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擎神之全能女帝 第六章:我算了一卦

时间:2019-12-22作者:春花漫漫

    噼嗒...噼...嗒...

    火堆里有未干的木柴被火烧出噼嗒的声音,偶轻溅出点点星火。

    星眼静静看着那明艳明暗的火焰,距离的暖温刚刚好驱散晚风袭来的寒凉意。

    “少主。”洛衍轻声唤。

    “少主。”洛衍再次轻声唤。

    “嗯?洛叔怎么了?”小男娃回神问。

    “这是我在附近摘取新鲜的野青枣,你尝尝。”

    “好。”

    “少主,刚刚在想什么呢?可愿告知洛叔?”

    “清脆淡甜可口,挺好吃的呀。”小男娃咬了几口青枣砸吧道。

    “也没想什么,我是在想今天遇到的那两位小哥哥,其中一位小哥哥好像叫,叫,哦是叫霁泠崖。”

    “霁泠崖?修为底的那个?”

    “嗯,小黑黑跟我说,他的体内有一道的封印。”

    “封印?”

    “嗯,至于是什么封印,封印着什么,得要小黑黑近他身才知道。我有些好奇他修为才初级一星魔法师也敢出来历练,要是没有那个白清宸小哥哥在,估计他小命早已有一百回合进了那鬼门。”

    “少主,小黑黑是个什么样的魔兽?”

    在洛衍记忆里,那本书《须弥大陆魔兽大全》里有关龙与蛇的魔兽,都没有一个跟小黑黑有相像点。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魔兽。”

    小男娃扭了扭头,想起与它初见是在牧月山里的那口不知名的泉水潭。

    当他的小手一碰那水,平静的泉水潭中心就突然出现一小旋涡,那旋涡很快逐渐变大,旁边的洛叔也感到有危险本能的急忙去抱住他,结果却被一股无形的威压之力,使他的身体动弹不得,眼看着他被那泉潭吸引进去。

    耳朵传来阵阵嗡嗡响,失聪的他感觉自己手指被什么刺到,传来的阵痛让瞬间他清醒,他想要往上游,可越游就离那泻光的水面越远,有股力量一直在拉扯着他往下沉,那时的小男娃以为自己就此溺水而亡了。

    闭上眼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就响起一温玉带有磁性嗓音:“君上邪,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黑黑为什么叫他君上邪?小男娃问过它,它却只说‘到时他以后自然就会知道’。

    还有一个人一直叫他笑笑,在平遥县见到樱花时,脑海里只零碎片段放映着一位温柔的女子,看不清她模样,是她在教他如何制作樱花茶。

    而洛叔却说他叫洛绝尘,是凌烟洛氏家族家主唯一继承人,洛叔则是洛氏家族培养的星魂之一,排行十三。

    星魂:星魂是各大家族专门暗自培养给继承者所用的能人,用于辅助及保护继承者。从确定是继承者身份的那刻起就签订无悔契约。

    无悔契约:终身无悔于做别人的骑士魂,永生追随星主,契约一旦订下就无法解除,星主死,魂则灭。

    “洛叔我困了,晚安。”

    小男娃困意来袭打着哈欠,小手抓紧那白绒的毛,小胳膊小腿的努力地往上爬。

    传来被拔毛的丁点痛觉后感觉有什么东西附在它腿上,睁开眼看了看那已经熟睡的面容,深幽的虎眼没了白日的冷冽反而柔了几分。见那人从纳戒拿出灰色毛毯轻轻的给小男娃盖了盖,玄苍雪虎也轻轻移宿自己的前腿,用自己的虎头圈住小男娃,才合眼与他一起入梦。

    洛衍静静望着夜空中那细长的月亮。

    噼...嗒...火堆里轻溅星火,继续燃烧着。

    “咕呜咕呜~咕...”

    咕呜鸟激烈地扇动着它那火焰的翅膀,似乎用尽最后的生命力发出咕呜声。

    使命地点一到达,瞬间化为乌有。

    “唬!”

