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九章 险象骤现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一名老者坐于圆桌旁,上头尽是一些丹药瓶罐,手里翻看着一本泛黄的医书,嘴里还时不时嘟哝着听不清的话语。

    “医仙。”云羡门对着老者点头行礼以示恭敬,虽说他二人同为“十二上仙”之一,但张景尘是前辈,他不能失了敬意。

    张景尘转过身来看着云羡门以及他身旁的少年,微微点头,直接对昌焱招手说道:“你过来吧。”

    昌焱看着眼前这老者满头华发,约莫古稀之年,但精神尤为矍铄,甚至能感受他身上一股微弱的炎热之气,正是气血旺盛中气十足的象征。他看着桌上琳琅的金丹灵药,想着自己若吃上那么几粒,会不会立即飞升成仙。

    张景尘二话不说直接拿过他的手置放在脉枕上,三指搭在昌焱的腕部,感知到脉象紊乱的他下一刻便埋怨着云羡门:“我是让你替他松心,可不是让他受惊!”

    云羡门垂头一笑,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太阳穴,有些难为情。

    过了好半晌,张景尘才缓缓收手,捻着胡子目视前方,眉间一紧眼珠乱转,云羡门瞧他这番姿态便暗道不妙,忙问道:“如何?”

    “这少年体内有股至阴之气,与他体内的...异物...互相冲撞,却又破不了防。”张景尘本说得急,却在后语忙慌改口。

    云羡门也换上一副严肃的神情,昌焱看着二人的表情,心下一慌,暗道这异物似乎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

    只见张景尘问他:“你此番前来,可遇见过什么人么?”

    昌焱脱口而出:“在木泽林遇到过食人族,他们差点把我吃了!”他说着,语气还有些许气愤。

    张景尘听了便想:“这食人族可没这么大能耐。”想罢又问:“你再仔细想想,有无遇到奇怪的人,或事...”

    昌焱寻着记忆便仔细道来:“我从圣城出来入了木泽林,一不留神踩了陷阱被食人族掳去,我脱身后遇到了我的侍从,再之后来到朝城,在街头碰见...”他说着便犹豫了起来。

    “碰见谁?”云羡门等得不耐,忙问道。

    “碰见花仙座下的小仙子连溪。”昌焱说着,不知为何他泛起了羞涩。

    云羡门和张景尘同时叹了口气,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答案。

    “行,老夫了解了。你先回你的住所,老夫拟好医方自会找你。”张景尘说道。

    昌焱一愣,瞧着这二人欲言又止的神情,显然不想告诉他,既来之则安之,他也逐渐习惯这些仙人的喜怒无常,点了头离去。

    云羡门瞧他一走,转头看向医仙,似在等他开口。张景尘会意,说道:“他体内被‘坠梦术’侵入过。”

    云羡门心中一颤,“坠梦术”是影宗独有的能侵入他人梦境的法术,但施法者修为至少需达到“五影”境界方可驾驭,若修为不够强行施展,一旦破功便会心智丧失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眼神游离,影宗的门徒修为能至“五影”之人并不多,并且能真正将“坠梦术”驾驭的游刃有余之人更少,他心底隐隐有了一个名字。

    张景尘似乎看出他的猜想和忧虑,说道:“无论那人是谁,至少我们能得知这少年已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那现下该当如何?”云羡门语气有些急。

    “目前通过我的诊断来看,那魔魄呈封印状,抑或尚未苏醒状。为今之计只能尽快将其驱除或杀死,不然那小娃娃的祸福,只在朝夕之间啊。”

    “那你可有对策?”

    “有是有,但避免出现差池,这事得需宗主定夺。”张景尘郑重说道。

    云羡门缓缓点头,眼神幽远看着昌焱离去的方向。

    昌焱并未回到住所,而是又来到了这一片荷塘,他险站在池边,试图找寻之前自己所待的位置。

    “你在找我?”连溪的声音霎时响在他身后。

    昌焱慌了神,定了定心思才回头道:“我赏花不行么?”

    “睁眼说瞎话,那都是花苞。”连溪无情地拆穿他。

    昌焱一时无言以对,他压根还未站稳脚跟就被她逮了个正着,眼睛自然是没来得及看的,他到此确是为了找她,但自尊心不允许他承认,只得嘴硬道:“花苞也是花!”

    “哦,那我扰您雅兴了。”连溪也懒得与他争执,转了身就要走。

    “等等!”昌焱大步抢在她身前。

    连溪疑惑看他,只见他说道:“你...你是如何修炼成仙的?”

    昌焱眼巴巴望着她,想从她口中或身上寻找修仙的法门,孰料连溪的回答似一盆凉水浇到他头上:“我呀?我成仙是因为,我母亲就是仙...”

    “哦...”昌焱呆了半晌才发出一句无力的声音,后又喃喃道:“敢情你还是个‘仙二代’。”

    “哈哈。”连溪捂嘴笑了出来,轻骂道:“真是个呆子。”

    昌焱没有在意她的逗骂,移步坐在了矮亭的台阶上,揣着手发起了愣:“瞧那医仙的神情,想来我体内的异物甚是厉害...若一直不得救治,那我岂不是这辈子都做不成仙。”

    连溪瞧他突然惆怅便直觉认定他的想法,思索一瞬移步坐在他身旁,撑着头目视着前方,悠悠说道:“成仙要经‘四难五劫六境’,缺一不可。”

    “‘四难五劫六境’?”昌焱疑惑道。

    连溪点点头,撇着嘴缓缓道:“我生来是仙,不修炼这个,所以具体是哪些我也说不上来。但我知道,若想入仙宗成‘真仙’还需经过仙祖的认可...不然只能做个修为低下的‘散仙’,即便往后修炼,法力也远远不及‘真仙’。”

    昌焱聚精会神听着她的滔滔不绝,一面听一面点头认可。

    连溪顿了顿,又续道:“还有个成仙方法便是由仙祖直接点化,但这个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所以能被点化成仙的人甚少,整个仙宗目前只有笔仙和扇仙有此殊荣。”

    昌焱点头,他只知晓云羡门是被点化成仙,但未料到英萝竟是那唯一被点化成仙的女子,那人生得奇美,又法力高强,用“仙女”形容她真是恰到好处。

    连溪看他嘴角挂着一抹笑,眼神呆滞分明是在出神。想着自己正为他解疑,他却神游四海,于是重重跺了他的脚。

    突如其来的疼痛令昌焱霎时痛呼出来,喊道:“你做什么?!”

    连溪蹦起,没好气地反问道:“你又在做什么?”

    昌焱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失态了,于是有些难为情地低着头,也没有解释。

    连溪见他不语,更气了,轻哼一声跺了脚转身便走,昌焱就那样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没有去追,内心的波动却经久不息。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