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十一章 重启路途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其余人看着冲天而去的黑影均心知肚明,但此时更在意昌焱的状况。

    张景尘三步并作两步跨到他身旁,搭脉诊断他的情况,搭下片刻便惊呼道:“糟了!魔魄已渐成苏醒状...”

    “什么?!”众仙皆呼道。

    “那他体内那股至阴之气呢?”钟忘虽见数道黑影散去,心中已有答案,但为了让自己与其余人安心,还是问出了口。

    张景尘摇摇头,眼神幽远,语气有些懊恼:“我们皆被那股气分散了注意,中了施展‘驭影术’那人的缓兵之计。这股至阴之气想来在他体内已久,魔魄早已被法力侵入,无论那股气有没有与魔魄相结,它都会苏醒...”

    “那你如今可有良策?”作为一宗之主的钟忘语气都透露了焦急。

    张景尘捻着胡须做思考状,见他不答,英萝便问道:“若那人之前没有侵入阻碍,这魔魄该何去何从?”

    “那我们将他驱除不是难事,即便不除,它只要不受‘灵法魔’三力任意一力的侵入,都很难自主苏醒。”张景尘道。

    “目前的情况来看,影宗已经介入,这少年尚在此处,与影宗对峙不是上策,为今之计只能从魔魄入手。”钟忘说道。

    张景尘点头附和他,并给出了计策,不过语气有些犹豫:“我有一记,不过,恐非良策...”

    “医仙只管说来。”洛阳有些急,都大难临头了,这老头还在寻思什么良不良的。

    张景尘斟酌过后还是说道:“‘独清泉’...”

    短短三字却让众仙身躯一阵,只见英萝急道:“他是肉体凡胎,怎能经得住这个?”

    连身为宗主的钟忘都没了言语,他知道医仙能出此计谋已是束手无策之举了。

    独清泉位于东溟神洲西南侧岛屿“自由之境”的独清村里,那里没有任何准则,百姓却安分守己,据说是独清泉里的“泉灵”每日洗涤他们的肮脏之心,因此他们从无邪念。

    泉水若触碰心有恶念之人便会以焚身的法力灼烧他内心的欲望,直至欲望灰飞烟灭,当地的村民称它为“独清之谴”,恶念越深,洗涤痛苦越深。

    而它还有个用途,便是驱魔。正因如此,自由之境才屹立千万年,连当年魔祖来侵都不敢踏入半步。

    “咳咳咳...咳咳”昌焱忽然疾咳起来,面部泛红,捂着胸口很难受的样子。

    张景尘见状,回身替他把脉,良久才放下,却紧着眉头问道:“你是哪里不适?”他把了些许时分都没发觉他身体有何其他异样。

    “就是胸口痛...”昌焱捂着胸口面色难看,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张景尘捋了捋胡子之后右手一展,现出个药罐,他倒了一粒金丹给昌焱服下。

    昌焱入口,只觉喉内一股清凉,咽下之后不过片刻,便觉着体内有股热气在四肢游走,可是时间越久却越难受,那热气仿佛堆积在四肢,淤塞不去。

    张景尘看他紧皱的眉头,丝毫不讶异他会出现这种反应,他拿起昌焱的手腕,直接与他手掌对掌,灌输着法力,只见一缕清晰可见的烟丝像是被他手掌吸引一般,缓缓飘去,不绝如缕。

    昌焱感觉发烫的四肢渐渐清凉了下来,那鼓气在体内如蚂蚁游走,却不觉着挠心,甚至有些依恋这种感觉。不出片刻,他顿感胸口舒畅,人也放松了很多。他在心里大呼惊奇,眼睛不自觉地盯着张景尘手里的药罐。

    “我方才贯通了你的八脉,把那股淤塞之气散去,你试试能站起来走两步么?”张景尘说道。

    昌焱缓缓站了起来,除了四肢有些发麻,并无其他不适之处,他大为喜悦,但想起方才大仙们讨论的什么“独清泉”,不禁问道:“独清泉是个什么地界?”

    众仙面面相觑,毕竟驱魔不是小事。一旁的钟忘斟酌片刻,身为宗主,只能由他提这个事情,说道:“你身上的魔物远比我们想象的厉害,众仙家已束手无策,为今之计,恐怕要让你去自由之境走一遭,前往独清泉驱除魔障。”

    听到这话的昌焱顿时惊想道:“连仙宗众仙都拿我体内的怪物没办法,那我岂不是要死了??不行,我还没享受到这世间的乐趣...还有那男女的快活!”

