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特种炊事班 第三百二十九章 辽菜小队陨落

时间:2018-07-24作者:天使归属地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距离二中队的距离不远,但就是这短短的一段路,战斗就是瞬息万变。

    二中队防守的强度变得愈发的密集起来,竟又将鬼瞳和他的队伍给打了回去,阵营里的战士们冲着排地雷的兄弟们大声喊道:“快点排地雷,再晚点兄弟们就顶不住了!”

    排雷的人也着急,但这工作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得排干净了,要不然一会儿部队经过的时候那损失将会更大。

    身处扫雷指挥位置的战斧此会儿发挥了精神领导的作用,他先是安抚扫雷的兄弟,让其尽可能保证扫雷的彻底,同时鼓励后面的弟兄尽可能地挡住鬼瞳和其队伍的进攻,当然这里面少不了把兵团拽进来。

    随着不断靠近他们,那枪炮的声音越是明显,当时我在心里默念二中队的人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就算有损失也最好降至最低。

    虽这么想但理性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以鬼瞳的性格怎么可能让到嘴的肥肉就这么跑掉,故而我算是带头把战车的速度提升到极限朝着事发地飞奔而去。

    没有阻挡和堵车这一系列的存在可谓是让我们把车速提到了最快,大概几分钟过后我们便看到远处火光四射,那场面跟看一场绚烂的战争大片也差不多少,但这会儿我们可没心情去欣赏,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那四辆小怪物速度算是最快的,它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其射程已经把鬼瞳和他们的部队圈在了里面,所以我连忙命令它们即刻火力支援战斧和二中队。

    这边火炮一响,二中队的防御部队顿感压力骤减,他们大声欢呼着,宣泄着刚才堵在胸口的那一口气。

    战斧这会让则显得更加的兴奋:“看吧,我就说了团长和其他兄弟们是不会忘了我们的,他们一定会来救咱们的,大家再加把劲,争取快些离开这鬼地方,然后再返回头给这些不是人揍的迎头痛击。”

    战士们的回应很干脆,此刻虽然仍没有脱离危险,但他们应该已经开始联想起怎么痛虐敌人的画面了。

    有了小怪物的加入,敌军被压制的很厉害,试图冲击几次可却都被炮火给压了回来,而趁着这个时间,其他战车火炮也都就位,刚才的万炮齐发现在瞬间调换了位置。

    如此一来鬼瞳和他手下的那些人很是郁闷,眼看着把一百多人给吞了,谁曾想他们自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现在人家军团又来支援。

    一条能容纳一辆战车通行的通道就这样在无数子弹的堆积下打开了,战士们招呼着让战友们撤退。

    见地雷阵破了,二中队的战士们更来劲了,所有人一扫之前的颓废,叫喊着朝地雷阵外冲去。

    作为教官,辽菜小队主动担下了殿后的责任,他们五个把一辆战车里的人员喊了出来,让他们先行离开,然后他们钻到里面横在队伍的最后方以防鬼瞳极其队伍偷袭。

    眼看着被围的敌人一点点减少,鬼瞳恨的牙根直痒,他从身边战士手中弄过来一个单兵火箭筒,然后朝着辽菜小队所在的战车便来了一发。

    不过被那四个小怪物逼迫的已经远远超出了火箭弹的发射范围,故而火箭弹在距离战车一百米开外的地方爆炸了。

    鬼瞳气到一把将发射器扔到了地上,地雷阵里面的战士战车越来越少,这会儿要是再不动手的话,那他们的成果也就只有最开始杀死的那几十名士兵和几辆战车了。

    “大人,怎么办,难道咱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离开吗?”一名自认为算是鬼瞳亲信的家伙大声抱怨道。

    鬼瞳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地说道:“你不服气的话就拿着枪或者开着战车上去杀敌啊,在这里和我叫嚣有什么用!”

