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24 无臂相师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扶我起来。”秦芊语红着脸低声说道。

    高兴忍着巨大的诱惑终于完成了按摩的所有步骤,他扶着秦芊语的胳膊,索性把另一只高跟鞋也替她脱了下来,陪着她一瘸一拐的走到河边。

    河边的微风将她的长发吹起,露出了漂亮的侧脸,修长的身躯微微前倾,把所有的重量都交给了河边的护栏。

    “啊......”她突然冲着河对岸的方向大喊,直到声嘶力竭,小脸憋的通红才不得不停下。

    高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压力的释放,身边这个妹子整个都变得轻快了很多。

    她的侧脸上终于带上了一丝笑意。

    没有压抑,纯真的笑。

    “今天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就得挨巴掌了。”秦芊语一脸笑意的看着高兴,开心的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明媚的光芒。

    “没什么,总不能看着你挨打。”高兴摸摸后脑勺,其实大多数时候,跟女孩子沟通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好厉害!那么多人你三拳两脚就都打趴下了,练过功夫?”秦芊语的眼神都变了,一脸崇拜的看着高兴。

    “跟着师傅学过几手,也不算功夫,学来防身的,”高兴被她炙热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

    “那你教我好不好?我学会了就不怕坏人了。”秦芊语双手捧心,一脸乞求的看着高兴,两人本身离的就不远,这一侧身,差点就扑到高兴怀里了。

    高兴也吓了一跳,感觉怪怪的,但是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好不好,好不好嘛!”秦芊语越来越过分,见高兴没有反应,直接抓着他的胳膊摇来摇去,不时还碰触一下自己并不丰满但胜在挺翘的丰满,声音嗲的让人听了听头发麻。

    高兴心里这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重,虽然才刚刚接触一天,但是这白天跟晚上的差别也未免太大了点。

    高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胳膊继续撒娇式的进攻。

    见高兴还是不搭理她,秦芊语直接把头靠在了高兴的肩膀上。

    高兴一下子囧住了,挺直了身体,一动不敢动。

    “咳咳,两位缘主,无意冒犯,打扰了,只是这大半夜路遇二位,也算是有缘,在下略懂相术,不如我给二位看看面相如何?如若说的不准,分文不取。”

    一个洪亮的中年男声救了正处于窘境的高兴。

    高兴顺势把被秦芊语抱住的胳膊抽了出来,见她还是不依不饶,只能勉强将女孩的手握在了手心里,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对面几米之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面容消瘦,高鼻阔口,稀疏的头发如多日未打理的杂草,随意的纠结在一起,身上的衣服陈旧但还算整洁,只是两条手臂处空荡荡的,任袖管耷拉在身体两侧。

    在高兴打量中年男人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俩。

    高兴的表情正常,秦芊语一脸的妩媚,表情羞涩的就如刚刚坠入热恋的二八少女,偶尔瞥向高兴的眼神恨不得将他融化。

    无臂男子眉头皱了皱,随后展开,开口说道。

    “在下自十五岁师成之后,前后看相三十余载,对于世人所问所惑皆能解释一二,今见二位郎才女貌,男如潘安在世,女有西施之姿,登地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不瞒二位在下其实专攻姻缘一相,看过的痴男怨女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见二位眉心朱红聚而不散,近期恐有感情不和,烂桃傍身之灾啊,在下这里有一计可化解,不知二位......”

    江湖骗子!高兴本来因为男人替他解围心存感激,结果越听越离谱,索性拉着秦芊语的手转身就要走。

    “诶,别走哇,我还没说完呢,”本来在那自顾自滔滔不绝仿佛背书一样摇头晃脑,偶一睁眼见对面两人已经转身往后走了,便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大喊。

    “小哥我见你天庭圆阔,眉眼含情,此生是一个桃花满地的大好命啊,不缺女人不缺钱,要什么就能有什么......”

    扯淡!

    高兴越听越气,什么桃花满地!什么不缺女人!不缺女人老子都二十岁了为什么还是个处男?你给我解释一下啊?

    见二人越走越快,无臂男人急了,大吼了一声,

    “这女娃就不太好了!”

    高兴闻言下意识停住了,转身问道,“怎么个不好法?”