    他想罢便抬头,问道:“那里的人真的能治愈我么?”

    众仙再次面面相觑,这个疑问连他们都不敢妄下评断,钟忘只能强颜欢笑,尽量安慰他:“我想...他们会有办法的。”

    “那我...一个人去?”昌焱问得有些小心翼翼,他能独自前来朝城,是母亲念着这好歹是七宗之一仙宗的所在地,朝城也是一座政通人和的城池。但那自由之境自己尚未踏足不说,且还在一个岛上,他并非胆小如鼠之人,只是对那个地界有一种未知的惧怕。

    “这...”钟忘一时犯了难,虽然昌焱并非朝城的子民,但此时在他们的地界,若放任不管,不太地道,且他身系的事情也关乎东溟神洲的存亡,他想了想,决定道:“那我派一位仙人护你。”

    ...

    不日后,昌焱已闲逛在朝城街头,他背着包袱腰携短剑,身旁空无一人。

    是的,比起那未知的惧怕,他更不喜自由被约束,觉着自己总要踏出从少年变成男人的那一步。

    “哐当”一声,他终于在初来朝城时的包子铺前扔下了一粒银子,出了那口被轻视的气。

    谁知一转身,一名大汉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他面前,昌焱吓了一激灵,心想这也没过年啊,他打量着那人,一身交领青衫配着短靴,很随意的挽着袖子,五官端正,身形魁梧,腰间坠着一个葫芦,眉间一股英气瞧着让人觉着安心。他正要将其扶起,但那人却突然软了力直接趴倒在地面。

    “诶这位大哥...你...你趴我鞋上了。”昌焱说着,并用手拍着他的背,那双足被他压着,撤也不是,不撤也不是。

    他抽了抽鼻子,忽然觉得味道有些不对劲,再附下身一闻,顿时捏住鼻子,小声抱怨着:“酒味真大。”

    这时前方一名比这大汉更为强壮的人直逼他来,那人站定在他面前,操着一口震耳欲聋的嗓音,对他喊道:“你是这憨货的什么人?”

    憨货?他?我?昌焱不明所以,只弱弱说道:“我...不是他什么人。”

    “不是他什么人你和他站在一块?!”

    “那...你不是他什么人...你追过来做什么?”昌焱把话绕给他。

    “他欠我酒钱!”大汉懒得与他绕,直接凶道,下一刻便不由分说踢向醉酒那人。

    昌焱忙伸手执了剑挡住他发力的腿,生怕他把这人踢坏了,忙道:“他欠你多少,我给了。”

    “哟?还抱打不平来了,他喝了三十斤!”

    “三十斤?!”昌焱惊呼道,暗骂这厮究竟怎么喝能喝这样多。

    昌焱一言既出,也不好再推脱,往怀里掏出银两就扔给了他。见那大汉一走,自己又犯起难来,这醉汉倒在他脚边,他若一走了之,又不放心,且这人的酒量异于常人,万一喝死了该如何是好。

    昌焱想着还是决定去拍打他,即便不醒,但至少让自己知道他还活着。谁知他就拍了一下,那人蹭地窜起,着实吓了他一激灵,还未开口那人先说:“他走了?”

    昌焱怔怔点头,却看他脸上毫无醉态,问道:“你...你不是喝多了么?”

    “我?哈哈哈...”这人大笑起来,道:“整个东溟神洲的人喝多了,我也不可能喝多!”

    “那你...为何装醉?”昌焱问着。

    那人并没回答,只拍拍身上的尘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昌焱顷刻后知后觉道:“原来你是想赖账!”

    那人一脸不屑,只摆摆手,道:“小钱而已,不是不给,是我给的银子他找不开。”

    昌焱又要开口,那人却勾着他的肩,率先自报家门道:“我叫康九,从独清村来,你叫什么?”

    “独清村?!你从那里来?”昌焱讶异道。

    康九点头,“素闻朝城的酒水乃‘神洲一绝’,我便过来尝尝,在这喝了三日,却也不过如此,且这处也找不到好乐子,我寻思着明日回去。”

    昌焱正愁无人引路,现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道:“我也要去独清村!可否与大哥同去?”

    “哈哈哈。”康九插着腰,他好饮酒,肚皮上却没有肥肥的肚腩,说起话来毫不见外:“你也去,我也去,自然是同去。走走走,哥哥带你去独清村喝酒...我跟你说...那的酒...”康九架着他的脖子,一面给他说一面拖着轻快的脚步渐行渐远。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