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49 意外发生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谢一的脸色开始发红,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掐诀的双手哆哆嗦嗦的维持着手诀,异常艰难。

    高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双拳紧握的同时,脑袋开始飞速思考。

    暗红色能量已经形成了一股威压向整个剑坟空间扩散,他必须采取行动。

    双手食指相对,其余手指交叉握住,高兴闭上双眼,第四轮以高兴为中心开始缓缓旋转,以近乎蠕动的速度向着炉体飘去。

    谢一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落,经轮切面上乳白色能量网已经形成一个旋转的球体,将二人的身形全部包裹在内。

    高兴勉强维持着第四轮的运转,他没想到看似简单的移动和旋转竟会对他产生如此巨量的消耗,体内的经文能量流水一般输出,感觉马上要被掏空,他分神看了一眼谢一,小黑胖子紧皱的眉头快要拧在一起,似乎白色球体对他的补充作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然而高兴此刻什么也做不了,为了维持第四轮的运转,此刻的他保持着掐诀的姿势直立,连动都不敢动。

    然而高兴不知道的是,暗红色能量的威压至少有九成已经被经轮的旋转所抵消,他能感受到的只有不足一成,白色球体的补充修复作用已经被激发到了最大,但是对于承影的感知心法来说,实在是入不敷出。

    这种感觉十分奇怪,一边散发威压,隐隐中还有一股吸引之力作用在谢一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谢一的眉头一直拧着的原因,然而高兴并感受不到,还以为此刻谢一是被狂暴的能力压的喘不过气来。

    思绪流转之间,经轮稳定的接近炉体,离的越近越能感受到已经浓烈成粥样的暗红色能量的阵阵波动,片刻之后,经轮终于抵达炉边,巨大经轮缓缓旋转的同时开始产生微微的震颤感,一股强烈的不安爬上了高兴心头,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整个经轮已经被暗红色能量所包围。

    庞大的炉体深不见底,氤氲的暗红色能量流转之间,内里有一小块区域,颜色明显深于周边,趋近于黑色,只能隐隐看到一个长条形的物体悬浮其中。

    高兴想要移动经轮继续前往炉体中间,突然之间,谢一的脸色大变,一口鲜血毫无预兆的喷出,整个人也被一股看不见的能量拽了起来,高兴下意识的想要扶住谢一,奈何突然发作的谢一仿佛没了骨头,将近两百斤的身躯如一团棉花一般轻飘飘飞起,一头向着炉内扎去,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谢一头朝下的身体已经在高兴脚下三米的位置,高兴第一时间想要下去拽他,然而一直没有动作的暗红色能量突然发难,被能量紧紧

    包裹住的经轮如同拉满的弹弓中的石子,被一股的巨大的力量狠狠弹出。

    高兴双眼爆睁,巨大的力量仿佛要将眼眶撕裂,他眼睁睁的看着谢一的身体离自己越来越远,迅速下坠然后消失不见。

    第四经轮庞大的身躯根本不受控制,以一种近乎自杀的气势狠狠撞上了石壁。

    咚!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带起了散乱的灰土,迅猛的撞击引起了一阵小范围的震动,经轮带着高兴直接嵌入了石壁与圆顶相连接的位置。

    过了好大一阵,高兴才恢复清醒,他使劲拍了拍嗡嗡作响的脑袋,第一时间就想查看谢一的状态。

    暗红色能量在高兴被撞懵期间已经收缩的七七八八,之前被能量顶住的炉盖在十二根受力的铁链反复摩擦发出的咔嚓咔嚓声中缓缓下沉,绝大部份的重量重新作用到天缺之上,此刻的高兴根本无法负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炉盖重新扣在炉体之上。

    高兴努力的将身体从大洞里拔出,虚弱的身体直接摔在地面上,他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焚炉。

    招手间,天缺回到身边,高兴调集体内残存的经文能量,握住天缺向着焚炉扬手就是一剑。

    金色剑芒与焚炉银白色的炉盖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一声巨响过后,炉盖稳稳的停在炉身上,一道淡淡的剑痕附着在炉盖上,十分难看,但是并没有对焚炉本身产生哪怕微小的影响。

    高兴脑子很乱,过度消耗能量的身体产生了一万种臆想,然而一种乐观的都没有,我要救你出......来不及做出判断,高兴干脆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兴醒了过来。

    双眼第一时间盯住焚炉,反馈给他的是一片安静。

    剑坟空间内除了他再没有其他活物,高兴愣愣的看了一会焚炉,理智重新占领高地的时候,高兴发现,此刻的他除了等,什么都做不了。

    盘腿坐下,一边引导着经文能量在体内来回循环一边对当下的局势作出分析。

    冷静下来的高兴发现,其实他对于重剑门选剑的流程并不清楚,之前也没有仔细问过谢一,也许这就是正常的流程也说不定,高兴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但是那股强烈的不安始终萦绕在他心头。

    焚炉之下的地火稳定的散发着热量,高兴在历经不到半天的时间,体内的经文能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他开始想各种办法企图再次打开焚炉。

    他顺着铁链几次走到炉盖之上,

    仔仔细细检查之后发现,炉盖上除了造型怪异的繁琐花纹之外,没有任何可以下手借力的地方,操起天缺再次劈砍,比之前那一剑重了十倍有余,然而除了更长更大的剑痕之外,还是没有任何影响,炉盖与炉身之间没有任何缝隙,如果不是之前被打开过,高兴根本不能相信这是一个可以开合的剑炉。

    最重要的一点,之前通过天缺可以勉强提起来一点的炉盖,现在沉重的仿佛与炉身浇铸在一起,高兴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然而炉盖还是纹丝不动。

    百般尝试之后,高兴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如果实在不行,只能出去找谢一的师傅和师们长辈来处理。

    去你大爷的别人不能插手,老子兄弟命都要没了,我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不来,拼了命剑架在脖子上我也要逼着他们来!

    高兴心里打定主意,再等两天,如果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就扭头回去找帮手。

    安静的环境之中,高兴无法分辨时间过了多久,他根本没法静下心来,之前那股强烈的不安时刻萦绕着他,小黑胖子憨厚腼腆的笑容在他的脑袋里转啊转,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高兴对谢一和唤海两个弟弟打心底里喜欢。

    高兴性格不错,少数几个缺点之一是独,他很注重第一眼的观感,如果觉得这个人顺眼,那怎么开玩笑怎么相处都可以,如果看不惯,那对不起,你根本不可能走到他的心里,所以这么多年下来,高兴的朋友很少,嗯,应该说知心的朋友很少,毕竟以他的颜值从小到大都不缺少追求者,书桌的抽屉里永远都有粉红色的求爱信,绝大部分是小女孩写的,还有个别的,是小男孩的。

    终于在不久前,遇到了两个还算顺眼的小男孩,而且对他的身体不抱有任何邪恶的想法,高兴很珍惜。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一个生死未卜,一个下落不明,虽然有经轮之上的经文能量在一遍遍的洗刷他的愤怒,那股越来越明显的烦闷还是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咚!

    一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十分突兀,高兴的思绪被瞬间打断,竖起的耳朵将听觉迅速展开,试图再次捕捉这能带给他希望的声音。

    然而接下来又是一阵扰人的安静,霎那间的精神高度紧张让高兴以为自己幻听了。

    就在他精神再次放松时,撞击声再次响起。

    咚!

    高兴瞬间站起,双眼死盯着面前的焚炉,他清晰的感受到撞击声正是从炉内传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