    紧追过来的玄苍雪虎发出唬叫声,收宿雪翼,脚步缓缓步入那弥漫的烟雾。

    前面时不时有光闪现,越往里走烟雾就变得越少,也感觉到有纯净的灵力气息在吸引着它,行至豁然开朗。

    前方岸边上一石碑刻着字,名日:“七苦池”。

    此七苦池约莫半公顷大,远看觉是仙境湖,淡雾缭绕隐于水岸,水岸倒映着青山云空。正阳洒落于中央,微风吹过,水光潋滟尘埃绝。

    可稀奇的是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底下竟长白莲朵朵盛开,瓣瓣莲花都散发着灵力的气息。

    “别飞!”

    洛衍出声阻止,见来不及便抱紧怀里的小男娃跳下,快速御起水空行。

    水空行:御水而行,水系空行技能。因需消耗过多的精神力与灵力,只适用于短程空行。

    砰!砰!

    空中雪白威武的虎躯被无形的力量直接弹开重重砸向于地上。

    玄苍雪虎禁不住那诱惑,没想到一跃飞起连水边都没越过就被弹开了。它本想直接飞到池中心好取那些白莲,只因池中心的白莲散发的灵力最为浑厚,若吃了它们,它的修为必会到七星巅峰,有可能直接突破到仙阶。

    安稳着地的洛衍看向怀里还在熟睡的小男娃,疲惫的眼里担心尽显:“已经三天了,少主还没醒来。看来这花非雨已经加快了浑发的速度。”

    “唬?唬唬?”玄苍雪虎的心里突然不安起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三天黑老大也没有动静,于是忘了抖掉身上的灰尘对洛衍虎头虎脑的唬声问。

    “祸祸。”洛衍召唤寒千蝎。

    “咝咝~”周身透明散发着寒气的祸祸发出咝咝声。

    “去跟它解释,对岸的山岭周围都被设下诛双阵,凡是入此阵者都无一幸免。而七苦池被设下禁飞咒,想入千区鬼山,必须从七苦池里踩过。”

    诛双阵:诛即是杀,双即是魔兽与人类。

    “咝咝咝....”祸祸得令立刻乖巧跳到玄苍雪虎的大鼻上两小钳子瞎挥咝咝声解析着。

    洛衍抬起一只手,意念起,瞬间出现透明用水做的一只手,他手挥了挥,那只透明的水手穿过池水面,直接拨开水中莲,水底遍地白骨现。

    “果然。”洛衍清冷道。

    凡是入此池者都会被埋下一粒白莲子,堕入浮梦再次体验过去的种种,就算捱到过去退却,会再次堕入你最深处的执念即是心魔,逃不出心魔那就是死。种下的莲子会慢慢吞嗤你的灵识灵力,吸着你的精血肉体化成养分慢慢茁壮成长,直到白骨沉底,白莲盛开。

    无论是平凡之人,亦或修炼之人,亦或是魔兽,都无法逃脱这世间的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唬。”

    玄苍雪虎见到那无数渗人的白骨有些傻眼了。

    “咝咝。”

    “祸祸,回!”

    “玄苍雪你也回吧,你是过不了那七苦池,只能回到少主的契约空间。”

    洛衍从纳戒拿出一捆绳,把他自己与怀里的小男娃绑起来,生怕他待会入池手松了。完毕后就开始徒步走入那七苦池,他脚一碰那水,他的整个身心都震了震,脑里回荡着那些沉寂已久的声音,可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迈起脚步,可每走一步,他都感觉自己的脚也越来越沉重,心也随之疼痛起来。

    千区鬼山·伏魂月台

    “主人,七苦池有意动。”

    在白发须须老者旁边,坐着一位貌形像人类小孩童天禄鹿察觉到了什么。

    “嗯,想必也是冲我来的。”闭目打坐的老者缓缓睁开了眼道,他想了想继而又道:“阿离快去找老四,叫他命人赶紧收拾下念邪台那边的房间。”

    “阿离收到,可是主人,你怎么就确定这次那两人会踩过七苦池?”叫阿离的天禄鹿不是很明白,以往的来者都是止步于七苦池,就算个别幸运的人真的踩过了七苦池来到了千区鬼山,主人也不会像如今这般还特地吩咐把念邪台供出来给别人住啊。

    “前些天,我算了一卦,继承我衣钵的天选之人终于出现了。”老者摸了摸自己的长白须胡淡淡道。

    “是!阿离这就去找老四,嘻嘻~”天禄鹿听后便开心地道,立刻起身撒腿跑了出去。

    ‘只是他的命格,哎,一切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老者的眼神暗了暗。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