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侠道 三十四章 血迹

时间:2019-12-22作者:辛昧

    在卧房内观察了片刻的陆羽再也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于是就离开了卧房。

    接着陆羽又在这间房屋的其他地方看了看,让陆羽失望的是,他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只能再次回到大厅,这时陆羽看见厅内的烛台,于是拿出火石把烛台给点亮了。

    不点亮不要紧,这一点亮,陆羽顿时吓了一跳。

    这厅内的地上竟然布满了血液凝固后所残留的暗红色痕迹。

    “难怪我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味,原来是从这地上散发出来的。”

    陆羽自语道。

    “陆羽你在里面发现了什么吗?”

    这时门外传来了柳诗诗的声音。

    听到柳诗诗的声音,陆羽知道是自己在里面呆的太久她有些担心了。

    随即走到屋外,把大门打开了。

    “陆羽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陆羽一开门柳诗诗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们自己进来看看吧。”

    陆羽说道。

    听到陆羽叫自己二人进去,柳诗诗和钱绍也不废话,直接朝屋内走去。

    二人来到屋内,柳诗诗看见满地的血迹不由惊呼道:“陆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到处都是血?”

    “我也不知道,一进来就看见是这个样子了。”

    陆羽回答道。

    随后又说道:“我刚刚在这间房内仔细观察了一遍,除了发现卧房里的被窝是凌乱的和这地上的血迹外,并没有发现其他有用的线索。”

    “你们看到这样的情况后有什么想法。”

    陆羽问道。

    “听你说床上的被窝是凌乱的可以说明这家主人起的很急,而出现这种情况说明一点。”

    柳诗诗说道。

    “说明了什么?”

    钱绍问道。

    “说明这家房屋的主人是在半夜被某一件事给突然惊醒的。”

    柳诗诗说道。

    “你为何能判断出半夜呢?”

    钱绍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从这间房屋的锄头、簸箕和犁、耙,可以猜出这家主人是个以种田为生的庄家人,所以白天是断然不可能上床休息的,所以可以推测为是晚上。”

    “而至于为何是半夜呢,那就更简单了,如果是刚刚入睡的话只需要轻微的掀开被子即可,只有在睡梦中突然被惊喜了才会如此惊慌的猛然把被子给掀开,而以这房间被褥的凌乱程度来看就是被人给猛然掀开的。所以我推断他们是半夜给惊醒的。”

    柳诗诗说道。

    “原来是这样。”

    听了柳诗诗的讲解钱绍才恍然大悟的说道。

    接着柳诗诗看了看地上的血迹,皱了皱柳眉,有些哀伤的说道:“显然惊醒他们的不是什么好事,这一家人肯定已经遇害了。”

    “诗诗你为何就断定他们已经遇害了呢?”

    这回陆羽开口问道。

    “你们看以地上的血迹浓厚程度来看可能是一个人的吗?”

    柳诗诗反问道。

    看着这一地的血迹,陆羽这才明白过来,这布满一地浓郁刺鼻的血迹,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呢?

    “那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

    钱绍像个好奇宝宝似的提问道。

    “你想问什么?”

    陆羽说道。

    “既然可以断定这家人已经遇害,那他们的尸首去哪了?”

    钱绍说道。

    对啊,他们的尸首去哪里了?一直没想着个问题的陆羽,被钱绍这样一问也想了起来。

    “会不会是同村的人看到他们遇害后帮他们给收敛了。”

    陆羽说道。

    “你别忘了刚刚我们可是把整个村子的房门给敲了个遍,可是并没有人回应。”

    柳诗诗在一旁开口提醒道。

    听到柳诗诗的提醒,陆羽愣了愣,随后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你是说,这整个赵家庄的人都遇害了?”

    “没错。”

    柳诗诗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回答道。

    “这不可能吧,可能是,可能是刚刚他们睡的太死了也说不定。”

    钱绍有些不自信的说道。

    陆羽定了定神,沉声说道:“要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全都遇害了,很简单我们把所有房屋都进去看一遍不就知道了。”

    接着陆羽他们打开了隔壁一间房屋的大门,然后走了进去。

    一进屋眼前的场景和刚刚那间几乎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地上的血迹比刚刚那间屋子要少些。

    看到屋子里的场景,陆羽三人的心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接着三人又去了下一间,屋内场景同样是那样空无一人,有的就剩满地的血迹了。

    半个时辰后三人把所有的房屋都给看完了。

    没有一个人影!

    果然如同之前柳诗诗猜测的那样,整个村庄的人都遇害了!

    突然三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沉默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陆羽没想到他踏出扬州的第一站竟然碰到了如此惨烈的事情。

    “不知道是谁竟然如此恶毒做出屠村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

    钱绍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愤恨的说道。

    “依照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了,这件事不是山贼就是马匪做的了。”

    “不过依我看山贼的可能性比较大些。”

    柳诗诗缓缓开口说道。

    “诗诗你为何这样肯定。”

    这回不单单是钱绍这位好奇宝宝这样问,就连陆羽也问道。

    感受到了两人疑惑的目光,柳诗诗回答道:“不管是是谁,杀人的话就一定会有动机,一是复仇,二是财色。”

    “而这件事显然不可能是复仇,如果是复仇的话没必要把整个村给屠杀,只要复仇自己的仇人就行。”

    “而从刚刚屋内的场景来看也不像是复仇。”

    “为何?”

    钱绍发挥了他好奇宝宝的作用问道。

    “你们没发现刚刚我们在所有的房间里都找不到一文钱吗?很显然是被杀害他们的给拿走了,如此目的就很明确了他们是为财。然后为了钱财能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就只有马匪和山贼了。”

    柳诗诗说道。

    “那你为何又说山贼的可能性大些能?”

    钱绍继续发挥他好奇宝宝的作用问道。

    “因为我发现所有房屋内的粮食都被人给搬空了。如果是马匪的话他们没必要把所有的粮食都搬走,这样对他们来说太多次一举了,他们只需要带上足够他们到下一个村庄的粮食就行了。”

    “而山贼则不同,他们都有固定的山头,需要储存粮食,所以如果是他们洗劫了赵家庄的话,把所有的粮食都给搬空那就不奇怪了。”

    柳诗诗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