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擎神之全能女帝 第八章:魂祭生死阵

时间:2019-12-22作者:春花漫漫

    “君上邪,与他们对上,只有两败俱伤的局面,你若如此执意下去,那就莫怪天威难平了!”

    姬仲景怒威道,有三十六星魂在此,他也就不那么惧怕君上邪了,但他人却还是躲在姬如雪的身后。

    姬仲景话一毕,戴着黑铁面具的三十六位黑衣人纷纷召唤出各自的契约兽,三十六只君阶魔兽都带着威严戾气的吼叫,齐排亮向站在君上邪面前,场面煞是威风凛凛。

    君上邪见此,嘴角一丝冷笑起,二话不说直接跃空而上挥洒着手中的战刀,随之空中重现紫焰刀影迅速击向姬仲景的方向,再瞬移来到他们头上。

    姬如雪连忙带着姬仲景躲避攻击,主位上的檀木腾云椅瞬间碎成渣,随之刺耳的铿锵声,地板面铺的金砖已被烙上无数的刀痕,殿内支撑的那些腾龙圆柱也已被魔兽的躯体撞裂歪。

    轰轰...

    无数激战的声音,使得这偌大的天议殿狼狈不堪,终究受不住折腾,开始崩塌陷落,波及整个皇宫震动了起来,站在殿外的朝臣侍卫们原本围观的,又不得不颠簸地往后退了又退了。

    宫外路过的百姓们,都被这震动给惊到了,纷纷停下脚步及手中的动作,寻声望去,只见那青石高墙围住的皇宫正硝烟弥漫,原本可以看到的那座最高的天议殿已不见踪影,随着尘烟的快速消散,三十六只魔兽的庞大本体,一一尽现在他们眼前。

    “那是?”

    “六,六翼霜蚣?”

    “八,翼蛇皇?”

    “银月龙蛟,鹰身女妖,银皇天隼...”

    “那几个人是战魂师!”

    “还有法魂师!”

    “天,难得一见的仙人打架啊!还是群打一!

    “三十六个黑衣人?黑铁面具?。”

    “那是无上法师?”

    “是君上邪!”

    “那些戴着黑铁面具的黑衣人,不是皇上的星魂吗?”

    “为什么上邪将军要跟他们打起来?”

    “哎,还不是因为北塞沙阳关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皇上至今迟迟不肯下令调兵。”

    “所以,咱们的上邪将军才会如此生怒。”

    “怕是库克鲁国的军队已经攻破了沙阳关,上邪将军才会如此大打出手!”

    “听你这么说,咱们的大唐怕是真的要完了?”

    谈论到这,城中百姓们纷纷不安起来。

    “上,上邪?”远处那熟悉的身影,让身处摘星楼,一白衣消瘦的女子甚是担忧,她御剑起。

    “霓裳!”

    然,一袭墨蓝衣的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哥哥,我要去救她!”

    “以你现在的身体,你能救得了她吗!”被叫哥哥的男子怒喝道。

    “你去了,只会拖累于她!她已下达了命令,所有人各执其守!违令者,逐出风云阁!”

    “可是,哥哥,姬仲景的三十六星魂里面,只有七位是七星战魂,其他都是巅峰魂态,他们的契约兽全都是君阶级别,而她的契约兽呢,一直未觉醒。一个三星无上法师对打这三十六个人,已经很棘手了!别忘了,还有一直辅助在姬仲景身边的姬如雪,他可是两星无上战师啊!”

    “难道我不想去救吗?难道风云阁的众弟兄也不想去救吗?你这一去,很快风云阁所有的行踪,以及所有的弟兄都会被暴露!她下达这样的命令是为了什么!你应该知道,风云阁是她的全部心血!她说过,这是她自己君家与天姬家一直以来的恩怨,我们作为旁人插不得手!”

    此时此刻,白衣女子才方知自己有多没用。

    “天,魂祭生死阵!”

