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51 魔心炼躯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高兴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梦到躺在祖国最南端的沙滩上,阳光很暖,柔和的海风吹动了身边的椰子树,海里有百八十个比基尼美女在戏水,蓝的、白的、红的、黑的,波光碧影,五光十色。

    高兴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享受着梦里的无限美好。

    突然他感觉到身旁有人推他胳膊,摇晃的身体将梦境一点点打破,高兴眼看着身边的美女逐渐远离自己,直至消失不见,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张略显熟悉的脸。

    “哥你醒啦?哥你没事吧?哥感觉咋样?”见高兴醒来,身边的人立刻咧嘴笑了起来,一股憨憨的气息从眼前这种越来越清晰的脸上散发而出。

    脸有点儿熟悉,这感觉更熟悉。

    高兴美梦被吵醒,他很生气。

    伸手捏住伸过来的脸,拇指和食指掐住了脸上的皮肉,开始用力。

    “小胖子,啊?出息了啊?敢朝你哥耍刀子了,啊?”

    “哥,哥,哥!疼疼疼疼疼!”谢一脸上传来钻心的疼痛,他一边大喊一边试图挣脱高兴猛掐的手,一脸可怜相的看着高兴。

    见他求饶,高兴主动撒了手,坐起身来晃了晃发懵的脑袋,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宽敞的房间里。

    “咱俩咋出来的?”

    高兴的记忆停留在和承影对砍的第二招,之后的事情完全是空白。

    “我师傅一直守在剑坟外面,他说是你把我扶出来的。”

    “哦。你师傅呢?”

    “他在落月峰等你,来之前他交代,你醒了之后让你去找他。”

    “走。”高兴站起身,跟着谢一往外走去。

    此时的谢一与之前有点儿相同,身材比之前长高了不少,直追高兴,白色长袍掩盖之下,还是肥硕的身躯,和他脸上始终如一的真诚笑容。

    路上遇到的重剑门弟子,但凡看到谢一的身影,都会略微弯腰,喊一声十九师兄,眼神恭敬无比,甚至有的人还带有一丝畏惧。

    这货肯定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做了什么。

    一路兜兜转转,二人终于来到落月峰。

    楚狂人端坐在正堂之上,身边站满了门下弟子,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走来的谢一与高兴。

    谢一走到师傅下首,和同门师兄弟们站在一起,高兴来到楚狂人对面,弯腰行晚辈礼。

    “楚先生,谢一说您找我,我过来了。”

    “高兴,你可知道我和你师傅有旧?”楚狂人笑吟吟问道。

    “听我师傅提起过。”高兴心里暗暗打鼓,心说我师傅是说过你,说你是疯子你

    知道不?

    “我与你师傅也有几十年的交情了,送十九去津城卫,也是想让他在老丁的手下好好历练一番。”

    “谢一表现一向不错,我跟他相当投缘。”高兴看了一眼身旁的谢一,对方正对着他猛眨眼睛。

    “此间事毕,你们就回去吧。”楚狂人开口道。

    “之前听说谢一要参加贵派的试剑大典,这次来看他本也是想要接他回去,我们在津城卫也有本职工作需要处理的。”

    “试剑大典已经结束了。”

    “哦……啊?”高兴心头一惊,疑惑的看了谢一一眼,谢一对他神秘一笑。

    “十九留下,你们各自去修行吧。”楚狂人对着左右点头,身旁的弟子鱼贯而出,几个呼吸之间,偌大的正堂中只剩下楚狂人、谢一和高兴三个人。

    “此次谢一寻刀,本是我重剑门的机密,想来还是希望小友能够保守这个秘密。”四下无人的正堂显得十分空旷,楚狂人的话竟然产生了回音。

    “这是自然,不过想来谢一这次的机遇实属奇异,想瞒住一时可以,他只要出手,外界一定会有所察觉。”

    高兴抬头平视楚狂人,不太清楚他话的意思。

    “承影出世,肯定会引起有心的注意,不过……能瞒多久是多久吧,如果他能不出手,请小友一定尽量帮他隐藏。”

