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地下城与六面骰 第12章···充满精彩的人生

时间:2019-12-22作者:胸口碎萝卜

    “那边!就在山脚下不远处~是村庄!距离咱们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卡尔兴奋的喊道。

    他们一行九人,早上大部分人还是的兴致勃勃的,现在却都已无精打采了。

    巴顿和布莱尔听到卡尔说有村庄,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跑到了最近一处的悬崖举目眺望。

    与队伍前面三个兴奋无比的少年相比,队伍后面六人的气氛压抑的可怕,有的人在唉声叹气,有的人若有所思,更多的人则是目光呆滞。

    卡尔回头看了看消极的众人,也是无语,但这似乎与他没什么关系,而且也完全影响不了他此时激动的心情。

    他将手中一直拿着的“稀有魔物图鉴”仔细收好后,加快了脚步,与巴顿和布莱尔三人肩并肩走在了一起。

    就在几小时前,这卷轴差点就被索咖给撕掉,好在卡尔费了一番唇舌,这才保全了下来。

    卡尔很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读物,更重要的是这个卷轴年代久远,他读完了还能换点人类使用的货币。

    又过了不久,众人脚下踩的已经是平整的山路了。很明显,是山下的那些村民修的,卡尔知道自己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时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等等……”卡尔和索咖几乎同时喊道。

    前方小路上有血迹,并且明显看得出遮掩的并不仔细。草丛中似是有一只魔物手掌,掌面上翻,看来是被人杀死后将尸体藏在那里,至于说这具尸体并不高明的隐藏手法,是有人仓促掩盖还是随意乱扔……就不得而知了。

    索咖两枚骰子瞬间闪现而出,原地拉开了架势,摆出了战斗姿态。身后剩余五人见状也纷纷将骰子祭出。

    卡尔三人此时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第一时间背靠背围站在一起,伴随着卡尔的手势,他们一起慢慢地向身后众人方向退去。

    这三人目前都只有一枚拳头大小的骰子,而且上面的很多骰面都还是空的,与身后六人相比,不免相形见绌。

    此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小娃娃们,先提前和你们打个招呼!今天你们只能走到这里了……”

    山壁的后方悠悠地走出一个人来,刚才那沙哑之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这人留着八字胡,胡子一边长一短,鼻梁处有条浅浅的刀痕。他双手插兜,面带微笑,时不时的还打着哈欠。

    “等你们很久了,都有点困了!”这位“八字胡”懒洋洋地说道。

    索咖抬起头大声问道:“不知阁下您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当,就是求你们帮我个小忙。现在你们男左女右站好,帮我把你们背包和口袋里的东西统统翻出来……我比较粗心,可能有些东西被你们拿走了。”

    巴顿大声嚷嚷道:“你欠揍是不?你女人的内衣可不在我这!不信你亲自来搜搜我?”

    话音刚落,巴顿甩开了身上围的黑毛毯,使出了强化技能,瞬间钢刺尽出。巴顿很爱惜这条毯子,生怕它让强化后的自己给刮破了,毕竟那可是幼溪睡觉时用来当被子盖的,只是姑娘不忍心让巴顿一直光着膀子,于是拿出来让他披着。

    “小娃娃,可惜叔叔我目前还是单身啊。”八字胡完全没有被激怒,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

    卡尔的声音突然在巴顿身后悄悄响起:“别冲动,对方可能要下杀手。你过会儿跟在后面六人身边见机行事。”

    亚雷斯给卡尔的人物设定是谨慎、冷静以及聪慧。所以当卡尔听到巴顿骂完对方后,对方还能保持平静,就大致判断出对方最坏的可能性就是不打算留活口了,而且这也应该不是对方第一次杀人!

    为什么会这么判断呢?因为卡尔知道,世界上没有人会跟将死之人一般见识的!

