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32 本相破魔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剑芒所向,摧枯拉朽。

    没有想象中的坚不可摧,面前的镜墙如纸片一样支离破碎,随之崩溃的,还有这个脆弱的世界。

    无数玻璃碎片向四面八方飞溅,飞到一定距离仿佛碰触到了屏障,开始重新组合。

    破镜一点点重圆。

    一面面巨大的镜子在高兴的眼前身后重新出现,天地变的光亮,镜与镜之间成一定角度排列,高兴一眼望去,每一面镜子中都有一个自己。

    镜与镜折射,自己的镜像又多了一倍,镜像再次折射,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高兴持剑挥了一个圆弧,无数道大小不一的剑芒景象出现,亮瞎眼。

    高兴伸手遮住刺眼的光芒,眉头深深皱在一起。

    瞿镜开出现在镜子里。

    高兴正对面的最大的镜子里。

    “只会玩些虚幻的东西,这天魔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老和尚立在高兴身边,双手合十,再出口已经恢复了当初的高深模样。

    “且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高兴持剑而立,双眼等着镜中款款走来的瞿镜开。

    大袍遮盖之下,看不到他的具体身形,随着袍子的移动,一步一步走来,偏偏速度极快,镜中像已经从一个小点变成了普通大小。

    “不错,能打破我的幻象实属不易,来,再接我一招,你不死,就可以通过。”

    瞿镜开平平淡淡的说道,同样平平淡淡的伸出了一只手,曲指成爪,向着高兴咽喉而来。

    用的正是刚刚与高兴握手的那只手。

    手指细长,很白。

    此刻苍白的手爪如夺命流星一般飞来。

    一镜一爪,万镜万爪。

    高兴数不清场间总共有多少面镜子,只感觉满天满眼都是手爪。

    瞿镜开鬼魅般的速度全力施展,从成爪到临近高兴的脖子,也不过一息之间的事。

    高兴不能坐以待毙。

    左手的长剑斜斜上挑,一道剑芒与正对面最大的手爪发生了碰撞。

    只听噗的一声响,手爪碎裂,剑芒没入镜面中消失不见,仿佛刚刚那一剑并不存在一般。

    还是幻象!

    高兴心底一惊,有准备,但是也有措手不及。

    此间的其他手爪并没有停止动作,临近的镜面中又有数个手爪马上就要近身。

    手中剑舞了个剑花堪堪护住全身,手爪一触即崩,没有丝毫能量波动。

    这个动作让高兴非常别扭,以往直来直去,大开大阖的战斗方式才是最适合他的,然而并不是所有敌人都会给他发挥的机会。

    高兴深深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但现在显然不是自我检讨并改正的好时机。

    “师傅帮帮忙。”高兴心底直接呼唤老和尚,这是目前效率最高最快的方法。

    他不怕死,但是大丈夫必须死的重于泰山!

    “天缺收了吧,这种情况剑的作用不大,身体交给我,很快。”

    老和尚沉声说道,语气中听不出什么其他情绪。

    高兴依言收回了天缺,赤手空拳之下,近身的手爪更显危险,成百上千的手爪向着高兴飞来,远处镜子中的手爪仍然前仆后继。

    高兴突然打了个哆嗦。

    刺骨的寒冷感淋遍全身,仿佛赤身裸体跳进了零度海水之中,结成冰晶的小冰碴在身体表面与皮肤发生亲密剐蹭,那个酸爽的触感让高兴致死难忘。

    我槽,真特么冷!

    这是高兴意识沉睡前的最后感觉。

    只见高兴的身体突然原地坐下,双手合十置于胸前,高昂的头微微地下,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身体内蕴含的经文能量开始向体外散发,经轮上的一个个经文字四散飞舞在高兴身周,晶莹透亮的文字散发着柔和的金光,也不主动进攻,只是在高兴周身一米的范围内上下飞舞,默默积攒数量。

