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25 人形解药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驱车回到秦家大宅已是半夜。

    在无数值班卫队和佣人管家异样的眼光中,高兴从车里把秦芊语抱了出来,并一直送到了三楼的闺房中。

    秦芊语在车上中途已经沉沉睡去,高兴轻轻将她放在专属的粉红色大床上,没想到如此御姐范的姑娘选择颜色上竟然如此少女心,屋子里大部分的陈设都是粉红色的,包括散落在床上沙发上椅子上的内衣和内裤。

    早有管家将已经睡下的秦老爷子请了出来。

    这是秦老爷子休息之前再三嘱咐的。

    陪在老爷子身边的还有一对中年夫妇,想来应该是秦芊语的父亲和母亲。

    高兴从楼上下来,分别和中年男女握了握手。

    “老爷子,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休息,但是有个事必须跟您汇报一下,这是我的职责。”

    “怎么了?是不是小语有什么问题?”中年女人一脸焦急,毫不掩饰对秦芊语的关切之情。

    通过刚刚的寒暄高兴知道,这是秦芊语的母亲,瑜美人。

    “今天碰到了一个相师,他说秦小姐应该是中了一种叫做醒时鸳的毒。”

    “中毒?”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十指紧紧绞在一起。

    秦芊语的父亲秦世青看了看秦老爷子,又看了看高兴,低头陷入思考之中。

    “可知道这是什么毒?”相比较中年夫妇,秦老爷子显得比较淡定。

    “简单的说,恶灵缠身,那位相师说只能以灵克灵才能有解。”高兴的手肘支在两条大腿上,淡淡说道。

    “这个相师是什么人?说的话可信么?”秦世青结束思考,抬头问道。

    “中年男子,没有手臂,自称是南河区金沙江路人,具体姓名没问。”

    “是否衣着朴素,形容枯槁,头发还乱糟糟的?”

    高兴努力回忆了下,点了点头。

    秦世青的脸色惨白,悠悠的说,

    “他姓知,叫知晓,特别有名的一个相师,不少达官显贵争着找他测算吉凶,号称前知一百年后知一百年,据说灵验的很。”

    秦夫人闻言方寸大乱,无处安放的双手显得异常紧张。

    身边的爱人赶紧抓住了女人颤抖的双手,入手一片冰凉。

    “我的小语,我的小语,这可

    怎么办。”秦夫人明显已带上了哭腔,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打转。

    秦老爷子眉头紧锁,继续问道。

    “以灵克灵是什么意思?”

    “找一个强大的灵体,将秦小姐体内的毒灵逼出来。”

    “我秦家都是普通人,去哪里找这种强大的灵体呢?”

    “听说今年轮到秦家接管天机塔。”

    秦老爷子一直盯着高兴看,闻言一愣,随意笑道,

    “我说找老丁借人怎么这么痛快,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

    高兴没有接话,感觉脸上烧烧的,臊臊的。

    大厅里侍立在一旁的无数仆妇管家早已被挥退,偌大的空间里突然没了人声,显得异常安静。

    长久的沉默之后,秦老爷子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不瞒你说,天机塔的事项是最高机密,按理说不到开启时间是不能为了私人目的随意开启的,但是为了救我的孙女,我不得不寻私......”

    秦老爷子盯着高兴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

    “可有把握治好小语?”

    高兴略略思考之后回道,“尽力而为。”

    秦老爷子点了点头,似乎对高兴很满意,之前是对这个人很满意,而现在是他负责任的态度。

    高兴躺在三楼最里间客房的大床上,干净的床单和被褥散发着一股清新的香气,草草洗了个澡,四仰八叉的把自己放在大床的中间,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回放着从中午出门到半夜回来之间遇到的人和事。

    无数次的确认之后,高兴得出结论,她的毒不是今天被下的,应该是在高兴还没有接触她之前,被人盯上的。

    这是一场针对秦家有预谋的算计。

    正值高兴心思活络刚刚得出结论的空档,只听门锁清脆的一响,客房厚重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小缝,一个清瘦的人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然后又轻轻的关上了门。

    人影走到大床边,大落地窗透进的月光照在她身上,映衬出一件粉红色的清凉睡衣,两条肩带随意的跨在肩膀上,胸前很少的布料被高高的顶起,漏出了中间虽不深邃但异常迷人的沟壑,腰身的曲线在贴身睡裙的衬托下显得异常诱惑,下摆堪堪遮住屁股,两条修长健美的大腿完美的暴露在月光下。

    人影先是双

    手支在大床边上往里探索,两条大腿相继跟上了双手的步伐,胸前的丰满此刻已经完全暴露在高兴面前,随着她并不快速的爬动颤颤巍巍,一头靓丽长发遮掩下的小脸逐渐清晰,正是高兴看着她熟睡过去的秦芊语。

    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她醒了过来,并且鬼使神差的闯进了高兴的房间,爬到了他的床上。

    “高兴哥哥,人家醒过来没有看见你,好不开心,”

    她的鼻子距离高兴的脸不超过二十公分,说话时吐气如兰。

    “你陪人家睡好不好?”

    秦芊语说话间已经压在了高兴身上,头枕在高兴的肩膀上,不算丰满的上围顶住高兴的胸膛,展示着惊人的弹性,大腿微屈,紧紧贴合着高兴的下半身。

    这样还嫌不够,将脖子下面高兴的胳膊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用左手的食指在高兴的胸前一圈一圈的画圆。

    “你个妖精!”高兴咬着后槽牙恨恨的说,他现在天人交战,每一秒都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就是妖精,专吃小男孩,不服你咬我呀。”秦芊语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左手的画圈已经变成了抚摸。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看非礼勿碰非礼......非礼啊!

    高兴此刻只想大喊非礼。

    然而理智小人已经被禽兽小人一剑斩于脚下!

    高兴只感觉一股热血冲进大脑,兽性大发,恨不能把身边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用最残酷的方法蹂躏千百遍。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然而当他做好了准备想要把将身旁的女孩就地正法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带着甜甜的笑意又一次睡着了。

    高兴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被撩拨的不上不下的处男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有心想把睡着的女孩弄醒然后强推,理智小人恰到好处的回光返照告诉了他如今的女孩并不是真正的女孩,欺负人不算英雄好汉!

    这可苦了此刻充血立正展示着自己狰狞面孔的小高兴,它孤单的站着。

    然后就站成了永恒。

    左手搂着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高兴此刻觉得自己特别像个傻逼。

    如果!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一定一定要办了她!

    这是高兴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