    旁边的秦芊语乖巧的像一只小猫,右手被高兴紧紧攥在手里,毫不掩饰爱慕之意的双眼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她被人下了毒。”

    无臂男人沉声说道,声音不大,高兴刚刚好能听到。

    话音刚落,就感到周围的空气突然为之一紧,一股浓烈的杀气将他周围半径一百米之内的区域全部包围。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你有什么目的?”

    高兴以最快速度进入战斗状态,之前一直可以压制的经文能量彻底放开限制,他的双眼锁定了无臂男子的方位,默默防备着对方的一切。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无臂男子主动的退后了两步。

    “你最好让我感受到你的诚意。”天缺接受召唤出现在高兴身旁,如闪电般飞驰向无臂男子,眨眼功夫,剑尖已经直指无臂男子的眼球,距离不大于零点零一毫米,剑身嗡鸣,兴奋的一塌糊涂。

    难得的是,无臂男子一动没动,用无言的行动展示着自己的诚意。

    接下来是短暂的沉默。

    高兴挥了挥手,天缺原地消失,施加在无臂男人身上的感知力也被高兴收了回来,通过对敌我双方的大概判断,高兴对于击杀这个男人有着必然的把握,而且他发现,这个无臂男人的身上一点灵力的波动都没有。

    这就是个普通人。

    而且他感兴趣的是刚刚无臂男子说的内容。

    “你刚刚说她中毒?详细解释一下。”

    沉默之后,高兴主动开口。

    无臂男人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锋利无比的剑尖直指眼球不是谁都能够正面承受的,他正了正身姿,努力不让自

    己的僵硬身体表现的过分难看。

    “这女孩子近期是不是性格反差特别巨大?”无臂男子问道,

    “就是那种突然的变化,让人根本接受不了的那种?”

    高兴心里咯噔一下。

    见高兴没说话只看着地面发愣,无臂男接着说,

    “她被人下了毒,这种毒叫做醒时鸳。”

    高兴看了秦芊语一眼,对方的头又一次搭在了自己肩上,不时磨蹭两下。

    “你看她现在的样子,脸色潮红,双腿明显绞在一起,恨不得整个人揉进你的身体里。”无臂男子挑了挑下巴,一脸幸灾乐祸看着高兴。

    “说详细点。”高兴很难受,有心想将女孩子一把推开,却又被一次次肉体厮磨带来的阵阵快感击败。

    “醒时鸳,需抽取199个因爱生恨,含恨而死的怨灵之力,以秘术重炼成为一个新的毒灵,植入宿主体内。”

    “这样下去会怎么样?”

    “性情大变,毒灵的灵力会逐步影响宿主本身,做出一些不由自主的行为,比如这位,明显是情毒入体,病入膏肓。”

    “这毒怎么解?”

    “无解。”

    ……

    高兴表情变得异常凝重,想起秦老爷子来找自己,看样子对于他孙女的情况并不知情。

    什么时候被下的毒?从秦家大宅出来之后,秦芊语一直都没离开过他的视线。

    “不解会怎样?”高兴的思维一时堵塞,如无头苍蝇般乱撞。

    “症状会越来越重,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女人情毒入体,得不到合理发泄的话,很伤身,毒灵会一点一点吞噬宿主的主体。”

    “最后会怎样?”

    “会死。”

    “没的救?”高兴的眉心已经拧成了川字型。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大半天相处下来,除了性格刁蛮说话比较冲之外,对这个女人的观感还是不错的。

    “除非找到强大的灵体,将毒灵生生从体内打出来,但是会有两个实际的问题,

    第一,灵体去哪找,

    第二,找到了,凭什么帮忙。”

    “这个我来解决,怎么能把她弄清醒?”

    “没办法,只能等她自己清醒。”

    “为什么帮我们?”

    “缘分,都是缘分,两位缘主如果觉得我说的准,以后有需要尽可以找我,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见无臂男子又要开始长篇大论,高兴一阵心烦。

    秦芊语浑身瘫软,恨不能像树袋熊一样挂在高兴身上。

    高兴弯下身,左手环腰,右手从膝盖下抱过,稍微一用力,将秦芊语抱了起来,凭着记忆往车的方向走去。

    “在哪能找到你?”高兴头也没回的高声问了一句。

    “南湖区金沙江路124号。”无臂男子高声回答,笑容归于平静。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