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十四章 酒仙是也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康九捂着脸看了她半晌,才伸出手去握她的手,痴痴问道:“手打疼了么?”

    英萝则没好气的将他的手甩开,怒道:“别碰我。”

    康九一听她话里有气,五官不由得拧在一起,急忙示弱道:“哎呀,夫人我错了...”

    夫人?昌焱怔怔看着二人,并一一打量对比着,惊想道:“我还以为这康九说的是醉话,可是...这二人看着也太不相配了吧...”

    康九生得高大,许是终年酗酒的缘故,即便不喝酒身上都散发着一股酒气,且说话直来直往,与其他的翩翩公子大为不同,虽说相貌尚且称得上英俊,但与英萝配对,实在看着别扭,不过此刻英萝却是难得的凶悍,与之前皎月般柔和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你错了?你没错,是我错了!我就不该在宗主面前举荐你来护他,我以为这么些年你也有所悔改。”英萝并未消气,若非这人成天在仙宗惹祸,她也不会想着让他出山保护昌焱周全。

    不在仙宗生非,又护了昌焱立功,那他在仙宗就好过得多,作为“十二上仙”的自己也不会老因为他而被旁人取笑难堪了,孰料这货依旧这么没长进。

    “是我的错,我没料到这影宗也太胆大妄为了,未出朝城地界便敢生事,这才醉酒失了分寸,小萝~快别生气了,小心长皱纹。”康九在一旁讨好道。

    昌焱看在眼里,骤然想到一事,便问向康九:“可是...康大哥,你不是独清村的人么?你...怎么会...”他指着康九,一时没了言语。

    “嗨,你不是不许仙宗安排人跟着么?我若不这样说,你怎能让我同行,万一你从朝城出去出了事,那不是我们的过失了?”康九说着。

    “那你是...哪个仙?”昌焱问道。

    康九拍拍胸脯一脸得意的模样,道:“酒仙是也。”

    昌焱悠悠点头,看来自己所猜不错,嗜酒如命,不是酒仙倒奇了怪了。

    英萝微瞪了康九一眼,起先昌焱拒绝了仙宗的保护,他说自己有办法让昌焱接受,这人虽游手好闲,鬼点子倒是不少。她看向昌焱,瞧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且浑身裹着灰,便又关心道:“你还有哪里受伤么?”

    昌焱摇摇头,道:“他们只想抓我,瞧那人追赶我的模样,应当不敢伤我。”他笃定道,在与那人互搏的途中,明显感觉到那人使力收力留有余地,显是不敢伤他。

    英萝点头,即便她没瞧见对打过程,但深信不疑他的话,影宗想杀他,以那二人的修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取他性命,现在看来,恐怕影宗是想要他体内的东西。

    她忽然将心悬了起来,那二人失手只怕影宗还会派人过来袭击或者抓人,以康九的修为保护昌焱还是绰绰有余的,就怕他喝酒误事。

    “他没事,可我有事啊,你看我遍体鳞伤的,也不想着关心关心我。”康九见她对昌焱温声细语,不满了起来,明明是个中年汉子的模样,可瘪着个嘴甚像个小媳妇儿。

    “再多喝几口酒,伤就好了。”英萝嘴上责怪,可眼里却布满心疼。

    “就知道打趣我。”康九嘟哝道,却又不敢大声。

    “你若不能护他便回去,我送他去自由之境。”英萝正色道。

    “能!谁说我不能了!你们孤男寡女又路途遥远,这种差事自然是我去!”他虽放心自家夫人,但管不住那些男人的色心,他只想将倾城之貌的她藏着掖着,不让别人瞧见才好。

    英萝扫视了他一番,瞧见他浑身是伤,血已凝固,便轻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右手一展,忽然现出一个酒葫芦,那葫芦生得极其平凡,无任何夺目之处,只是上头的包浆证明把玩有一些年头了。

    康九定睛一看,眼睛睁得老圆,又回头看了看地上自己方才那个滴酒不出的破葫芦,抢过她的葫芦只看了一眼便茅塞顿开,喊道:“你?!你将我的葫芦掉包了?!”