    那人似乎有些不服气,不过做了几次前冲的架势之后他便放弃了,虽然不甘心但他不傻,就以他的能力,现在冲上去也只有做炮灰的过,至于杀敌立功那基本上想也别想了。

    他是没这个能力,但鬼瞳有,窝火再憋气的,他随手抄起了自己久未使用的一柄狙击步枪。

    现在双方的距离用狙击枪是够不到了,但鬼瞳并没打算放弃,他一弯腰然后快速朝着二中队离开的方向跑去。

    现在战场上已经被硝烟给弥漫了,不管是哪一方更多的时候是在盲射,我们做的是限制鬼瞳一方前进,而鬼瞳一方则尽可能地消灭我们的有生力量。

    一个人单独行动在如此大的场面上真的很不起眼,再加上鬼瞳自身的军事能力,那种提前预判危险的能力绝对不亚于我,故而他在追击的过程中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危险。

    到了合适的位置,鬼瞳直接钻到了草丛里面,然后架起狙击步枪开始瞄准仅剩的二中队士兵。

    不过看来看去他只发现地雷阵里只剩下一辆战车,要说拿他现在的狙击枪去打战车,那累死也打不穿,怎么说那也是有装甲和基本钢板的。

    但由于战车里只能坐下三个人,故而外面还剩下了两个,而这两个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鬼瞳的狙击目标。

    经过长时间训练现在的辽菜小队也可谓是今非昔比,每个人的战斗意识也都堪称大神级别的存在,可奈何这次他们遇到的是鬼瞳,是一个变态级别的存在,故而这也就意味着战场上的悲剧将会发生。

    坐在战车上的是杀猪菜和鸡肉蘑,眼看着最后一名战士从地雷阵逃脱,他们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可就在他们这辆战车也要驶出雷区的时候,警报骤然在他们两个脑海中频闪。

    两人的反应很快,直接从战车上翻了下去,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战车依旧向外移动着,里面的似乎没有发觉队友下了车。

    不过这已经都不重要了,敢这个时候出来找麻烦的,那两位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而且他们也都很自信,觉得对方除了鬼瞳还能拿得出手,其余人都是白给,可他们俩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触的是鬼瞳的霉头。

    狙击枪响起,是贴着杀猪菜的头顶飞过去的,单凭这一手杀猪菜便肯定埋伏着的这名狙击手只比菜鸟强了那么一点点。

    确定了狙击手的位置,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猛地起身朝鬼瞳所在的地方进行一通扫射,怕子弹面积覆盖的小,这两位还利用手雷来封位,总之在他们看来如此密集的攻击下,别说是人了就算是老鼠也被他们给连窝端了。

    常年训练演习养成的习惯,让他们两个在一通扫射过后到他们认为狙击手所在的地点看了一眼。

    在临去之前,俩人就地抄起一块石头,贴着地皮用力朝着前方抛去,在几声爆炸之后,他们这才继续前行。

    可等他们扒拉开荒草后,两个人猛地朝身后扑去,随着一声巨响刚才他们看的那个地方突然发生了爆炸。

    巨大的爆炸冲击波震的二人眼前发花,耳朵嗡嗡直响,同时这声爆炸也引起了正在撤退的另外三名辽菜小队队员的注意。

    锅包肉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停止撤退,然后利用潜望镜开始搜寻小队中另外两人的踪迹。

    这会儿二中队已经撤回到了大部队,我大声安慰着二中队的战士,同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战斧,可当我没找到辽菜小队的时候,我连忙看向二中队末尾,当我看到雷区里那一辆孤零零地战车后。

    “战斧,辽菜小队呢?”我几乎是用喊地说道。

    战斧也是一愣,不过他反应倒是不慢,他以为那五只在队伍后面,可当他准备用手指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五个不见了,等他往雷区看时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这家伙绝对仗义,都没用我发话冲着二中队的战士们吼道:“都等会儿在高兴吧,五个教官被困在雷区里了,咱们得把他们救出来!”

