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44 谢一的麻烦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高兴斜眼看了一下刚刚出言挑衅的男弟子,抱拳弯腰对着上首老者施礼,等待老者的回答。

    “狂人,谛葵,事涉你二人门下弟子,有什么意见?”老者略微沉吟,抬头问道。

    “比!谁输谁去扫三年天梯!”楚狂人眼睛瞪的比灯泡还圆,看着郑谛葵恶狠狠的说。

    “呵呵,既然楚师兄没意见,那我更不好说什么了,”郑谛葵抚须一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胡须和楚狂人嘴上的杂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十二,和谢一切磋一下,可行?”郑谛葵没有回头,轻声问道。

    “求之不得,”刚刚出言挑衅的男弟子抱拳恭敬回道,一边说话一边拿眼睛瞥耷拉着脑袋的谢一,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又恰巧可以让堂内在座的人全部听到。

    “可是师傅,谢一连兵器都没有,我跟他打未免有点欺负人,那我们怎么比?比拳脚么?”

    “这位兄弟不用操心,兵器我有,借给谢一用就可以。”高兴听着这个家伙说话,火冒三丈,尽力压抑着暴躁的情绪,低声说道。

    “既然这样,掌门师兄,不如咱们移步演武场,也好看看两个孩子近期的修行成果。”郑谛葵起身冲着上首老者行礼,不管心里是不是真的尊敬,但是表面功夫做的还是非常足的。

    “也好,允了。谢一胜,可再进剑坟,若输了,此事就不要再提了。”老者一拍膝盖,站了起来。

    “同门师兄弟,切磋可以,但定要点到为止,切莫伤人,可清楚了?”

    老者双手背后,朗声说道。

    “是!”在座六位长辈全部起身,连同身后的弟子一起向老者行礼,目送老者缓步下台,冲着堂外走去。

    高兴跟在谢一身后,随着大部队往更深的院内走去。

    “老谢,什么情况?刀呢?”高兴在内堂一直忍着憋着,可给他难受坏了,熟人面前他就是个话痨,一分钟不让他说话他能难受死。

    “唉,一言难尽。”谢一摇摇头,几个月没见,这小子皮肤更黑了,脸更大了。

    “说人话。”高兴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却被谢一泼了冷水。

    “练刀练太猛,把刀练废了。”谢一小声说道。

    “我去!你小子这是干啥了!”高兴长大了嘴巴,一时有点无语。

    “我找师傅要了套刀法自己琢磨,太急于求成了,把刀砍断了。”谢一满心的沮丧。

    高兴原本是想打趣一下谢一,消除他的心理压力,见他心情低落,便没了调笑的意思,高兴胳膊一伸,一下搂住了谢一的肩膀,

    “多大个事!看你那愁眉苦脸的样,武器没了哥陪你再找便是了,先把那个臭屁的小子打一顿,我看他特别不爽。”

    “对了哥,你的武器是那把枪吧?十二师兄的武器是剑,这我咋跟他打?枪我也没玩过呀。”谢一挠挠脑袋,一脸疑问。

    高兴闻言对着他神秘一笑,两人故意压慢脚步拖到了队尾,一拍左臂,被压抑许久的天缺出现,

    在高兴的刻意压制下收回了炫目的剑芒,剑刃激增到谢一那把巨刀的尺寸大小,在二人身边旋转游曳。

    谢一的双眼瞪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悬浮在空中的天缺。

    “哥,你这......”一时间谢一都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啥都别问,先揍那小子,打完咱俩细聊。”

    高兴一把抓住谢一的右肩,经文能量顺着手臂直接输送到谢一体内,驾驭天缺需要经文能量的配合,这是高兴造就想好的战斗策略。

    “一会儿开打,你什么都不要管,就用你参悟到的刀势,把我的剑当成你的刀就行了,我保证他扛不住一剑。”高兴一脸坏笑小声嘱咐着谢一,随着大部队走了半天,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地域。

    青石板铺就的巨大演武场出现在眼前,高兴之前在山下眺望,根本没有发现山上有如此巨大的平地,想来应该是半山腰以上的地区凭人力开凿出来的,这广场目测至少一万平米,好大的手笔!

