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43 欺负我兄弟?这可不行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高兴看着小胖子屁滚尿流的一溜烟跑的没影,好整以暇的慢悠悠往山上走,哨兵都出来了,想来山门应该也不远了。

    中午的太阳有点大,微风已经输送不了太多的凉意,高兴抹了一把脖子后面的汗,暗自庆幸把头发剪短了。

    又走了没多久,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被大片大片的白色建筑所替代,一座巨大的门牌矗立在台阶正中央,整座门牌由一整块巨石刻成,线条粗旷奔放,左右两根石柱上刻重剑二字,两个大字应该是以无双剑气所刻,笔法放荡不羁,不拘小节,尤其是右边的剑字,一笔一画之间隐藏着深刻的剑道奥秘,高兴越走越近,越看越觉得深奥,索性驻足观看,捕捉着灵光一闪的感悟。

    “小......小哥,掌门有请。”

    小胖子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见高兴站在扇门外面盯着大字一直看,呆呆的盯着他半天,也不见他发现自己过来,于是走上前,战战兢兢的说道,刚刚高兴那一亮剑太过犀利,小胖子的魂都被吓丢了,一时半会缓不过来。

    高兴无意之间进入了冥想状态,这对修行的人来说无比珍贵但又可遇而不可求,在高兴眼中,这巨大的字已不再是字,而是当时刻字人挥剑的动作、力道、角度以及心情,高兴的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模拟着刻字的过程,字体的笔画变成了一剑一剑的刺、挑、劈、斩,从中高兴悟出了两招剑法,和他以前的大开大合比拼蛮力不一样,出剑的角度和时机彻底打破了之前他对剑道的浅显理解。

    剑,不只是横平竖直的拼力气。

    高兴只感觉到身体中有一股强大的气升腾起来,逐渐靠近四环经轮,然后被周而复始不停旋转的经轮一点点消化吸收。身体对于这股气的吸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一直在左臂温养的灵剑天缺,一扫平时安静的状态,整个剑身不自主颤抖,嗡鸣声响彻高兴体内,金黄色的经文能量上蒙上一层淡淡的白气,剑身的颤抖幅度一直在增加,要不是高兴一直压制,灵剑早就一飞冲天了。

    跟在小胖子的屁股后头往上走,连绵的院墙将墙内墙外隔绝成两个世界,白的墙体,白色的建筑,无数亭台楼阁与鲜嫩的绿色风竹交相辉映,显示出宅邸主人清冷的品味和浓浓的书卷气,如果不是门口大大的重剑两个字,高兴会以为自己走进了古时候的书塾。

    绛青色大门此时大开,高兴抬腿迈过了高高的门槛,向着内里的庭院走去。

    脚下的青石板路一直通向面前的正堂,堂外是一个四方形的大庭院,无数身穿白色衣袍的弟子分立小路两旁,头微微地下,双手背后,规规矩矩的站着。

    高兴在小胖子的示意下径直走向正堂,期间旁边的无数男女有那么几个活泼好动的都抬眼偷偷打量他,高兴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往前走,临近大门,小胖子侧过身,左臂虚伸示意高兴独立进去,想来是得到了某种吩咐,只负责引路。

    高兴再次抬腿迈过了高高的门槛,他比较纳闷为什么要把门槛做的这么

    高?自己这长腿迈起来都费劲,谢一那小短粗能爬的过来么?

    一边迈步过来一边腹诽的高兴径直往里走,堂内的装饰古色古香,六把紫檀木椅在上首的左右两方陈列,中间的小茶几上摆放着各色瓜果和清茶,上首一张更加宽大的木椅上坐着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剑眉挺拔鼻梁高耸,眼角的鱼尾纹深深嵌在脸上,一身白色衣袍显得仙气十足,双手随意的放在膝上,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高兴,下首的椅子上坐着四男两女,四位中年男性面色不善,不知是什么事情惹的他们烦心,反倒是两位女长辈,一脸笑意的向高兴点头致意。

    下手六把椅子背后分别站着两到三个年轻弟子,个矮且胖的谢一此刻正在一位容貌粗旷的男子背后,一身白色衣袍穿在他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滑稽感,此刻正偷偷摸摸的挤眉弄眼对高兴示意,与谢一兴奋的表情形成强烈对比,他前座的中年男人披头散发,身上的白袍好像许久未洗显得脏兮兮的,双脚十分不雅的登在椅子上,此刻正气呼呼地看着房顶,好像在场的所有人都欠他钱一样。

