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特种炊事班 第三百三十七章 生死局

时间:2018-07-29作者:天使归属地

    ,!

    这就是鬼瞳佩刀的由来,也是妖刀名噪天下的原因,这柄刀上不知被抹去过多少人的血液,所以每每这柄妖刀还没出鞘,周围的人或者物已经感受到了它的冰冷,更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它的存在而胆寒。

    此刻那柄妖刀就悬挂在鬼瞳的腰间,和他国家绝大多数武士佩戴的位置一样,位于主手位的另外一边。

    不夸张地说我感觉只要那刀一出鞘就会引来血雨腥风,而且是那种不见几个人的血是不会归鞘的。

    “既然是给你的刀,那一切就按照你们的规矩来吧!”鬼瞳有些不大情愿地说道,毕竟这一切还需要大把的时间,这也就推迟了比斗的时间,让他的梦想又推迟实现了很长时间。

    说是沐浴更衣什么的其实只是个噱头,在这种环境下又怎么可能做到,故而我也只是简单地整理了下衣服,让身上看上去整洁一些,然后借着人家营地里的水将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擦拭了一遍。

    为了体现诚意鬼瞳还帮忙弄来一张桌子,同时将没有食用的果品和整鸡整鸭放在了木桌子上,另外还帮忙启了一瓶酒。

    我郑重其事地将那个木盒连同菜刀一起放在了桌子上面,整个现场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亚洲人,鬼瞳的这些手下大多也都是当地土著,在他们的意识里,能够让自己跪拜的大概只有自己部落信奉的图腾神外加上荒原上那些知名的大祭司了。

    向如此大张旗鼓去对待一把刀,他们绝对是第一次见到,故而许多人都表示很好奇,当然更多的是不解。

    让刀认主通常有两种方法,一种就像那些玄幻小说里似的,划破手指在兵器上滴上两滴,不过人家那是灵器认主,之后两者之间会产生一种联系,甚至交流都不成问题,而像平凡世界的我们,只是在这些宝刀上留下自己的记号,其实就是类似于签名的那种,只不过留下的是血。

    另外一种就有点悬了,大家在影视剧和动漫里也都看过,就是将刀高高抛起,然后单臂伸直,看刀是否会伤到自己。

    不过无论是哪种都只是一个噱头,真要按照科学理论来说,这些都是不成立的,刀这东西谁用都成,只不过就看你顺不顺手罢了,那些所谓的滴血认主,抛刀验主都只是在把刀的品质夸大同时将其神化而已。

    本来我不信那些,就连搞这些仪式也是想让自己多休息片刻,至于认主的事儿我更多的是为了搪塞鬼瞳。

    很是客气地将菜刀拿起,好家伙这刀可真够重的,看着和平日里我用的那些刀差不多大小差不多厚度,可还真压手,不过比这还重的大勺我都能颠的起来,又怎么会连把刀都拿不住。

    手腕一翻将刀平至于身前,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在刀尖处轻碰了一下,不得不说鬼瞳铸的这把刀实在是太锋利了,只是轻碰一下甚至连划动的动作都没有,我的手指肚上就已经出现了血珠。

    轻挤之下让其流的更多一些,然后在刀身上抹了一下,一抹红色就那样印在了刀身之上,有点扎眼但很快颜色就黯淡了下去。

    本以为会在刀上留下痕迹,可谁知在我不小心倾斜一下后,那几滴血液竟然顺着刀身滑落到了地上。

    当血液落地的瞬间,我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了一位复姓大侠的名号,记得他用的是柄宝剑,杀人不见血是他的招牌,看来日后用这把刀我或许能成为杀猪、杀鸡、杀鱼不见血的大厨了吧。

    所谓的仪式终于结束了,鬼瞳在一旁鼓掌叫好道:“太好了,终于结束了,同时恭喜先生获得宝刀啊!”

    我在心里轻斥了他一口,我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菜刀认完主就可以比试了,他不高兴才怪,不过面子上我还不能这么说,于是很客气地对他说道:“这还要感谢鬼瞳先生的赠予,要不是您,我还得不到这么好的刀呢!”

