高兴也开始烦躁起来。

    越来越不耐烦的情绪里,夹杂着几分没来由的心悸。

    刚刚强迫自己闭上眼休息一会,一股陌生的气息突然之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车头前不远的地方。

    一个瘦长的模糊身影笼罩在昏黄的灯晕之中,光线过暗看不清容貌,对面的身影面冲着高兴的车看了几秒,转身开始飞速移动。

    高兴急忙推门下车向着身影移动的方向追去。

    本能告诉他,这个身影和手里的案件有很大的关系。

    提气拔腿狂奔,体内温和流淌的经文能量大量灌注到双腿,高兴已经提到极致的速度硬生生再次拔升一个等级,人眼已经无法完整捕捉他的运动轨迹。

    高兴的动作惊醒了已经睡过去的谢一,见高兴下车狂奔,谢一迅速启动车子狂奔追去。

    睁眼、点火、挂挡、踩油门,三秒钟不到车子像离弦之箭一样冲出,看着迈速表上还在不断上扬的时速指针,谢一努力的寻觅着高兴的身影。

    此时的高兴已如瞬移一般,眨眼之间已经前行了百米距离。

    然而已经是这样的速度,也只能堪堪跟上前方的身影。

    高兴数次想要强行提速追上去,但是当他拼着之后力竭的代价再次提升速度,前方的身影仿佛未卜先知一般也伴随着提升速度,高兴减速,他也跟着减速,这感觉不像是在追击,反倒像是给高兴引路。

    发足狂奔了将近十五分钟时间,一影一人一车的路线早就偏离了三环线大道,进入到了牵牛洲腹地中。

    早在十年之前,津城还是一个以重工业为主要支撑的城市,国家大力扶持之下,各种工业工厂纷纷在津城选址落户,为了集中方便管理,将重工基地选在了当时还是一片荒草地的牵牛洲。

    然而三年前突然下发的大力发展旅游经济的文件将这个俨然成型的工业基地彻底打碎。

    大片的废旧工厂林立,路过一个还算宽大的十字路口之后,高兴来到了一家名叫“镇远机械二厂”的工厂门口。

    确定了刚刚紧追的身影就是在这个工厂内消失,高兴反而不再急于去追,那个身影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像是故意引着他往这里来一样。

    谢一将车子随意的停在工厂门前,急忙跳下车上下打量高兴,发现他没有任何外伤,缓缓的呼出一口气。

    “走。”高兴看了看谢一,迈步往里走。

    工厂占地面积并不大,一排破漏的联排平房之后,是一个不算很大的厂房。

    厂房的门半开着,其内漆黑一片。

    绕过眼前的平房,高兴二人径直冲着厂房走去。

    一边走高兴再次散出感知,却发现之前突兀的气息如人间蒸发一般,了无痕迹。

    随着二人的脚步,离厂房大门越来越近。

    高兴一伸手,天缺已握在手中,虽然无法看清厂房内的情况,但是突然消失无踪的气息还是让他第一时间产生了警惕。

    谢一的巨刃扛在肩上,跟着高兴一步步往厂房内走去。

    高兴的警惕提升到了最高,完全进入到门内黑暗之中。

    高兴清晰的感觉到两股

    生机,分别散落在大门一侧和正对面的不远处,正面的生机相比较十分微弱。

    刚想抬脚继续往前走,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强有力的臂膀,一把扣住高兴的肩膀,将他搂在怀里。

    高兴第一反应是挣脱,然而平时强健无比的身躯在此人的怀抱中却发挥不出丝毫的力气,高兴尝试调动经文能量,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他颈前,匕尖精准的刺在高兴脖颈的皮肤上,再多一分马上就要出血,此人的力道相当精准,手臂稳得仿佛一尊佛像。

    “呦呦呦,新鲜躯体的味道可真好闻,哈哈哈哈哈。”一副尖利的公鸭嗓发出了刺耳的笑声,这难听的声音仿佛撕裂黑暗的手臂,轻轻一挥,厂房内的黑暗自动消散。

    高兴双手保持着紧攥脖子上手臂的动作,整条胳膊毛茸茸的,僵硬而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脖子上被顶着尖刀,高兴只能移动自己的眼睛。

    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就躺在不远的麻袋上。

    高兴的双眼瞬间瞪的如铜铃一般。

    “让我来看看,嗯?魔躯!嗯?佛子!”公鸭嗓大呼小叫的走到高兴与谢一的中间,惨白的脸上带着十二分的不可思议。

    面前是一个枯瘦的小老头,站直了将将能到高兴的肩膀处,已经基本秃干净的头顶上稀稀拉拉的耷拉着几根幸存的头发,眼歪嘴斜,龅牙扇风耳,这张脸做成面具可以吓哭全津城的小孩!

    “行了老莫,这是我的两个晚辈,放了吧。”高兴正对面的小老头费劲的说道,有气无力的话语轻飘飘的,撞击着高兴和谢一的耳膜。

    谢一一脸的震惊,高兴更是硬生生掰开了困住自己的手臂冲到了小老头的身前。

    “师傅,你......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样?”高兴看着眼前这个虚弱的小老头,乱糟糟的头发被泥泞糊在一起,嘴角流出的血迹已经快要干涸,整个人躺在一个大麻包上,一脸慈祥的看着高兴。

    “被一个小兔崽子偷袭了,没大事,你们怎么来了?这是…谢一?小黑胖子?”老丁头伸手拍了拍高兴,看了两眼走近蹲在身边另一侧的谢一,开口问道。

    “是我,理事长,您这……”谢一心底一阵翻腾,双眼瞬间变红,握紧的拳头咯嘣嘣发出脆响。

    “老谢,冷静。”高兴说着一巴掌扣在谢一肩上,一股温和的经文能量输送到谢一体内,中和暴戾的情绪。

    “好温馨的场景,不过麻烦父慈子孝的情节请过一会再上演可以嘛?我还要回去交差。”公鸭嗓的难听声音不适时的打扰到了老丁头三人。

    高兴回头看了一眼,两尊铁塔一般的躯体正站在公鸭嗓的背后,更显得他身体瘦小。

    一脸阴险的笑容让他看了十分不舒服。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