    二中队的战士们和战斧一样都是浑身赤胆一身热血的汉子,听了队长的话,他们连犹豫都没犹豫便准备往回返。

    他们已经损失了几十号人了,要是再让他们回去,那不是等同于断了他们的香火嘛,所以我连忙喊住战斧,同时叫上罗克和四中队的一部分人朝着雷区走去。

    再说辽菜小队,杀猪菜和鸡肉蘑条件反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但那种眩晕感依旧存在,就在俩人觉得头重脚轻的时候。

    他们只感觉自己好像被高速行驶的汽车给撞了,身子应声摔倒在了地上,之后他们便永远闭上了眼睛。

    在战车里的锅包肉刚好看到这一幕,当两个兄弟直挺挺地向地面倒去的时候,他的眼角差点没瞪裂了,他大吼着大声怒骂着,可这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

    听着他的吼声,小队另外两个人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两行热泪从他们各自的眼角滑落,一团怒火在他们的心中燃烧。

    “给我找出那个狙击手,我要把他拆了!”锅包肉大声对另外两个兄弟说道。

    二人没有作答,但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战车朝着子弹出膛的方向奔去,那速度真要是撞在人身上肯定能把人撞成一堆肉泥。

    枪声我们也听到了,当时我的手一抖,望远镜差点没跌落到地上,当我看到辽菜小队驾驶的战车发了疯一般的行进时,我的心一沉。

    我喊住了准备出发的罗克,大家很是不解地看着我,我很是伤感地摇了摇头,强忍着悲痛低声说道:“辽菜小队陨落了,救不回来了!”

    战斧是第一个站出来对我吼的:“是有两名教官牺牲了,可不还有三位教官呢吗,难道你要放弃他们三个吗?”

    “我带着人去救他们,对方等的就是这个,到时在用雷区将我们困住,然后你们再去救,这样一点点消耗,最后消耗掉最后一个人,这样你觉得随了谁的心意!”我语气平和地说道,但是谁都听的见我声音里的那一丝颤抖。

    除了我以外和辽菜小队最亲近的就要数福根了,这会儿的他已经将自己的嘴唇给咬破了,他想去救曾经的兄弟,可我说的没有错,鬼瞳那边等的就是这个结果,我们不能中圈套。

    远处突然传来了爆炸声,刚才还在荒原上驰骋着的战车瞬间变成了一团火球,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眼泪一下子溢了出来。

    “他们也是我兄弟,我也心疼,可身边还有更多的兄弟等着我指挥,我能怎么做又该怎么做,兄弟们别怪我狠心,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会向你们赔罪的。”噗通一声我跪倒在了地上,脸冲着那团火球喃喃地说道。

    好多人都哭了,但大家的脸上同样透着一股坚毅,他们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这是他们的目标也是他们的决心。

    男人的眼泪流几滴就可以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从地上站起来,用手将眼泪擦干,我扫了一眼身边的战士们,然后朗声道:“我希望诸位记住今天的教训同样也要记住今天的惨剧,有朝一日我希望大家能够加倍讨回来。”

    “团长,我错了,你罚我吧,你把我枪毙了都成,要不是我急功近利,那五位教官也就不会牺牲,一切都怨我!”战斧低着头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我冷声道:“一切等战争结束了再说,现在先把脑袋寄放在你身子上一段时间,记住了这是血的教训,我不希望再看到下一次!”

    战斧眼神复杂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把头垂了下去,这件事儿他会记住一辈子,也会内疚一辈子,他知道最后我也并不会真的处罚他,但心里这道坎他自己就已经迈不过去了,现在对他来说可能还好过一些,可一旦战争真的结束了,他真不知该怎么面对我和另外这些教官了。

    “行了,打起精神来,敌人还没消灭,战争还没结束,我们就一刻都不能放松,现在各中队统计战损,然后绕路给继续追击鬼瞳和他的队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