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十三章 风卷尘沙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我都快命归西天了,怎能不慌?”好脸面的昌焱在心底喊着,就当是回应他了。

    康九一个瞬闪来到二人面前,他高高的个子,可身法并不迟钝,且出手一看便知是个练家子。

    “当”的一声,他拿起自己身侧的葫芦就往红袍男子头上敲,却被他用刀格挡,那红袍男子看着康九,暗骂他不知死活,看他并没有神器在手,顷刻往后一退,身后的影子蓄势待发。

    影宗顾名思义,成也影子,败也影子。普通攻击无法伤影子分毫,只有特殊功法或修为高于影子操纵者才能将影子和其主人击伤。而主人的体修功法也不可小觑,若影子的能力凌驾于主人之上,那主人必遭反噬。

    只见他两眼一闪,身形微微一动,似使了某种力量,那影子直接从他身体脱离,蓦地一飘,便见它一游一动,缓缓变得立体,不过片刻,那影子活生生站了起来,犹如人形,且身形相貌与那名红袍男子一致,只是更加缥缈诡异。

    康九脸色一变,惊道:“你是影宗的人?”

    那红袍男子轻蔑地哼了一声,道:“我本不想杀你这醉鬼,不过你送上门来,正好喂喂我的影子。”他说完突然面色一冷,往前一挥,影子瞬间欺近康九的身。

    只一下,他便被影子携带的法力与冲撞击倒在地,翻了几个骨碌。康九蓦地发晕,想是酒还未醒,他摸了摸额头,发现那被血凝固的创口又迸裂开来,鲜血比先前还流得多。

    他看了看昌焱,发现他被黑袍男子逼得无路可退,一直往酒桌下钻,一坛坛好酒应声而碎,康九心痛大喊:“酒温润如玉恰似美人,你们这帮人竟丝毫不怜香惜玉,真是暴殄天物!”

    红袍男子听他满口胡话,骂道:“不仅是个醉鬼,还是个疯子,吃了他!”说罢又下了命令。

    影子一声嘶吼,以迅雷之势奔去,这回康九面色冷厉,双手一展,那些被砸碎洒在地上的酒似被附了灵魂般,从地上缓缓升起,酒香顿时散发了出来,他手势一出,轰然一响打在了那道影子上,影子顿时被击得七零八落,散在地上变成残影。

    红袍男子霎时闷哼一声,像是同被打中一般,他一时气塞胸臆,暗想这男子恐怕没他想得那样简单,他看着自己的同伴在一旁如鱼得水,若自己这边失手,擒得住昌焱还好说,若擒不住,那过错全在自己身上,回去一定捞不着好果子吃。

    这回他亲自出手,瞬闪了过去,康九本见他离自己数丈之外,却突然闪在自己面前,一张咫尺的大脸吓的他急忙退后几步,只见红袍男子周身环绕黑影,康九眼光一瞥,发现他适才击溃的影子仍在地上,那这人身上附着的便是他的第二道影子。

    他使出驭影术中的“影随身行”,只见那影子形成铠甲样式的黑雾环绕周身,这铠甲能全面加强自己的力量,速度,肉身等,附在他拳头的影子部分幻化成有骨刺的拳套。

    他一拳直击康九面门,康九只觉一个沙包大的物体到达眼前,若平常没醉酒的状态,康九绝不会着道,可现在头晕目眩脚跟不稳,被那拳头结结实实打在了左眼。

    康九吃痛之余一个瞬闪没了踪影,现身之后捂着左眼叫嚷道:“骂人不骂娘,打人不打脸,你这人怎如此不地道!”

    那红袍男子轻哼一声不做理会,又顷刻欺近他身前,这回换康九先发制人率先出手,他一拳挥打过去,那人突然没了踪影,他捕捉到身后的威胁,又转身踢了过去,却又是一场空。若从远处看,会发现康九似疯魔了一样在原地胡乱挥打,只有若隐若现的黑影如幽灵一般此起彼伏。

    “呵。”一旁的昌焱已被踢翻在地,他的胸膛被那黑袍男子踩得死死的。

    “继续跑啊小东西...”黑袍男子俯身一脸凶相。

    昌焱侧头看着那被踢出老远的“时灵”,伸出手俊脸憋得老红,使唤着它:“剑兄...快救我...”