    一股浩然的佛气从此刻高兴的身体上散发出来。

    相较于之前剑锋的犀利,现在的气势柔和,但宽广。

    高兴的诵经声由小及大,由近及远,借助无数镜子的传播,将整个空间完全覆盖。

    瞿镜开的主场,现在反被老和尚利用。

    诵经声越来越大,经文字在积攒到一定数量之后,开始在空间内按照经轮的嵌套模式运转,透过镜子,一个变万个,万个再生万个。

    空间内赤白的光线已经被金黄所取代。

    高兴平缓的诵经声开始变的急促,重音全部放在了几个突出的音节上。

    仿佛得到了命令一般,规律运转的经文字突然打乱了次序,各自向最邻近的镜子飞去。

    经文字一头撞在镜面上,乍一接触便被碰的支离破碎,然而镜子的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无数经文字不要命的撞击之后,终于,远处的一面镜子镜面开始奔溃。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高兴坐定的身躯突然站起,身影开始模糊,再次清晰之时,老和尚的面容已经取代了高兴出现在原地,保持双手合十的老和尚抬腿往前迈步,嘴里念道。

    “我乃地藏经灵,

    代佛巡视人间,

    尔等天魔,

    曲曲雕虫之计,

    也敢以卵来碰?”

    老和尚一步步稳健的走着,每一步轻轻落下,地面都会随之震颤,百面大镜同时崩溃,随之崩溃的还有镜面中的手爪。

    再一步,数千面大镜毁于一旦。

    老和尚步伐很慢,每一个重音出口,都会有无数镜面自动奔溃。

    场间的的镜面飞速减少,老和尚离正对面的大镜越来越近。

    眼见距离大镜还有三步距离,天缺剑不唤自现。

    悬浮在老和尚头顶,剑尖指天,嗡鸣声遍布剑身周围。

    老和尚抬脚再迈,

    “地藏灵剑天缺,”

    一步,

    “斩天魔,毁魔性,”

    两步,

    “去魔根,灰飞烟灭!”

    第三步落下,天缺剑芒由黄见红,整个空间的经文字仿佛都在为它提供能量。

    形象夸张的剑芒狠狠挥下!

    咔!镜沿在碰触的瞬间直接碎裂。

    咔咔,镜面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横跨镜体。

    大裂痕出现后产生了连锁效应,无数小裂痕以大裂痕为起点开始向四周进发。

    一时间,空间内都是镜面碎裂的咔咔声,不绝于耳。

    镜中瞿镜开的影像也随着裂痕变的四分五裂,形象扭曲。

    碎裂的镜面无法支撑大镜继续伫立,镜身开始歪斜倾倒,大块大块的碎渣掉落到地上。

    虚幻世界再次崩溃,老和尚与瞿镜开同时回到了天机塔中的空间。

    瞿镜开胸口处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虚幻世界的碎片被倒吸回去,胸膛剧烈起伏,脸色由紫变红,由红及白。

    两个深呼吸后,一切归于平静。

    瞿镜开好像有些虚弱,一直胳膊搭在镜延,只靠双腿目前无法保持站立。

    “原来是天选意志,想不到想不到。”

    回到现实中后,老和尚的本体开始虚华,似一道光影,逐渐消散于空气之中。

    高兴的身形显现出来,额头聚集了无数的汗珠,打湿了刘海,顺着脸颊流下来。

    秦芊语关切的看着高兴的脸,双手在高兴手臂胸膛在摸来摸去。

    刚果镜中的一切都在她眼前发生,眼看着高兴颓然倒地,然后又跳起来挥剑劈砍,眼看着无数的手爪冲他而去,眼看着他奋力的反抗。

    上下打量了一遍,发现并没有显著的外伤,腾腾狂跳的心脏才慢慢放缓。

    “没事吧?”秦芊语的语气中透出七分关切,还有三分并不明显的爱意。

    高兴轻轻拍了拍秦芊语抓在他胳膊上的手,示意她放心。

    “多有得罪,纯为自保,前辈见谅。”

    高兴微微欠身,刚刚他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观察此时瞿镜开的状况,刚刚的对决老和尚明显是占了上风。

    “经灵本相果然佛力无边,娃娃,意志选择了你是莫大的机缘,定要守住本心。切记切记。”

    瞿镜开尽力保持身体直立,语重心长的说道。

    高兴听的一头雾水,天魔是敌非友,于情于理都不该说这些云里雾里的话。

    “定不辱使命。”

    高兴再次欠身行礼。

    “去吧,镜子后面就是下一层。”

    瞿镜开闪身让开,大镜表面显示的是无尽星空,如迎风的风车,缓缓旋转。

    眼看着高兴与秦芊语身影消失在镜中星空下,瞿镜开抬手一挥,一面微小的镜子顺着星空向天际飞去。

    紧了不与地藏为敌......

    消息必须传回域外。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