    楚狂人语气很平静,说出来的话让高兴继续摸不到头脑。

    “楚先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知道魔心炼躯吗?”楚狂人沉吟许久,突然问道。

    “愿闻其详。”高兴知道肯定跟承影有关,与其瞎猜还不如直接让楚狂人讲出来。

    “绝影是重剑门开山祖师爷以一己之力封印天魔所得,本着慈悲之心祖师爷是想感化他,遂将其封在随身佩刀之中,奈何此天魔顽固的很,经年累月的教化与重剑门独门心法的温养对他的效果微乎其微,而且待其元气恢复之后隐隐有反噬的征兆,无奈之下,祖师爷弃刀改剑,将承影封在坟炉之中,想要用绵延不绝的地火将其炼化。”

    楚狂人咽了口唾沫,瞥了谢一一眼,眼神中带着说不清的感觉。

    “本来可以一直将其压在山底,无尽岁月的地火熔炼之下,天魔只有形神俱灭的下场,然而……”

    “然而什么?”

    “谢一的缘在刀不在剑。”楚狂人一脸慈爱的看着谢一,那感觉比亲生父亲还要充满父系的光辉。

    “师傅,我……”谢一突然跪下,头埋在胸前,略带哭腔欲言又止。

    “我重剑门以剑立派,剑锋所至,

    开山拓海,无往不利,但是十九入门十年,他在剑道的成就一眼就能望到边,所以,我只能一搏。”楚狂人双眼望向房顶,微湿的眼眶噙着泪水,

    “希望你不要怪我,”

    “师傅,我知道您是疼我的,”谢一双膝前行来到楚狂人座下,楚狂人伸手摸了摸谢一的头。

    “以谢一的修为,根本压制不住天魔,所以在他试刀的一瞬间,身心已经被天魔占据,如果不是最后你将天魔暂时封印,谢一早就沦为其进补的一味药材了,说来还需要谢谢你。”

    “谢一是我兄弟,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不过您说的魔心炼躯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时考虑到可以借用你身上的佛性对承影起到一定的压制作用,没想到佛印的能量如此巨大,天魔再次被封印,但是承影占据谢一躯体之时,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一些影响,魔性沾染了他的身心,从外形上来看,淬体的作用不太明显,影响最严重的,是谢一的心。”

    楚狂人伸手扶起跪地的谢一,双手背后迈步走到门前,望着门外的风景接着说道。

    “被魔性沾染的心灵时常会陷入癫狂状态,那时候的谢一会狂性大发,六亲不认,十分危险。”

    “怎么会这样,可有办法解决?”高兴原本轻松的心境瞬间绷紧,任何对他或者他身边人不利的境地都会让他产生本能的躁动。

    “有,但是不可行。”

    “为什么?”

    “炼躯炼躯,重点在这个炼字上,魔性会进一步的改变谢一的躯体,短短几天时间,他肉身的力量和坚实程度的成长让人心惊,而且这种成长还在继续,试剑大典上,他一刀劈飞了三代弟子实力排名第二的飞云峰老七,全门弟子震惊。”

    高兴一脸欣喜的看向谢一,谢一摸了摸眼角的泪痕,冲他憨然一笑。

    “不该让他如此涉险。”高兴略微权衡了下利弊,还是开口询问道。

    “我在赌,赌谢一的命。”

    “太危险了。”

    “人活一世,或震天动地,或庸庸碌碌,想来你年纪轻轻便身怀佛运,也有不一样的境遇吧?”楚狂人看着高兴,鸡贼的表情让高兴有种在面对老丁头的错觉。

    “谢一心性单纯善良,如果以后他狂态发作,尽你所能去帮他就够了,剩下的看天意。”楚狂人伸手拍了拍高兴的肩膀,两只手分别牵起高兴和谢一的手,然后将两只年轻的手掌放在一起,紧紧握住。

    “我会的,他是我兄弟!”

    紧紧握住谢一的手掌,高兴说道。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