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10天选意志

时间:2020-02-26作者:豁然园老五

    “三十年前,天选意志继承人意外死亡,我和第一任理事费劲千辛万苦才重新找到意志,”

    “天选意志?那是什么?”

    “是秩序的管理者,神佛在人间的代言人。”

    “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十岁的时候,意志选择了你,作为新的传人。”

    “那安排我进保密局干引路人也是为了天选意志?”

    “对,十年时间意志没有任何苏醒的征兆,让你做引路人是提前适应灵力,也是为了唤醒意志提前做准备。”

    “第三关考验是什么?”

    “这一关考验叫心魔,会将你心底的负面情绪无限放大,”

    “你是故意的吧?”

    “是。必须以强劲的外部力量刺激你的本体,迫使意志苏醒。”

    “考核不过的话会怎么样?”

    “对心智可能会有永久性伤害,严重的话,会死。”

    然后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高兴和老丁头都没再说话。

    呼……高兴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

    “还有呢?不能都是坏处,一点好处没有吧?”高兴当先开口打破了让人窒息的沉默。

    “天选意志代神佛在人间巡视,一旦苏醒,号称战力第一。”

    “也就是我现在很强?”高兴一听战力第一,虽然没有具体认知,但是还是觉得捡了一个大便宜。

    “这个…要看你能和意志融合到什么程度。”

    “那这东西有啥用?”高兴指着胳膊上的花纹问道。

    “我也不知道,之前没有过意志主动跟继承人沟通的先例,得容我研究研究。”

    “还有一个问题,那个老和尚是谁?”

    “他是地藏之音,地藏王菩萨讲经时孕育出的经灵,七大天选意志之一。”

    “天选意志有七份?”

    “对,津城卫有一份档案上关于天选意志的描述是这么写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见过地藏传人,其他的意志传人还没在津城出现过。”

    “那现在我需要做什么?”

    “好好养伤,一周之后参加授勋仪式。”

    “我感觉还好,”高兴从床上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臂,发现刚刚醒过来时的无力感已经消失不见了。

    “地藏之灵在关键时刻苏醒救了你一命,虽然死不了,但是心魔对你的影响比你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必须听我的!”

    “嘿嘿嘿,正事说完了,现在咱们论论私事,臭老头,这次又坑我,还差点坑死我,怎么算?”高兴学着老丁头的淫邪笑容,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竟然有老丁头八分神韵。

    老丁头仿佛三九天迎头被泼一盆凉水,浑身一激灵,他本能的摸了摸腰间的钱包,见它还在,轻轻送了一口气,

    “古韵楼,点完菜报我的名字。”说完老丁头回身往外走,忍着心头滴血的剧痛,他是一个标准的守财奴,这些年被高兴正坑反坑花式坑已经

    把他那点可怜的工资折腾的差不多了。

    “一个礼拜!”高兴高声喊道。

    老丁头的脚步一哆嗦,高兴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粉碎的声音。

    “还有,叫谢一来陪我!”

    老丁头摆了摆手走出了屋子。

    欧耶!高兴四仰八叉的重新躺回床上,左手指向天花板,做出了胜利的手势。

    “老谢,你这大片砍果然不是白练的!”

    高兴翘着二郎腿斜靠在床头上,伸手接过谢一递给他的苹果,紧嚼两口把嘴里的葡萄咽掉,含糊不清的说。

    “嘿嘿,这苹果不错,”水果刀在谢一的手里轻轻颤动,一个白嫩的苹果就出现在眼前,果皮晶莹剔透,基本不带一点果肉,这精湛的刀法肯定是经过一番苦练的。

    “老弟,听我师傅说第三关过的最快的是你,反正左右也没事,你给哥讲讲,你的考验是啥?”

    高兴三口两口把手里的苹果啃了个干干净净,随手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双眼微闭,紫色烟雾缭绕,感受着灵力的滋润,舒服的脚丫子在空中画圈,那姿势,要多销魂有多销魂。

    “啊?我的考验……是把刀。”

    “刀?”

    “嗯,赢了棋之后我被传送到了幽闭空间里,一把黑色的巨刃悬浮在半空,通体黑色,其实它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刀,因为它没有明显的刀背,也没开刃,甚至连把手都没有,”

    “那不就是块铁么?”

    “不,它肯定是刀,我从没感受那那么强烈的刀意。”

    “刀意是啥?”

