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擎神之全能女帝 第十一章:情意绵绵

时间:2019-12-22作者:春花漫漫

    “你是谁?”

    “嗯哼,我是你的阿离师姐呀~”

    见小女娃柔善的对着自己笑,小男娃不由自主的跟着她念了起来:“阿离?师姐?”

    “诶乖,小师弟~”

    天禄鹿听他唤它师姐,心里跟乐开了花,顿时觉得看他,真是越看越可爱吖,它一脸笑意不禁地伸出魔爪,来回捏搓他的小脸蛋。

    ‘洛绝尘什么时候多出个师姐来?’小男娃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娃,觉得‘她’病得不轻,在他的记忆里可没有拜了哪门子师门,而且‘她’跟他现在的自己也没有差别多大。

    天禄鹿见小男娃把疑惑都写在小脸上,便好心情地解惑道:“你是我主人的天选之人。”

    “你主人?我?天选之人?”

    小男娃指着自己一脸懵。

    天禄鹿见小男娃一脸不相信,便起身后退了几步:“吾乃伏月真人的契约兽,天禄鹿。”

    话毕,它的周身就泛起白月光瞬间幻化出本体来。

    通体神圣的白月光,洁白如雪的鹿角,毛色九彩炫丽,时不时闪闪发光,而那双黑亮的眼睛,上下纹修长,甚是清澈无邪。只要它一眨眼,眼角立现出一道彩虹。

    这样的它,像似刚从仙林里出来的天神鹿,步步带着一股神秘气息向他走来。

    “阿离。”

    忽门外,传来一老者嗓音,他的声音就像古老的钟声,浑厚,且有深度。

    进门的是位身穿白袍玄披的老者,长须胡眉,虽看着古逾年稀,但他的容颜却焕发神奕。那不扎不束的仙鹤羽白的长发和衣着,都随着他的步履飘飘逸逸起。

    小男娃的黑色星眸直接对视上老者那双深邃的黄瞳眸。

    一老一小就这样沉默,互相审视着对方。

    一旁的天禄鹿又变回小女娃的模样。

    “老头,你又是哪位?”

    小男娃最终开了口。

    “改嘴!叫师尊!”

    天禄鹿听后立马上前,直接上手就敲打他的脑门,让他长点记性。

    “啊呲,疼~”

    小男娃吃痛用手捂住自己额头,眼冒星泪,没想到它这小小的身子力气可真大,额头估计现在肿成红包子了,他便委屈道:“我都没有拜哪门子的师门,怎能凭空来了个陌生的老头,就叫他师尊呢!”

    “还老头!该敲!”

    见天禄鹿想再敲他的额头,小男娃这次机灵的直接躲掉。

    “诶呀,你竟敢躲?”

    此时天禄鹿虽可爱的小女娃模样,但现在,简直像个小小的女泼妇,掀起衣袖口来下手没轻没重,它还想准备再来一次。

    “阿离,退下。”

    老者终于舍开金口出声阻止,却话语让人听着冷淡淡。

    “哦,主人。”

    天禄鹿放下了自个儿的衣袖,顿时没了兴致,步履蹒跚的走开。

    “我真的没有拜过哪位门师下,它为何说我是您的天选之人?为何一定要我尊称您为师尊呢?是不是搞错了?”

    小男娃学聪明了,不叫老头,改称为您,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

    ‘怎么不说话?这死老头,老盯着人家看干什么?’被盯着的小男娃心里发毛,好像这老头要把他盯出个无底缝来。

    “老夫倒是希望,是搞错拉!”

    “啊?”

    小男娃被吓出小心跳来‘这老头有病,而且病得不轻。’,无言无辜对他发如此大的脾气,真是莫名其妙!

    “更是希望老夫的伏羲昆天卦是算错拉!你一个空灵根之人,又是天生经脉闭塞之人,不能修炼,怎么可能会是继承老夫衣钵的天选之人!一定是哪个地方错了!”

    小男娃听此,很想对他翻个白眼,也很想跟他说‘谁稀罕你的衣钵啊!’可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子。瞧这老头刚刚那怒火中烧的样,连屋内的置架物上花瓶都震摔了下来,以及他躺的床都震动了几下,如此浑厚的声力,听得他的小耳朵都发疼。

    老者还是不死心,又把他的伏羲昆天卦拿了出来,指尖直接触碰天心,他的脚下便立刻生光,瞬间出现一密密麻麻的阵法纹路,那阵法突然缓缓升起,而阵内的纹路开始分离散开,如机械般行走,由慢转至快速的旋转围绕着他,很快看不到的阵墙突拼凑成一北斗七星的星图出来。

    老者看着那斗柄指着的方向还是小男娃,顿时跟泄了气似的。

    对上那双充满哀怨的黄瞳眸,小男娃的小眼皮跳了跳额头川字下,干脆对着这个疯老头来个装傻充楞笑起:“嘿嘿。”

    “少主!”

    忽门外,又传来一男子心切的声音。

    “洛叔?”

    推开进门的,果真是洛衍,他仍身穿那件黑衣劲袍,如不细看也不会发现他的衣裳染上了已干透的血迹,那须胡俊脸脏兮未净,一看便可从而猜测得到,他是一醒来就直接来寻他。

    然,洛衍一看见那位老者在,立马单膝下跪道:“阁下拜见伏月真人!”。

    ‘这小男娃,竟然会有星魂。’老者眼睛毒辣,一见到洛衍便注意到他抱拳的手腕下的袖口处,遮遮掩掩的红色星魂印记。

    老者身形笔直负手而立,眼神睥睨道:“你是如何认得出,老夫就是伏月真人?”

    见老者如此的一副仙风道骨,半躺在床上的小男娃心里有些腹诽‘名副其实的道貌岸然者’。

    “千区鬼山,号称纵横天下第一岐黄之术!而伏月真人您,纵横派第四十一代掌门,虽足不出户,却凭借一枚一品破镜丹便遂名动须弥!世人都传,伏月真人您鹤发童颜,好研各种奇毒秒丹,所有的毒在您面前那都是虚的。我们来此就是为了找伏月真人您,想必您已知晓,我家少主体内的毒,乃是暗羽教至上毒——花非雨!还请伏月真人,出手相救!救救我家少主!”

    破镜丹:出自于伏月真人之手,须弥诸多的大魔导师和大灵武师前期破圣级,他们都会长期卡在巅峰期,大多数人卡了一辈子都无法破圣,可想而知一枚破镜丹用于突破圣级的人来说是有多重要,而且仅凭一品就有五成的几率可破圣级。目前破镜丹极其稀缺,除非伏月真人哪天缺钱来弄一枚出来拍卖。

    ‘我体内有毒?花非雨?暗羽教?’小男娃听此,开始搜索洛绝尘脑袋里的记忆‘还真的有。’

    “哼,花非雨算什么毒,只会让人睡觉到死的玩意,老夫的情意绵绵才是至上毒!”伏月真人不屑地吹嘘道。

    “人世间的情意绵绵总与见异思迁为难。”

    “哟,小娃娃,这么小就懂儿女之情了?”

    “别看我现在年龄小,我可什么都懂,您之所以会研究情意绵绵这种毒药,肯定是您曾经没有姑娘恋慕于您,又或是您得不到您喜欢的人的心。”

    “胡说八道,老夫年轻的时候,大把姑娘排长队让我挑!”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