    听闻弟子切磋,已经提前有人布置好了师门长辈的坐席,高兴再次谢绝了掌门的赐座,与谢一和谢一同峰的师兄弟站在一起。

    “老谢,教你的都记住了哈,别给哥丢人。”高兴一边小声跟谢一说话,一边拿眼瞄着谢一的对手,被称为十二的弟子。

    身背一把普通长剑,尺寸比正常体型的天缺要稍长一些,剑身雪白,搭配上一身白衣真有一副出尘脱俗的感觉,这个十二长的不差,一头黑发用发簪挽在脑后,像极了古代仗剑江湖的侠客,奈何就是个子有点矮,他就像个小人国来的,比高兴矮了将近一个头。

    “十九,好样的,一会一定要把十二干趴下!”一个大块头的男弟子重重的拍着谢一的肩膀,丝毫没有在意谢一呲牙咧嘴的表情。

    “十九,砍他!早就看他们黑竹峰的人不顺眼了,送上门的大脸,不扇白不扇。”一个竹竿身材的男弟子开口说道,白色衣袍穿在他身上空荡荡的,弄个夹子挂在绳上,他就是个活脱脱的晾衣架。

    “十九哥,我会为你加油的!哇,你的剑好大。”一个萌萌的小萝莉走过来跟谢一说话,个字小小的,婴儿肥的笑脸上挂着一副可爱的笑容,她好奇的摸了摸天缺,天缺嗡鸣了几下,吓的她收回了手,然后又忍不住好奇有手指去弹动剑身。

    “十九,看着我。”谢一的邋遢师傅走了过来,步履轻浮,一点练武人的精气神都没有,整个人松松垮垮的,伸手挥散了谢一身周的师兄弟。

    “有把握么?”

    谢一不太敢看师傅的眼睛,挠了挠头,又恢复低头的姿势。

    “看着我,”谢一的师傅再次说道。

    谢一下意识抬起头,正对上师傅盯着他的眼神。

    “十九,必须赢他,听到了么?”

    “是......是,师傅,我......我知道了。”谢一被师傅盯的发毛,说话都说不利索。

    楚狂人盯着这个略显怯懦的弟子,眼神中包含着复杂的情绪,许久之后,他转身,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双方弟子,请入场!”

    掌门临时指派了一个弟子作为裁判,清亮的声音传遍整个演武场。

    谢一闻言先是一愣,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袍,将双臂的袖子挽起一半,提着巨型天缺,慢吞吞的往场间走去。

    他走的很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谢一全身开始绷紧,右臂的肌肉规则的隆起,他的手紧紧攥着天缺的剑柄,在他的刻意控制下,剑尖在悬浮的身前轻轻颤动,以极微小的范围不停画着小圈。

    他在熟悉天缺。

    二人走到演武场中间位置,在裁判的陪同下抱拳行礼,深深的九十度一鞠躬,两个人如同夫妻对拜一样完成了行礼,然后各自退后几步,亮出了自己的兵器。

    十二伸手将背在背后的剑抽了出来,莹白的剑身散发着莹白色的光芒。

    “十九,我没想到你还真敢应战,你知道我们的差距有多大么?”

    谢一微闭双眼,仿佛根本没在听他说话。

    “我四岁习剑,九岁上山,无数个日日夜夜,你们在修行的时候,我在练剑,你们在吃饭的时候,我在练剑,你们在睡觉的时候,我还在练剑,就这样,我坚持了十年,”

    无视谢一油盐不进的状态,十二仿佛进入了一种魔怔的状态,他也许是对谢一说的,也许是在说给自己听。

    “你凭什么比我强?凭什么你一入门就是核心弟子?你修行比我用功?还是剑法比我强?”

    谢一还是不搭话,斜指地面的剑尖轻微颤抖。

    天缺在他手上开始配合他寻找刀势的感觉。

    “哦我忘了,你是练刀的,可笑!重剑门弟子练刀不练剑!天大的笑话!”

    十二越说越癫狂,声音已经铺满整个演武场,他的长剑直指天空,一脸狂傲的说道,

    “谁也帮不了你,你师傅,你的师兄弟,你的朋友,都不行,来吧,我们一剑决胜负!”

    十二说话间,身体高高跃起,将全身的力量集中于双臂,弯曲的躯体释放着巨大的能量,莹白色的剑身此时在功法的催动下剑芒极速扩展。

    谢一的剑尖颤抖越来越大,但是他还是没有动。

    时机不对,感觉不对。

    十二的身形已经达到最高点,蓄势待发的长剑已经快要落下,这是一个节点,十二气势最强的一剑已经完成蓄力,向着谢一的头顶斩来。

    剑芒下落,剧烈的能量运动划破空气,产生一股微风,砸向谢一。

    谢一脸上的汗毛竖起,紧身的衣袍已经湿透,他努力的控制着快要痉挛的肌肉,势必要在恰当的一瞬间作出该有的感应。

    莹白色的剑芒距离谢一不足一米。

    谢一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双手合举长剑立于头上,天缺剑芒瞬间爆起,直冲云霄,谢一大喝一声,双手毫不迟疑的将巨剑劈了出去。

    “我有一剑,可斩天地!”

    “我心有执念,便可战胜一切敌人。”谢一狂吼的同时,心里默默念道。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