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42 二郎山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高兴开着车奔驰在牵牛洲北部的山区小路上。

    历时两个小时,高兴终于在导航的指引下从市里驱车来到二郎山所在。

    二郎山是燕山山脉东峦的一部分,乘六向延展开来的庞大山脉群山环绕,植被丰盈,属于没有被现代工业所污染的原生态动植物聚集地。

    津城近年来一直都有对二郎山沿线进行旅游开发的计划,目的打造成享誉全国的完整生态旅游产业链的标杆产品,但是鉴于燕山山脉山势实在太过崎岖,开发计划只能按部就班的进行,第一步就是修路。

    蜿蜒的山路一眼望不到尽头,宽阔的路面在第三次全国大修之中得到了彻底的优化,柏油马路平整无比,双向加宽两车道可以满足除大货之外的所有车型通过,每个急弯所在都有纯石料筑成的坚固护栏,栏下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偶尔被车胎抬走的石块,掉进山谷半天也听不到回音。

    蓝天白云,阳光刚好,暑尽秋来的温度特别适合人类出来行走,郁郁葱葱的绿色让高兴的心情变得非常之好,放下车窗,右手把住方向盘,左手伸出窗外,五指弯曲,感受着微风流过手掌的感觉。

    “哇哦,b!哦,c!哇塞,d……我操,什么鬼!”

    沉浸在温柔触感和美好想象中的高兴右手猛打方向盘,堪堪与对向一辆飞驰而来的小轿车擦身而过,黑色大切诺基的优秀性能此刻得到了充分体现,车身在八十迈急速过弯的瞬间保持了绝对的稳定,两组车胎在地上留下了长长的印记之后,带着高兴以小于一厘米的间距顺利的躲开了对面的轿车。

    摆脱了离心力的作用之后,高兴平复了一下砰砰跳的心脏,坐直了身体,其实刚刚他也有责任,前几天在疗养院养病实在太过无聊,他看了一个挺有意思的电影。

    电影里说,开车的时候把手伸出窗外,车速达到四十迈,会有b的感觉,达到六十迈,会有c的感觉。

    高兴傻傻的没看懂什么意思,百度了一下知道才明白过来,心心念念就想着找个机会试一下。

    然后高兴就有了开车出来试的机会!

    真是天助我也!

    高兴一点点加速,体会着指间从未有过的美妙触感,然后就有他一直哦b、哦c、哦d的怪叫。

    然而弯曲的山道并没有太长的距离给他一直加速,猛踩油门往八十迈去,妄想体验d的感觉的时候,猛然发现已经到了面前的急弯,然后就有了刚才的惊魂一幕。

    高兴充分吸取了教训,老老实实开车。

    车里的导航一直在报方位,高兴看着二郎山的坐标越来越近,想着马上又能见到憨憨傻傻的谢一,脸上不自觉得带上了微笑。

    谢一傻,他刀功比庄妍强,他削的苹果那叫一个晶莹、通透,他每次都可以去替高兴跑腿,有好吃的永远都是喊高兴和唤海一起吃,绝不会独享。

    高兴总是调侃他和唤海,说他

    俩是自己的小弟,但是在高兴心里,他拿谢一和唤海当兄弟!

    好兄弟,哥来看你了!

    高兴抬眼望去,一座高耸入云的庞大山峰就在自己的右手边,导航报出目的地已经达到,驱车停在空旷的停车场里,高兴没有太过惊讶,虽然这里人迹罕至,但是多少还是有一部分原住民长期在这里生活,何况这次来的目的地是重剑门。

    津城卫资料库显示,重剑门在百年前举派搬迁,而当时的掌门钟玉郎云游之时,无意间发现了二郎山所在,他观此山钟灵毓秀,灵气浓厚,自己名字与山名都有一个郎字,着实有缘,所以就将新的山门选在了这里。

    高兴下了车,步行出了停车场,登上了面前的几十级台阶,一座陈旧的高大牌楼出现在面前,上书“二郎”两个大字,字色暗金,想来伫立在这里已经有些年头了,风吹雨打,腐蚀的厉害。

    抬眼望去,一条望不到边的超长石阶通往山顶,在半山腰去被云层遮住,消失不见,高兴紧了紧背包的背带,抬腿往上走去。

    石阶上很安静,偶尔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鸟飞过,扑腾着翅膀落在高高耸立的山松枝头,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的轻叫,高兴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他闷头走了好一段石阶,一个人也没有碰到,心里暗暗纳闷,难道这重剑门的门人都不外出的么?怎么一个人也看不见。

    回身往山下看去,牌楼已经小的如拇指一般,轻柔的风从他的脸上拂过,细碎的长刘海已经被高兴剪成了清清爽爽的寸头,高兴脱下了黑色制服上衣,随意叠了叠塞进背包里,刚想抬腿继续走,突然之间,石阶边上的树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来者何人?重剑门山门所在,闲杂人等速速退去,不要再往山上去了!”