    仿佛感觉到高兴在看他,邋遢男子把盯着房梁的目光收回来,细长狭窄的眼缝眯成了一条线,上上下下打量高兴,嘴上的胡子横七竖八像杂草一样,随着男子的呼吸微微抖动,茂盛的胡须下有着一张大嘴,嘴唇很薄。

    唇薄情浅,男子眼中极尽刻薄与挑剔,极大的诠释了这一句老话。

    高兴对着上首老者一抱拳,微微颔首。

    “晚辈津城卫高兴,拜见重剑门掌门及各位前辈,”

    高兴向下首几位男女点头示意,从包里掏出一个油纸信封,双手奉上,

    “这是津城卫理事长丁一鸣写给您的信,请您过目。”

    老者身后走出一位高大男子接过信件送到上首老者手中。

    老者看过信件,随手放在一边,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开口说道,

    “原来是老丁的高徒,想来他与我重剑门还真是颇有渊源,此来是为了来看谢一?”

    “哼,老丁头的徒弟?还高徒?能有多高哇?高的过落月峰?”谢一面前男子两眼瞪得溜圆,一股怼天怼地的气势直冲云霄。

    这老头的怨气好重,十世怨灵的怨气都没有他这么重。

    “此行主要是奉师命来重剑门拜会,顺便来看看兄弟,”高兴略一偏头对着谢一眨了眨眼睛,谢一挤眉弄眼的回应。

    “好!好!来人,给世侄看座。”老者大手一挥,便有弟子走出去帮高兴搬椅子。

    “诸位前辈面前,哪有小子落座的资格,我就在旁站着就好。”

    高兴鞠躬致谢,然后径直走到谢一身边,冲他挤了挤眼睛,在他身边站定。

    “师兄,二十天之后是一年一度的试剑大典,三代弟子共计三百九十六人,除了在外修行的十五人以及......谢一之外,其他三百八十人皆可以上台比试。”

    下首右边

    第二个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上首老者微微点头。

    “落月峰全峰弟子不参与此次试剑。”

    坐在谢一身前的男子轻轻说道,一时间屋里落针可闻。

    “哦?楚师弟,试剑大典是本门一年一度的重要仪式,落月峰为什么不参加?”

    上首老者一脸疑问。

    “因为不公平。”中年男子冲着掌门敷衍的抱了抱拳说道。

    “怎么不公平?”

    “本峰弟子谢一,武器折损,想要进入剑坟重新挑选趁手的兵器,却屡屡被阻拦,谢一好歹也是第三代核心弟子之一,凭什么不能重选兵器?是看我落月峰人少好欺负不成?”

    高兴看了谢一一眼,谢一耷拉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剑坟是本门重地,本门弟子一生只得进入一次,谢一凭什么可以进两次?莫说他只是第三代普通弟子,就算是你楚狂人的私生子,规矩就是规矩,照样不能坏!”

    刚刚开口禀报的中年男子直愣愣的盯着高兴与谢一面前的男人,一脸正色道。

    “少跟我扯这些,剑坟本来就是为弟子提供趁手兵器的地方,那么多剑留着不用干什么?等生锈?”

    “这是规矩!规矩是随便能破的么!你还拿不拿自己当重剑门一份子?你还拿不拿门规和掌门当回事?”

    “门规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拿不拿掌门当回事你郑谛葵说了不算,”

    楚狂人说完看也不看斜对面的男子,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皱皱巴巴的衣袍,冲着上首老者说道,

    “掌门师兄,谢一是我关门弟子,他是落月峰众师兄弟中最有悟性最有潜力的一个,万不能因为兵器耽误了修行,还望师兄能够破例允许他再进一次剑坟。”

    “哼,悟性?潜力?这两样东西谢一有么?”

    郑谛葵身后一个侍立的弟子小声说道,语气中有说不尽的鄙视。

    楚狂人回身,一脸怒气的盯着说道的弟子。

    “师门长辈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插嘴?”

    “放肆!还不快向楚师伯道歉?还有没有规矩了?”郑谛葵右手重拍椅子扶手,身后的弟子连忙向楚狂人连连欠身。

    “不过,他说的没错吧?谢一的悟性,”

    郑谛葵轻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戏虐的看着楚狂人说道,“好像确实不怎么样吧?”

    “请问掌门,我能说句话么?”高兴忍不住了,这明显是针对谢一而来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他决定反击。

    上首老者眉头皱在一起,“世侄有什么话?请说。”

    “嘴皮子功夫再利索也没什么意义,这样,刚刚说话这位兄弟,你跟谢一比试一下,如果你赢了,谢一从此不再提找兵器这个事,如果你输了,恳请掌门允许谢一再去寻一柄兵器。”

    想欺负我兄弟?这可不行。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