    只见从天而降的一道又一道白光圈,共三十六道光圈各自投射在三十六位黑衣人的身上,它们逐渐扩大融合,白光也随之消逝,形成一乌透半日圆的屏障,很快笼罩着已化为废墟的天议殿。

    “启动此阵,皇上这,这是誓要杀死上邪将军吗?”

    围观的某某朝臣震惊道。

    魂祭生死阵:只有魂态级别以上的魂祭者,可以以自身的魂识祭献给天神,强行天神启动生死阵来挑战比自己上一阶级的敌人,至死不休!(如战魂/法魂可挑战无上战师/法师,无上可挑战王阶级,依次类推,可诸神大陆目前处于王阶级的人物寥寥无几。)魂祭者在生死阵中还可获得天神赐予的魂力,而魂力可以瞬间提升魂祭者的修为,魂识祭献的越多,魂祭者提升的修为阶级也就越高。魂祭者若是杀死了敌人,魂祭者最终还是会死于天神之手,相当于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意思,只有敌人杀死魂祭者才能破阵生还。

    “可惜了。”

    看着他们的伟岸身影,姬仲景惋惜。

    “皇上,星魂还会有,可君上邪,今日,必须得死!姓君的人,不能留活口!”

    姬如雪的美目里透出一股狠辣,仿佛对那个人恨之入骨般。

    七位黑衣人由原本的七星战魂瞬间提升到二星无上战师,十六位黑衣人巅峰战魂和十三位黑衣人巅峰法魂也瞬间升到三星无上战师与三星无上法师,然君阶魔兽并没有随他们的主人升级而晋阶,还是保持着原来的级别。

    生死阵内,狂风凛冽,白沙飞舞,雷鸣长空,来自地狱的鬼气,令人阵阵寒栗。

    “呲,很好!时辰!”

    依旧的不屑与沙哑声从君上邪的口中而出。

    被唤‘时辰’的紫焰战刀,应声停止了与那些魔兽的缠斗,迅速飞了回来,分离出两把刀,来到她的面前。

    “木奇爆!”

    土生木相,地动震裂,擎柱向天,巨木一路循着君上邪的脚步不断生出。

    “雷霆怒!”

    挥斧一怒,长啸嘹亮,以雷霆之势,一路掀起废墟,向君上邪劈斩而去。

    “啸风吟!”

    御风生风,风动吟啸,风刃无形,穿梭于空,一股股凌厉的杀意向君上邪涌来。

    “问天斩!”

    “玄冰破!”

    ......

    无上级别的黑衣人们施展出各自的绝杀技能,比之前的更甚威力,使得君上邪狼狈地左躲右闪,上跳下窜。

    风刃划过她的肩膀,怒斩越过她的腰间,巨木趔过她的脚下,冰剑错过了她的脸...

    一幕幕的险中还生,让围观的群众,阵阵后怕与激昂。

    “哥哥,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会...”

    白衣女子的眼眶已滋润起,黑色的眸子里是无尽的担忧,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不敢想‘死’字和远处的那个人有任何的挂钩。

    加上三十六只君阶魔兽也不断围堵夹攻,君上邪额头上早已细细密密的冷汗不断冒出。

    冷汗承重不起,划过她的眼角,淌进她的眼眶,一股微醺的辣凉意刺激着她那血红丝的眼眸,也刺激着她的神经;冷汗承重不起,划过她那柔毅的面容,滴落于她那银色盔甲的肩膀,滴落于她脚下的那片废墟之地。

    她呼吸急促着,最终寡不敌众。

    砰....

    她的身体在空中呈抛物线,又被一波剑雨攻击击中,重重地砸向于地,口吐鲜血。

    她身上穿的银色盔甲几经波折终究被磨损破裂欲碎,渐渐逝去了光泽,也意味着盾灵即将消散,盾灵一消散也就没有了任何抵御效果。

    “上,上邪将军!”

    “将军!”

    宫外的百姓们被眼前残酷的一幕惊出嗓子眼,他们的心里都希望将军能活下来。

    ‘君上邪,今日就是你的祭日!’姬如雪嘴角微勾,那双冷情的美目,隐隐流露出愉悦的光。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