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六章 险崖月影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悬崖上耸着一座用峭壁包裹着的城,围绕着它的岩石冰冷得让人心悸。悬崖下万丈的深渊已数不清埋葬了多少人的灵魂,乌云压境,那深渊里挣扎不出的嚎叫更为骇人。

    昏暗的大殿内掌着几盏将息未息的雁足灯,一名壮年男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围着一块黑布,卷着袖子,身上有股油烟味,俨然是个厨夫。而他前方的卧榻上,躺着一名红色轻衫的娇媚女子。

    她半卧在上头,长眉入鬓,那双勾人魂魄的眼眸却透着清冷的光,红唇如鲜血点缀,裙纱下的美腿若隐若现,那雪白的肌肤即便让人瞥上一眼,都怦然心动。

    她手上拿着一罐方才这名厨夫呈上来的果酱,无视侍女递上来的木勺,直接用手指往里勾了一抹送进嘴里,唇齿轻轻蠕动,那厨夫随着时间的流逝汗水越滴越快,他捏着裆头,生怕下一刻便尿裤子。

    “好吃。”女子轻声道。

    那厨夫一听,顿时松了口气,但她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心头一紧:“明日我要吃梅酱,不要过甜,也别太腻,水份也不要像今日这么多。你可得小心了,我的影子可是饥渴难耐了...”女子缓缓说着,眼神微迷,嘴角勾起一丝骇人的笑意,挥手把他打发了下去。

    此时一道脚步传来,迈进了一名男子,他一身黑袍,头戴银冠,凌厉的剑眉衬着俊朗的脸,寻常女子看了难有不心动的。

    男子名叫月流风,乃影宗的左护法,职责是护卫宗主的周全,但他现下却对眼前的女子颔首行礼。

    而这名女子,便是号称“九影圣姬”的影宗圣女,月岚。

    影宗的“驭影术”乃“以影修影”的法术,用他人的影子修炼自己的影子,抑或将他人的影子纳为己有,生出第二道影子。但每一道影子都需要“养”,吞噬的影子越多,便越厉害。但影子越多越难以修炼,一出差错便会被影子“反噬”,至多可修炼出十二道影子,又称“十二天影”。

    而圣女月岚,天赋异禀,是影宗千年来唯一一个能操控九道影子的能人,是以被称为“九影圣姬”。

    影宗有五大氏族:月辛木白通。月排首位,是因为其是五大家族中最鼎盛的家族。而五大氏族需相互制衡,才得长久。所以每隔十年便会从五大氏族中选举一人为影宗的宗主,还会再从其余四个氏族中挑选一名女性为圣女,她虽在地位上低于宗主一等,实则却是相互制约的关系。

    其余长老护法也均从这四大家族中挑选出,而月流风便是其中的一位。二人同为月氏,彼此自然会多些亲近。

    只听月流风恭敬说道:“那圣城少主已至玉屋山。”

    月岚深呼吸一口气,眉头微紧,她亲自出马窃到那少年梦里取他魂魄,孰料那没出息的东西把自己给吓醒了,现在人已至仙宗,再想动手便难了。

    这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一名侍女小跑进来还未站稳便急道:“圣女,宗主来了。”

    月岚垂眸暗思道:“他来做什么...”想着就下榻把方才沾了果酱的手清洗干净。

    还未清洗完毕,宗主辛白的声音便蹿了进来:“怎么我来见你还需要禀报?”

    月岚一惊,那侍女话落不久他便出现,心里寻思着有没有被他听去不该听见的言语。辛白一袭宽袖白色长袍,头上的银冠镶着一颗明珠,器宇不凡,只是那眉间却多了几分狡诈。

    辛白,姓辛名白,而这个白字,却正是白氏家族的白。他母亲乃白氏家主白乐道的胞妹,辛白承袭两家血脉,养尊处优的他性格狂妄,看谁都似目中无人。

    月岚取过侍女递来的毛巾擦拭着手,说道:“宗主怎么有空到我这羡渊崖?”

    辛白一笑,倒是看向月流风说道:“我好奇这羡渊崖到底有什么稀奇的宝贝,能让我的左护法频频前来。”

    月岚听出了他的用意,二人同为月氏,为了避免被人诟病沆瀣一气,都应保持适当的距离。

    月流风低着头,一副心虚的模样,但月岚却浑不在意他的含沙射影,说道:“作为圣女,我过问一下影宗的事务,应当不是什么要紧事吧?”

    辛白将手背于身后,狡黠一笑,道:“但愿如此。”

    二人的对话已有了烽烟四起的苗头,月岚便转了话题:“我这的厨夫新制了可口的果酱,宗主要来些么?”说着便伸手去拿那罐子。

    “这样美味的东西,你自己享用吧。”辛白并未领她的情。

    月岚手势一僵,却继续伸了过去用木勺舀了一勺果酱送入嘴里咀嚼着。

    辛白见她如此,便也毫不客气地坐上了她的卧榻,并说着:“我听说,你近日身子不适?”

    月岚眉头一紧,垂着眸眼珠流离在地面,后眉眼一抬,面无表情道:“听谁说的?”

    辛白低头正了正衣摆并未回答,说着关心的话,语气却很漫不经心:“现下可好些了?”

    月岚心中一凛,若说好,那便承认自己不适,若否认,他是宗主,违逆之言说出来不合规矩。

    她蓦地一笑,也移步坐上了卧榻,道:“宗主觉得呢?”

    辛白转头看她,眼睛微迷,心想这女人好生狡猾,她并未应答自己的身体状况,只问向他,自己身为宗主,自然说什么便是什么,那她身子究竟有没有不适,便全然无关紧要了。

    “行,你既然无碍,那我便回去了。”辛白说着就下了榻。

    “宗主慢走。”月岚起身恭送。

    辛白经过月流风,突然站定不动看着他,月岚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脸上毫无波澜。月流风直视他的目光,想来是辛白在等他表忠心,他犹豫了一瞬更在了辛白后面,辛白瞪了他一眼便大步离去。

    月岚送走他,回身看着自己身旁的两名侍女,仔细打量着她们,却是在想究竟谁泄露了消息。

    “月追。”月岚轻喊道。

    话音一落,殿中忽然现出一名女子的身影,这人身着黑衫,秀发束起,打扮十分干练,正是月岚的贴身护卫和御用杀手,月追。

    只见她躬身行礼道:“主人有何吩咐。”

    “那少年惊醒导致我‘坠梦术’破功的事情还有谁知道?”月岚问着。

    月追一惊,眼珠胡乱转着,细想过后眉头忽然紧了起来,有些胆怯地说道:“您那日施展法术之时...我瞧见一个人影瞬闪了过去...”

    话音一落突然一记耳光声响在她的脸上,月追的脸霎时红肿了起来,但仍笔挺站着,丝毫不敢展露任何情绪。

    “你在外守着还能让人乘虚而入,我要你有何用?”月岚漫不经心说着,可她身后的影子却蠢蠢欲动了起来。

    月追瞧她身后的影子缓缓向自己逼近,急忙跪倒在地,惊惧道:“属下愿戴罪立功查出那人!”

    月岚做了个深呼吸,那道影子便顷刻回到自己身后,与她的身体又融为了一体。随后狡黠一笑,道:“那就把握好这个机会。”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