    巴顿虽不知原因,但肯定会听卡尔的,这是一种信任,一种习惯,于是他慢慢向后挪动着。

    而此时,对面的八字胡却唤出骰子冲了过来,出现在他胸口的是两个几乎快要满技能的骰子,而其中一枚竟有他半个脑袋那么大。

    任何人的骰子,如果完成了所有骰面技能全部2级的强化后,体积就会由骰子主人的拳头大小,变化为半个脑袋的大小。脑袋大点的人,骰子就能大点,脑袋小的自然就小点。无论你体型大如巨人族,或是身材小如侏儒族,尺寸都是按照各自的脑袋大小计算。

    后方的索咖队长也是一愣,看来对方的等级和自己一样,都拥有一大一小两枚骰子,而且看上去也是马上要获得第三枚了。

    “只能自己上了,其他人可能真的扛不住对方……”索咖一边快步上前一边心想道。

    一枚生物系强化骰旋转之后停在了一个“翅膀”符号上,是索咖的“剑印”强化技能:毒素注入。

    只见索咖就像是全身被注入毒素一样,手指及指甲变得又尖又细,周身皮肤泛着渗人的绿光。他获得的能力是:此后所有类型的攻击都会伴随有“毒”属性。

    强化技能的种类很多很多,像巴顿的那种“变身”型的强化技能占了强化师的绝大部分,但也有像索咖这样的“注射”型的强化技能存在。

    与“变身”型的强化技能不同,“注射”型的技能通常的表现形式就是:以服用某种药物或者注入某种能量来超负荷、强制性地提高强化师能力。效果虽然更霸道,但却一定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副作用。

    ……

    对面的八字胡的中年男人双手中分别多了两个虎爪拳套迎了上来,这是他的两个“生物系-召唤骰”掷出来的剑印“白虎爪”和“黑豹爪”!

    由于两人等级相仿,所以打得虽是激烈,却也难分胜负……

    巴顿赶紧上前帮忙,卡尔和布莱尔也同时出手两侧掩护,场面逐渐有了变化。

    四人越战越勇,慢慢有了默契,相互之间打出了好几次无缝衔接的两两合击。

    但是“八字胡”明明处于下风,表情上却是一直在微笑,这让卡尔有些疑惑不解。

    突然,卡尔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身后的幼溪众人,面露大惊之色!

    “糟了,我们上当了!”卡尔立刻向身后的幼溪所在处甩出了几枚冰凌。

    原来后方的5名队友早已被六七名敌人悄无声息的暗杀了,其中那4名男队员倒在血泊中生死不明,只剩幼溪一人被一名“独眼”男子单手掐着脖子悬举在半空中。

    幼溪此时发不出一点声音,全身的衣服早在刚才就被对方一件件地撕扯光,现在只剩一条内裤还悬在脚踝处!

    那名“独眼”男子见到卡尔向自己的位置发出了攻击,避也不避,举着幼溪微微转了转方向,那几枚冰凌尽数刺入了幼溪雪白的后背,被阻挡了下来。

    队长索咖心中大喊不妙,立刻转动骰子切换了强化技能,剑印转出,生物系-强化技能:眼镜蛇形态。

    索咖脖子突然变长,头部化为蛇形,颈部两侧伸出了像眼镜蛇一样的弧形侧翼。他的攻击速度与移动速度被这个技能提高到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且此前“毒素注入”的技能并未消失。

    按理来说,强化师的多个强化技能是不能叠加的,使用哪个形态就切换到哪个形态。比如巴顿的“铁棘铜躯”是变成一个小熊人,极大地提高了防御力;而他如果切换到别的“变身”形态,那之前的技能效果和外形样貌都会消失。

    但是索咖的“毒素注入”是“注射”型的,这种类型的效果特点就是,使用者切换自身的强化技能后,之前的增益类“注射效果”不会立刻消失,而是改为以一种由慢到快的加速方式逐渐消退。

    这个漏洞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而且还由此衍生出了一批……刻意添加一个“注射”型强化技能的强化师群体。这类群体采用的战斗方式是:先给自己使用“注射”作为战斗起手,再使用“变身”,当注射的增益效果彻底消失后,再次使用“注射”技能,之后再切换“变身”技能,依次循环……