    寒暄过后,鬼瞳自然会进入正题,他用手指了指挂在自己腰间的那柄妖刀,然后对我说道:“解瑞龙先生,我的这把刀已经散发出了浓浓战意,不知你我的最后一局比斗可否开始了?”

    最后一局,可就真的是最后一局了,不死不休的生死之斗,这年头谁还不愿意活着呢,可为了某些事情,即便是生死也得让步,但我还想在争取一下,万一这鬼瞳一时脑袋不正常应了我的请求,那我们岂不是就不用拼个你死我活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理想总是完美的,而现实却永远都是残酷的,让鬼瞳这个把比试当成日常生活当成爱好的家伙去放弃,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所以我没能成功。

    被迫站在了他的对手位上,手里握着沉重的菜刀,可同样沉重的还有自己的内心,我没有拉什么架势,就是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鬼瞳看了我一眼,然后探手将那柄妖刀给拽了出来,虽然是白天,但还是在当空打了一道白光,说摄人心魄夸张了些,但眼睛是真的被晃得睁不开了。

    在那把刀被拽出的时候,我就感觉手上多了一丝拉扯,菜刀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吸引似的,一边向前够着一边不断颤抖着刀身。

    待光芒隐去后,我这才看清鬼瞳手上的那柄刀,那哪里是什么亮白的刀身,那分明就是一道血红的闪电,很典型地武士刀形状,两指宽,薄如蝉翼,但其韧度却是极佳,上面呈乌红色,而且很吸光,可刚才的闪光是从哪里来的,顺着刀身上下看去,在鬼瞳轻转刀身的时候,我这才发现了端倪,所谓的精光原来是刀刃传来的,由此可见其锋利的程度。

    “怎么样,我这柄刀还入先生的法眼吧,它虽不如村正那般有名,但其威力却丝毫不弱。”鬼瞳颇为自豪地说道,同时用手轻抚着刀身。

    虽站在远处,但我却隐约听到一丝嗡鸣,那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宠物在和自己的主人撒娇一样,幻觉一定是幻觉,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死器。

    “它刚才告诉我说它饿了,想吃东西了,而你手上的刀就是它最好的食物,而你的血液则是它最喜欢的甘泉,解瑞龙先生,永别了。”听鬼瞳的意思就好像我今天必死无疑一般。

    这种事情换成谁也不会高兴,而我也并非是那种好脾气,故而一股怒火直冲顶梁,相信只要鬼瞳那边一往上冲我便会给他来一个力劈华山。

    手中菜刀或许没他那柄刀好,但是就凭其重量我就不信砸不掉那柄血刃,故而我暗自攒足力气,准备着给鬼瞳来这么一个见面礼。

    可能是同他的宝刀交流完了,鬼瞳猛地抬头看向我,此时的他与之前完全就是两个人,之前的他还算有棱有角,可现在这家伙却光滑圆润的很,只不过这种光滑的边缘却满是锋利的刃。

    在首战的时候我便领略这家伙所谓的人刀合一的境界,那会儿要不是有阿彪帮忙,我可能还真打不过他,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淬炼,我也已经不是当年的我。

    鬼瞳虽然整个人的气势改变了,但他的性子却是依旧,还是特别的着急,亮相还没稳呢,这家伙已经冲了出来。

    他的姿势有些怪异,双腿抬起的高度很是夸张,大腿都快同身体呈九十度直角了,更为诡异的是,当你看向他的时候,你一定会惊呼,因为你看到的鬼瞳好像是在用一条腿朝我冲来,不过速度却比大部分人两条腿跑起来还要快。

    略微眯起眼睛,我这才看明白,所谓的一条腿,其实是鬼瞳双腿交替的速度太快,这才误看成是一条腿。

    单凭这一手我敢断定哪怕是白宇全盛时期也很难跑的过鬼瞳,现在这家伙完全可以用非人类来形容,不过这会儿可容不得我有半点马虎。

    几乎眨眼间鬼瞳就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一切从速,双臂抡圆了斜着朝我的肩头劈来。