    只听咚的一声响,一个粗壮的身影重重砸在了地上,松软的土地被砸出了明显的深坑,矮小的身影用手扶了一下树杆才让自己站稳,一脸尴尬的看着高兴。

    高兴轻笑了一下,抱拳拱手,

    “这位小哥,我叫高兴,贵门弟子谢一是我同事,他离开时间太长,领导让我来探望一下,还望代为通报一声。”、

    对面的小胖子脸圆圆的,光秃秃的头顶亮出天际,小眼宽鼻阔口,长的……实在不敢恭维。

    “你就是谢一总提的那个高兴啊?”

    小胖子双手抱肩,一脸吊吊的看着高兴。

    “是我,怎么?”

    高兴看着小胖子高高扬起的鼻孔,十分好笑。

    “没有,总听谢一在我们面前吹嘘,说他在津城卫认了一个大哥,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无敌,今天一见,也就不过如此么。”

    小胖子声音尖细,看个头岁数应该不大,细皮嫩肉的小脸上干净的很,特别像一个刚剥了皮的鸡蛋。

    “哦?难道进你们重剑门,还要试试功夫不成?”

    高兴学着小胖子的姿

    势也抱起了双臂,一脸调笑的看着他。

    小胖子双手叉腰,肥胖的胸脯一挺,大圆脸使劲的扬起。

    “怎么?怕了?小爷的拳头可是硬的很啊!”小胖子左臂屈伸,紧握的小拳头虚晃了两下,宽大的袍子跟着他的动作微微抖动。

    “可以,那咱们就对拳,谁力气大谁赢,我赢了,你就乖乖去通报,怎么样?”

    高兴从小胖子的语气中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愉快的心情被这个幼稚的小胖子影响了,看来谢一在家里的生活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美滋滋啊。

    那只能对不起了,先拿你立个威!

    我高兴的兄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小胖子见激将法奏效,心里对高兴的评价又降低了一层,没脑子的笨蛋,哼,让你尝尝爷爷的铁拳。

    “我叫虚言,记住我的名字。”

    小胖子沉腰札马,右臂微区收回,全身力量开始往紧握的右拳汇聚,蓄力需要一到两秒的时间,势必要保证一拳打出最大的效果。

    一两秒时间眨眼便过,小胖子蓄力完毕抬眼看向高兴之前的方向,却发现已经消失不见,内心一阵慌乱,左右摇晃脑袋寻找高兴的踪迹。

    “你在找我?”高兴戏谑的声音伴随着身影突然出现在小胖子面前,左拳随意的探出,直奔小胖子面门。

    小胖子被吓了一跳,紧握的右拳迅速跟着上去,咔啪一声,拳骨直接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高兴原地站立,纹丝不动,小胖子直接倒飞了出去。

    澎湃的经文能量在高兴的刻意压制下,只发挥了平常三成不到的力道,然而高兴还是高估了小胖子的力量等级。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小胖子只感觉一股巨力从对手的拳头上传来,挥出去的拳仿佛打在了一个粗壮的弹簧上,出的力越大,反震回来的力量也越大,二百多斤的身体在半空中飞出了老远,然后重重落在地上。

    直接着地的后背传来一阵阵的酸麻,脑袋被摔懵了,颤抖的右臂犹如废掉,一点力都使不上。

    小胖子费了好大劲才勉强坐了起来,逐渐清晰的视线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含笑看着他的高兴,那个笑容里充满了戏虐、轻视和嘲笑。

    小胖子脑子一热,不顾右臂的伤势,脖子一梗,又恢复了之前傲慢的神态。

    “这局不算,有本事跟我比剑!”

    然而他话音还没落,一把宝剑已经飞临他面前,锋利的剑芒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剑尖距离他的眼球不足一厘米。

    小胖子吓得一动不敢动,身体后仰,保持着别扭且痛苦的姿势。

    “比剑?你看这把剑怎么样?”

    一同跟上来的还有高兴,他单膝蹲在小胖子身前,一边用手指弹动着天缺的剑身一边笑着说道。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