    队长索咖此时也是选择了这种做法,他要用这第二个骰技“眼镜蛇形态”所为他带来的最快速度跑到幼溪身边,并在第一个骰技“毒素注入”的效果消失前,迅速击败这个“独眼男”。

    可惜,想法是很好的,现实却是很残酷的。当索咖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后他才发现,眼前的“独眼男”身后悬浮着大、中、小三个体型地骰子。大的足足有脑袋那么大,意味着该骰全部是3级满技能;中的就是半个脑袋那么大,代表全部是2级满技能;小的拳头大小,上面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技能。

    卡尔三人此刻也顾不得许多,疯了似地冲上前去,也想要解救幼溪。结果半路就被其中三个敌人迎面击飞,且对方每人仅仅出了一招。

    布莱尔和巴顿两人的胸、腹部因遭受到的冲击过于庞大而瞬间昏死过去,两个11岁的孩子被几个三四十岁的成年人全力出手攻击,能不死已是万幸了;而卡尔却因被击中左侧肋骨而疼晕了过去。他在昏迷前,瞳孔中还映着索咖队长那不顾一切战斗的身影和幼溪脸上那绝望的表情……

    ……

    卡尔醒来时已是下午时分,他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疼,肋骨断了3根左右,可能扎进了某处内脏。

    他又看到了远处跪在地上发呆的巴顿,还有站在一旁擦着眼泪痛哭流涕的布莱尔……

    捂着左侧的肚子,卡尔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两人中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全身赤裸的幼溪,身上的黑毛毯应该是巴顿给盖上的。看样子她死的很痛苦,两颊红肿满是手掌印,牙齿被打掉了好几颗,嘴角上全是血,周身洁白的皮肤上被印满了深浅不一的牙印,看得出小姑娘死前经受了极其残忍的虐待。

    周围的四个队员全是一击致命,只有远处的索咖队长浑身是伤。他是跪着死的,手上的指甲已经被人拔光,一只眼睛上被人插上了匕首,和“独眼男”是同一位置。

    卡尔看到此番情境,大致能推测出,队长当时是在被降服的状态下,跪着让人拔掉了所有能作为他武器的指甲;因忍受不了幼溪在自己面前受人凌辱而大声漫骂,最终被盛怒下的独眼男戳瞎了同样位置的眼睛……

    “他们为什么不杀我们?他们人呢”卡尔冷静的问道,他仿佛觉得敌人应该就在自己身后或周围的某处,这些混蛋到底在打着怎样的算盘,难道接下来他们三人也要面临同样的命运么?

    巴顿回过神来,向远处的一个石碓后面甩了下头,用眼神示意卡尔看过去。

    ……七具尸体,一个不少的横在石碓的后面,卡尔上前仔细观察了一番,不论是趴着还是躺着死的,全部七孔流血、面带浅浅的微笑,死因完全看不出来,因为几人身上几乎看不出是哪里受了伤……

    卡尔:“谁做的?你两也……不知道是么?”

    远处的二人:“……”

    卡尔:“先葬了他们吧……”

    ……

    三人安葬了学院的这六位学员后,也顺便拿走了那几名匪人的行囊。

    收获颇丰,学员的各种道具也在其中,这样看来他们是在搜刮完这些学员之后被杀死的。

    至于说那些搜出来的丰厚战利品,几人目前是一点高兴的心情都没有。

    “卡尔……我在离开满月岛时,曾以为自己已经流干了一生所有的眼泪,今后再也不会为任何事而难过了……哎~”巴顿淡淡地说道。

    “人只要还活着,人生就会时刻充满惊喜……这是我父亲说过的话,这也是‘惊喜’这两个字最有意思的地方。从昨天,到现在,短短两天,我们经历了,我们看到了,未来,将会有更多‘惊喜’,多精彩啊,活着,真好啊!”

    卡尔期待的抬起了头,他打断了刚想出声的巴顿,阻止了紧接着要爆发的布莱尔,继续说道:“父亲可不是送我们出来替别人难过的。我们还有好多事,好多有趣的事,要去做……亲自去做!”

    当三人再抬头时,是村庄,村口大门上悬着三个字——

    ——圣剑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