    上不闪身,同时双腿成弓步,然后双手握刀自下而上猛地向上一扬。

    电闪雷鸣夸张了,惊天动地更是不可能,但那声音也似虎啸龙吟了,震得我的耳朵嗡嗡直响。

    另外我只感觉手臂一沉,想象中地轻松将人磕飞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原来那柄刀看似薄如蝉翼,可实际上也是相当厚重的。

    如此看来拼谁力气大是不怎么现实了,像我们俩这种水平的,早就不习惯打铁了,故而接下来拼的完全是技巧和招式。

    鬼瞳的刀法延续了武士道精神,大开大合但又不失取巧,而我则继承了李虎的庖丁解牛,只见菜刀上下翻飞,不断地去找鬼瞳的身体,相信只要刀碰到他身上,就得下来一大块儿肉。

    看着虽然激烈,可实际上我们两个谁都没讨到便宜,刀都是在即将碰到对方刀的时候便停了下来,没办法这可是玩命的家伙,对方手上的又都是宝家伙,真要是把它给拼坏了,那接下来拼的可就真的是命了。

    鬼瞳的刀占着一个优点和一个缺点,优点是他的刀前面带尖,有时候还可以选择刺杀,而且刀身长劈砍的范围也比较长,至于缺点嘛也和刀身长有关系,由于刀体的缘故很多巧招他都用不了,毕竟他还是担心自己不留神会划伤自己,当然以他的本事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架不住我在一边辅助。

    妖刀有优缺点,我这把菜刀同样,而且我们两个的优缺点完全是反着的,我的刀身太短了,人家隔着半米就能够到我,而我得近身才可能碰到对方,但我的菜刀用好了可以在手上旋转,以各种诡异的角度砍出,如此反倒是弥补了菜刀在长度上的劣势。

    故而这一长一短两柄刀算是遇到了对手,而我和鬼瞳也真正地碰撞出了火花。

    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得见兴奋,而他在我的眼神里看得出高亢,我们都很享受这一切带给我们的感觉,很刺激又让我们受益匪浅。

    武术大家我们称不上,但在战斗中学习这一点我们却是最擅长的,现在比斗的过程其实就是一场学习,最后谁总结的好,谁学的好,没准儿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谁。

    庖丁解牛用完了,我又把从炊事班几位大佬那学的什么六合刀啊、八卦刀啊等等传下来的刀法用了个遍。

    反观鬼瞳却很专一,他一直用着同一种刀法,准确点说那不应该算是刀法,那应该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在他认为对的时机出刀然后砍向自己认为对的方位,然后在对方砍来的时候选择是用刀去挡还是闪躲,所以他的招数可以说是用不尽的。

    当然这家伙的学习能力很强,好几次我刚用过的招,他又原封不断地用了回来,而且角度比我用的时候还要刁钻。

    整个比斗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在出声,移动的声音、刀与刀碰撞的声音,还有大口呼吸的声音。

    至于其他人就好像被屏蔽了一样,不说连大气都不敢喘也差不多了。

    就这样对砍了能有二十分钟,如此暴晒的天气下,不出汗那除非是没有汗腺,要不然不汗流浃背也得汗如雨下了。

    而我们两个自然不会幸免,汗水打湿了彼此的衣襟,不过却并没有影响我们出招的速度。

    阿玉不知道谁占上风谁落下风,更不知谁出现败绩,但同道中人的梅儿却留心地看着一切,如此长时间高强度的运动,对人身体的极限是种挑战,她晓得用不了多久我们两个中的一个就得慢下来,搞不好那个时候就是分出胜败的时候,故而她变得无比的紧张,因为此刻的她竟不希望看到我们两个任何一个受伤更不愿看到我们两个中的一个死去。

    可生死战就是生死战,它的结束只能以死亡为衡量标准,所以不管是谁哪怕关系再亲密也没办法,或许这就是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