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十二章 威胁欺近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一间简陋的酒肆晃着两人嬉笑的身影,金乌已落,天际泛起少许昏黄的光,远处山峦已渐渐嵌入即将到来的漆黑里,一丝凉风吹来,让头脑发昏的昌焱好受了许多。

    “来来来,再喝一碗。”康九不停给他倒酒。

    昌焱已不记得自己第几回摆手了,推辞道:“我实在不胜酒力。”

    康九不厌其烦给他倒酒,他也不止一回推脱,但康九却也不劝酒,见他不喝,于是又拿起一饮而尽,接下来又给他满上,说着同样的话。

    昌焱觉着这人好生古怪,明明前往自由之境的渡口还有二里路,他非说酒虫上脑要找酒肆与他对饮,无奈自己酒力不佳,喝了三碗开始上头,这人便将自己的那份一并喝去,并且已经开始说起了醉话,可这点来的酒,明明没有三十斤,昌焱暗想自己是不是被先前那个酒保坑了钱。

    “我跟你说,这自由之境,险得很,入夜了,不去,不去...嗝~”

    “我不怕,我有宝剑,它很厉害的!”昌焱说着便拿出来炫耀,少年盯着那刻龙纹的剑鞘,眼睛瞬间展了光,尽管这东西时灵时不灵,自己仍视若珍宝。

    “哈哈哈,这,这不是天工神铁么?有甚稀奇的,我...我媳妇儿也有…”

    昌焱瞧着他脸腮通红,浑身酒气,就知道他开始说起胡话来了,于是也借机调侃他:“你媳妇儿是谁?”

    那康九听他一问,憨憨一笑显是乐坏了的表情,并勾着他的肩,一副说着不可告人秘密的模样,道:“我媳妇儿...是,是个大美人...”

    “那这大美人是谁呀?”昌焱笑着,看他还能胡诌出什么。

    “我说你,真是个土鳖,那...那自然是仙界第一美人,英萝...对,是她...就是她,我家小萝。”康九说着便一脸甜蜜的模样,似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嘴角的口水一个没忍住,撕拉到了衣襟上。

    昌焱听他说完便无奈摇头,他在朝城数日,四处无不盛行着一句话“日有英,月有岚”,仙宗英萝悬于光明,影宗月岚舞于暗影,这东溟神洲无人不垂涎她们的美色,一路走来也听到过二人不少的传说,此时倒对康九的言语见怪不怪。

    斜眼看着已经靠在自己肩上昏昏欲睡的大汉,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然入夜,可他们却尚未找着落脚的地方,他思考半晌,决定先扔下他自己去找客栈,一个身形魁梧的汉子,应当不会有人来动歪心思,稍后再来接他便是。

    他起身才行了数十步,忽然一阵罡风扑来,摇曳着酒肆的旗幡嘎吱作响,他蓦地站定脚步,霎时觉着这风来得蹊跷。

    淅淅沥沥的小雨顷刻落下,他眼睛朦胧了起来,竟然觉着...此情此景极像那个梦里的场景,他骤然一惊,急忙回头,可没有那女人的身影,康九的身影仍在那酒桌上,随着他酣睡的呼吸一起一落。

    “是我想多了...”他安慰着自己。

    又一回头,忽然一张大脸现在他面前。

    “啊!!!”昌焱惊吓大喊,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看那人的脸只想跑回康九身边。

    才跑了几步,又一个身影闪了过来,他急忙刹住脚步,终于看清了这人的脸,他一袭黑袍,长相俊朗却面无表情,比起他,昌焱更喜欢康九那副棱角分明正义十足的面孔。

    “您这是想去哪啊~”昌焱身后传来了声音,正是适才吓住自己那人。

    他回身一看,那男人身着红袍,人鼻子人眼,在昌焱看来,恐怕他不会干人事。

    “你们是谁?”昌焱问着,心里琢磨这劫匪几时打扮得这般整洁了。

    “我们想请昌公子到府上一叙。”那红袍男子说着。

    昌焱一怔,这人知道他的姓名,想是有备而来,心里渐渐慌了起来,但强装着镇定:“一叙倒是可以,我总要知道自己去哪吧?”

    “公子一去便知。”另一侧的黑袍男子说道。

    “若我不去呢?”昌焱说着,一看这俩就知没安好心,渐渐握紧了手中的剑,便尝试着用意念告诉它:“剑兄,这俩人看起来不是好对付的,你可要稳住啊!”

    “那我们只好得罪了!”那黑袍男子先说道,只见他蓦地腾空,却浮在空中,整个身体一展,只听一道似恶鬼声音的嘶吼传来,他身下瞬间闪出一道影子,向昌焱奔去。

    那红袍男子本想与昌焱在言语上多周旋几番,他向来的作风是能文请,就不武斗。孰料他同伴却率先发了招,他眉间闪出一丝不快,迫不得已只好腾空附和着他,闪出了自己的影子。

    影宗?昌焱心底大喊。这夜诡魅,亮着的明灯不过几盏,他根本看不清影子的来处,右手抚剑全力去拔,果然这剑又不灵了。

    “啊!!你耍脾气能不能分清场合,我要死啦!”昌焱气急,情急之下还破口丢了几句粗话。

    那两道影子疾如闪电,他一面往后跑一面用剑鞘去挥砍,影子们正要穿过他胸膛,却停止在了那道剑鞘面前,又顷刻绕了过去,找其他突破口。

    “怎么回事?”两名男子异口同声道,不解影子的举动。

    但这一细微的举动却被昌焱发现了端倪:“难道它们惧怕这把剑?天工神铁可斩妖除魔,难道影子也能斩?”

    昌焱想着,知道自己拔不出剑,但拿着剑鞘也能与它们周旋几番。他拼命向后跑,右手拿着剑鞘使劲往后挥着,那两道影子便紧跟着他,也不敢向前。

    “康大哥!你醒醒,快醒醒,咱俩要没命了!”踉跄摔倒在地的昌焱费力晃着康九的胳膊,却听他呼噜越打越响。

    黑袍男子直接来到他面前,影子怕那剑,他可不怕,只见他右手一出,本赤手空拳的他登时现出一杆长枪,那长枪雕刻着麒麟纹,枪头系着一戳黑毛,在明月的柔光下闪着骇人的光芒。

    “邦”的一声,挥下去的长枪被昌焱的剑鞘架住,他闪过一丝惊愕,之后便全力施压,便嘴里喊着:“速战速决!”

    那红袍男子一听,便也右手一展,一把弯刀现出,并没有刀鞘,直接向昌焱斩去。还未近他的身,便觉着下身一沉,怎都发不出力,再低头一看,原是被康九抱住了腿脚。

    他嘴里还迷迷糊糊说着:“你们...你们是谁...为何...动我小兄弟?”

    红袍男子不耐道:“哪里来的醉鬼!”说罢一脚将他踹出老远。

    康九顷刻飞出数丈远,额头狠狠砸在了桌角上,登时鲜血直冒,那猩红流下迷了他的眼,他清醒的同时便为额角的伤吃痛着,踉跄起身,嘴里骂咧道:“谁敢打爷爷!”

    待定睛之后,才瞧见昌焱已身处水火,他彻底清醒,卷了袖子就上,嘴里并喊着:“兄弟莫慌,我来助你。”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