    “救你?凭你也能使唤天工神铁?不掂掂自己的斤两。”黑袍男子嗤笑道。

    “那我不使唤它了...我...我喊别人行了吧,康大哥...救我。”

    黑袍男子看他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脚着力一压,只听昌焱又闷哼一声,嘴里已有血腥。

    黑袍男子看向场面,那醉汉身上早已被影子割出一道一道的伤口,鲜血缓缓溢出,他嘴角一挑身形一震,影子出动,并对同伴说着:“赶紧解决掉他回去交差,别等天亮。”

    红袍男子下意识瞧了瞧天色,虽不知时分,但也听了他的话。影宗内有日月两门,日门习光影,月门习暗影,一个现于昼,一个隐于夜。

    光影杀伤力极强,弱点是影子笨重,一旦笨重便极易被人闪躲与捕捉。暗影杀伤力不如前者,却匿于黑暗中,影子缥缈且迅捷,若天悬明月,还能得到月光的加持法力更增,这也是影宗门徒都想往月门挤的原因。

    而这两名男子,均是暗影修行者,影子会随着天亮而法力减弱,所以黑袍男子才会提醒他。

    有了黑袍男子影子的协助,红袍男子再不屑与康九纠缠,只见他念力使唤着影子,影子直冲上去骤然张开大口,一副要把他吞掉的模样。

    康九见状自知不妙,他拔了手上的葫芦嘴就要灌酒,竟发现一滴不剩,他又使劲拍了拍葫芦屁股,还是没有酒水,惊道:“咦?我什么时候喝完...”

    话音未落便听他吃痛一声,摔翻在地。可不过片刻,他便被红袍男子的影子擒住并浮在空中,那人施展驭影术的“暗影蔽日”将自身法力灌输给影子,那影子身上不断地冒出黑雾逐渐化形变成巨影,将康九整个人包裹其中。

    “啊!疼,疼,快放爷爷下来。”康九难受大喊,觉着胸口似百爪挠心,皮肤如火般灼烧,巨影不禁束缚他的动作,还阻断了他法力的运作,只见那影子越来越紧,正在吞噬他。

    “康大哥!”昌焱嘴里喊着,他瞪着踩踏他的男子,眼球因愤怒而涨红,喝道:“我跟你走,你放了他!”

    “哈哈?你现在这副模样,和我打商量?嗯?!”说着脚又加了一分力,心想这小娃娃实在呆笨,如今受制于人,居然还如此趾高气扬。

    红袍男子欣赏着康九这副画面,那影子缓缓融进他的身体,他满意地笑着,内心实在狂喜,不出片刻,他便会有第四道影子...

    忽然一阵疾风吹来,他脸色一变,觉着这风来得太突然,且风力夹杂一股胭脂气息,他正要回头往向风的来处,顷刻间一把铁扇向他旋来。

    红袍男子一惊,速速现出另一道影子包裹周身用以防御。铁扇速度极快并伴随着如利剑般的风刃,红袍男子避之不及,那坚如陨铁的影之铠甲如豆腐一般被切开,并一同划开了他的手臂和身躯,他当下吃痛甩出自己的弯刀,却被瞬间打飞。

    只见那铁扇未做丝毫喘息又旋向了黑袍男子,他甩出长枪便打,二者相击擦出火星。那扇子并无着力,可他却确实感受到一股难以应对的重力打在自己枪杆,本应倒退的他足下发力让自己稳住重心,可这一发力,昌焱又被重重踩了一下,翻着白眼差点闭过气去。

    只见一抹白影飘然而来接住那扇子,落地之后未作停顿直接一扇,那闪着天工神铁光芒形似羽毛状的折扇霎时旋出一道罡风,风卷尘沙起,将酒坛碎片与枯叶一并带入空中,混杂着一股酒味,形成一条滚龙直冲而去。

    那正在吞噬康九的影子与其余二人顷刻被风暴带起,无论脚上如何发力都是徒劳,瞬间被重重摔在树干上,并同时喷出一口血,那两道影子也迅速回到了他们身后。

    他们即刻起身,相互看了一眼,后又看向面前这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面色严肃异口同声道:“英萝?”

    英萝已收了扇子,本应温柔的面孔现出冷厉,傲视着两人,道:“告诉你们的主人,不要打昌焱的主意,除非...他想好了与仙宗、圣宗作对。”

    二人对视,那黑袍男子不服又要发力,却被英萝看出端倪,急忙说道:“天快亮了,你最好想清楚能否在天亮之前打赢我。”

    果然这话令那人忌惮,东方既白,他俩此时对付她都难有胜算,更何况是天亮之后被削弱的影子,但他内心隐隐不服,若交不了差,被惩罚的滋味可不比被扇仙压制好受。

    那红袍男子的四影即将修成,没料到被这女人插了一脚,也实在难忍到手的鸭子飞了,但实力悬殊他也无法,只能拉扯着他,轻声道:“咱们撤吧。”

    二人终于决定偃旗息鼓,蓦地一闪,没了踪影。

    英萝看着已艰难起身捡起宝剑的昌焱,奔了过去,捏着他的手腕四处打量着,关心道:“你有没有受伤?!”

    昌焱正要开口,另一侧响起了甚是夸张且震耳欲聋的嗓音:“快松手!别碰他!”

    昌焱和英萝同时吓了一激灵,英萝更是被吓得急忙松了手,在捕捉到身后笨重的脚步声时,她二话不说回手就给了一耳光。

    康九被狠狠扇了一巴掌,他捂着脸,身上满是伤痕,只见英萝咬牙切齿狠瞪着他,康九怔怔看着她,二人就这样对峙着。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