    他一拍脑袋,那葫芦虽模样一致,但上手的感觉与分量他是有所疑惑的,本以为是里头酒水多少的缘故,且为了管住他的嘴,英萝将葫芦收缴多时,只因他要出山才还给他,所以自己没有过分疑心,孰料竟是被替换了。

    “还不是怕你喝酒坏事,但我忘了,你走哪都能坏事!”英萝埋怨着。

    “你说你,若不将我的酒葫芦换掉,那两个宵小哪里是我的对手。”他数落道,虽然不需要借助仙酒他也能轻松应对那两个人,但他誓死不想承认自己真是酒劲上头才没分清南北东西。

    “你想跟我生气?”英萝眉头一皱嘴角一瘪。

    “没有没有,我哪敢跟你生气啊,是我学艺不精,才没护好他。”康九脸上笑嘻嘻。

    二人似在闹别扭,但在昌焱看来,却是实实在在的打情骂俏,他有些难为情,便找了话题:“你这葫芦里…是什么酒?”他其实不懂酒,只是不想让自己夹在二人之中显得多余和尴尬。

    康九听他一问便扬眉一笑,随后掂了掂手上的酒葫芦,拔了壶嘴就嘬了一大口酒,随后拍拍肚腩,满足道:“啊~真舒服。”

    然而令昌焱瞠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康九身上的伤口缓缓愈合,肉一点一点粘合,破烂的衣物也重新缝合好,不出片刻便完好无损,康九英姿焕发,似从未经历那场战斗。

    康九看着昌焱眼珠快落在地上的神情,哈哈大笑道:“你也来一口!”说着便将葫芦推给他。

    昌焱拿过葫芦,看了二人一眼,便二话不说直接往嘴里灌了一口,酒一入口便顿感口腔被灼烧得厉害,舌尖触碰到烈酒的味道,一股辛苦味漫上了大脑,下一刻便想吐。但有旁人在前,且酒仙的酒自然是仙酒,他不敢也不想往外吐,于是忍着那股难受强咽了下去。

    胸腔须臾间如烈火焚烧,难当难耐,他下意识揉了揉胸口,却毫无作用,且觉着自己整个人如陷在火山里,即将被岩浆淹没,眼睛也出现了重影。他甩了甩头,站定了好一会儿那感觉才消失,消失过后便觉浑身舒畅,再一看,身上那些摸爬滚打蹭出的伤口消失不见,赶路与打斗的疲惫也全然无踪。

    “哈哈,你第一次喝,有不适的反应是正常的。”康九看他摇头晃脑的模样便笑道。

    “太厉害了!”昌焱惊奇道。

    英萝也扬起嘴角看着他,忽觉东方一片光亮,便道:“行了,你俩赶紧赶路,我先回去了。”

    “你这就要走?”康九不舍道。

    “我要回去布置‘天台宴’,要不你去?我来护他。”英萝说这话的同时眼里有些笑意,而那笑意却不怀好意。

    天台宴三年一回,是天降众神到玉屋山巡视仙宗并吃宴的日子,每回都由酒仙掌管的“酒门”督办,酒仙出山守护着昌焱,这份担子自然落在了他的妻子,英萝的肩上。

    康九一听“天台宴”三字,急忙道:“不去不去。我会好好护送他的,你放心回吧。”说着还赶着她。

    天台宴成了康九的心病,因三年前他在宴会前夕喝得酩酊大醉把宴会搞砸,众神皆怒怪罪宗主钟忘,而后钟忘见罪于他,虽未剥夺他酒门仙主的名头,但将他踢出了“十二上仙”之列,这件事情真是让他又羞又恼。

    “那你们当心,你一定要送个‘活人’过去!”英萝特意加重了活人两个字眼的语气。

    二人再次上路,勾肩搭背一路唱着小调好不快活,英萝见二人的背影嘴角挂起一抹笑,她看着已然亮起的天际,那金乌蒙在烟沙里,甚是诡异,她又回头看向他二人离去的方向,心底升起一丝莫名的惊惶。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