    “嗯……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师傅跟我说练刀的人,如果想要有所成,必需去感受刀意,如果感受不到,一辈子充其量也就是个学徒水准。”

    谢一说到这有点儿不好意思,手里的水果刀刷刷一闪,一颗削好的桃子露出了它白嫩的果肉。

    “我悟性不好,练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感受到。”

    “那你咋能确定那块铁……哦不,那把刀,有刀意呢?”

    “起初只是低沉的嗡鸣声,刀身微微颤抖,散发着刺骨的寒意,只要一靠近,浑身汗毛根根直立,那个感觉特别不舒服。”

    “然后呐?”

    “然后…...”谢一咽了咽唾沫,努力回忆着当时发生的事情

    “我被巨刃那股锋利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心里害怕,本能的想往后躲,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刀自己动了。”

    高兴没说话,他自己也体验过心魔的力量,面对百倍于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恐惧,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他比谁都能感同深受。

    “我的刀撕裂了背袋来到我身前,同样低低的散发出嗡鸣声,比巨刃弱很多,但是我在它身上感受到了战意。”

    “刀…成精了?”

    “我知道这应该是一场考验,既然刀都有战意,那我也不能怂啊。”

    “你跟那块铁干了一架?”

    “嗯,对劈了三刀。”

    “第一刀和第二刀只是单凭肉身力量劈出去的,结果连人带刀直接被震飞,后来琢磨了一下,肉身力量不足,和一把形成刀意的巨刃对劈,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说起来还

    得感谢你哥,你跟将星最后那一刀给了我很大启发。

    “哦?”高兴听到居然还有自己的戏份,心里美滋滋。

    “你当时劈将星那一刀,给我的冲击特别强烈,整个人和刀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我看到了与之前所学的完全不同的一种运气方式,那一刻就觉得刀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哥你别跟我藏私,你之前真的没学过刀么?”谢一问道。

    “这个……嘿嘿,咱们以后再聊,先说你,那你最后一刀是学我的了?”高兴美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

    “我学着你的运气方式重新聚力,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全身,最直观的就是手里的刀在不自觉颤抖,对,是颤抖,它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它在激动!”

    “这是我学刀以来砍出的最强一刀,之前的两次对砍都是一触而溃,明显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这一刀劈下去,那股舒畅的撞击感前所未有,浑身的细胞都在欢呼,我收刀回来想要再砍一刀,结果发现黑色的巨刃渐渐消失了,然后我就被传送了出来。”

    “啧啧,你感受到了刀意。”高兴拿起桌上的大白桃,一口下去,满嘴流汁。

    “嗯,问过丁理事,他说我已经初步领悟了,还得继续磨炼。”谢一一脸喜悦,对于一个学刀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突破桎梏,提升实力来的让人喜悦。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吧,跟着哥混,有肉吃有酒喝有妞泡!”高兴发自心底的替谢一高兴,然后臭屁高再次上线。

    “大恩不言谢,以后小弟给你当牛做马赴汤蹈火绝不皱一下眉头!”谢一一脸真诚的说。

    “好说好说,以后咱哥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高兴,该吃药喽!”门外伸进来一张可爱的小圆脸,

    “你怎么又抽烟!跟你说了多少次啦,疗养院不能抽!不能抽!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数嘛?治不了你了是吧?”

    小圆脸的主人看见了高兴手里还没掐灭的烟头,猛地推开房门,噔噔噔几步走到床前,双手叉腰,一脸气愤的说道。

    一头暗棕色大波浪垂在胸前,一件小巧的护士服遮住了她傲人的双峰,个子不高,前凸后翘,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小圆脸此刻由于气愤小嘴微撅,搭配上白色的制服,颇有一股诱惑的味道。

    “额,小姐姐我错了,”高兴赶紧顺着窗户弹飞了烟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小圆脸。

    “以后还抽不抽了?”

    “不抽了。”

    “听不听话?”

    “保证乖乖听话。”

    “吃不吃药?”

    “吃!你让我吃多少我就吃多少!”

    “哼,信你才怪。”

    嘴里嘟囔着没有影响到她手上的速度,从推过来的车上拿出了一堆小药瓶,倒了一杯水,然后眼看着高兴一颗一颗犹如吃毒药一般把一大把胶囊全部吃完,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扭着小屁股走了出去。

    “哥,这婆娘怎么这么凶?”

    “萝莉有三宝,身娇、体柔、易推倒!你还小,不懂。”高兴一脸高深的说道,眼珠子盯着小圆脸的屁股,久久无法移开。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