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五章 惊魂连连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声如奔雷,冲击下来砸在山根的石头上,珠玑四溅,混合着乳白色的雾云,澹澹生烟。一道几不可闻的气流声伴随着一丝温润的空气向昌焱袭来。

    他顿了顿脚步,思索过后便顺着声响而来,他越靠近那股声音便越觉着炎热,背渐渐沁出了汗渍。

    终于他来到了一块空地,此地光怪陆离,水天一色,他并没有忙着靠近,而是透过石隙往前窥着,想寻找这股炎热之气的来源。

    一名头戴金冠,身着檀色服饰的男子站在中央,衣袍上爬满了火焰的花纹,他双手持在胸前,“把玩”着一团火。

    是的,把玩。那火焰张牙舞爪,变换着各种形态,似飞鸟,似爬蛇,甚至有时挣扎的样子像一张人脸。而这一团明火,却像男人的掌中玩物,任凭它如何炸裂都崩不出他的手掌心。

    透过石隙还能瞧见一方裙摆的边角,昌焱小心翼翼微转着身体,生怕发出异响惊扰他们。随着视角地缓缓偏转,一名身着浅蓝留仙裙的女子现在眼前,她头插银饰,肌肤白皙,小小的鼻子和嘴,十足的美人坯子。

    可她离那名男子咫尺之距,却仿佛丝毫不觉着炎热,昌焱甚至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丝清凉。他瞧着瞧着,觉着这人的长相竟和那男子有些相似。

    忽然她双手向上划出个弧度,动作轻柔,可让昌焱目瞪口呆的是,那激流的瀑布如猛虎般向她冲来,却在她面前止住攻势,变作暖水化成了她的掌中柔。

    两人一个执火一个御水,似有对峙之意。终于二人目光一闪,均双手一推,手中的自然之力骤然相击,却没有炸开。都道水火不容,可这两股力量却确确实实交融在了一起,水化作柔丝缠绕着火柱,可若仔细瞧,便能发觉那股水力正缓缓渗进火柱里,火柱越变越小,似在被水力吞噬。

    “好厉害...”一旁窥探的昌焱暗暗吃惊,瞧着二人的眉目越蹙越紧,真正的决斗似乎就要爆发,即便如此他仍舍不得挪动自己的脚步。

    终于那男子轻喝一声,攒了气力往前一击,女子也毫不示弱强力回击。只听“嘣”的一声,整座仙界都在颤抖,丛中的飞鸟急奔,瀑布落得更急。而这强劲的力量也没能放过昌焱身前的巨石,霹雳一声炸响,这巨石裂开带着他一起被狠摔在地。

    昌焱只觉天旋地转,下一刻胸口的炙热疼痛便袭来,他捂着胸口,五官拧在一起,极为难受的模样。可这股力量仍未结束,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向他奔来,他双眼圆睁慌了神,顾不得胸前的疼痛拼命往地上爬起。

    这时飘来一袭白衣,“刷”的一响,那声音似铁扇开合,此人手臂往前一挥,那一股力量逆冲回去打向二人,那二人顷刻醒觉,均手势一收将其纳入手中,那股气力瞬间消失无踪。

    只见二人慌忙奔来,察看早已被那白衣女子扶起的少年的状况。

    “你没事吧?”白衣女子率先问道,这人明眸皓齿,肤若凝脂,脸部的轮廓如丝线般温柔,周围的盛景在她面前都仿佛黯然失色。

    她手持早已闭合的“七幻惊羽扇”,正是有主风之力的“十二上仙”之一,修为已入“朝元境”第二重的“扇门”仙主,英萝。

    昌焱胸口疼痛难忍,却还是缓缓摇头,他初来乍到,一是不想让生人瞧见他的柔弱,二是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可那浅蓝服饰的女子却看出了端倪,且不说眼前这少年眉头微紧一直捂着胸口,那水火之力合体,仙宗众仙中任何一位与其对抗都甚为吃力,何况这肉体凡胎的少年,若英萝不出现,他必死无疑。

    她手心一展,瞬间现出个精致的玉瓶,倒出一粒圆滚的药丸给他服下。昌焱深呼吸了几口气,觉着胸口的疼痛消失殆尽,暗呼神奇,他双手抱拳作了个揖,道:“多谢大仙。”

    “你便是那从圣城来的少年?”那男子开口,言语中带着玩味。

    昌焱一惊,看着他,眼神有些仓皇。

    “这是‘水火二仙’,哥哥洛阳,妹妹洛柔。”英萝给他介绍着。

    昌焱悠悠点头,难怪这二人的相貌有些相似。想罢又看向英萝,还未开口询问便听她自报家门道:“我是英萝。”

    昌焱看见她手中那把透露着天工神铁光芒的折扇,虽这女子只报了姓名,但他猜想这人定是云羡门提到的“扇仙”。

    “小娃娃,你想看便正大光明站出来,若扇仙不出现,你这小命折在这儿,我们可赔不起。”洛阳打趣道。

    “我才不是小娃娃,我今年十六了!”昌焱心生不满,抗议道。

    “哈哈哈。”洛阳大笑,道:“你这年岁做我玄孙都还得加上几百个年头。”

    昌焱眼神发直打量着他,这人的身躯瞧着明明是三十出头的壮年,可他言下之意,是已有几百岁了。

    英萝看见昌焱稚嫩的脸庞一副痴呆的模样,便咯咯笑出了声,说道:“他爱打趣人,你别介意。”

    昌焱点点头,又听妹妹洛柔说道:“怎么没人指引你么?玉屋山可不是你随意放荡的地界。你瞧见我兄妹二人且算你之幸,即便死伤还有医仙为你救治,若一不小心误入神兽林,那的东西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肉体都找不着,怎替你还魂。”

    昌焱被她有些严厉的语气说得有些难为情,但转念思索着神兽林是个什么地方,不过瞧她脸色,心想那地界定是十分凶险,他现下有些明白云羡门消失前的那番话是何用意了。

    “好了,你俩可别再吓他了。”英萝出来调解道,便转身对昌焱说着:“你若对这的事物好奇,我可以带你一观,不过之后可别再乱闯。”

    昌焱瞧这架势哪敢不应,忙对其余二人恭敬行礼退了出来。

    “方才那位...大仙...口中的神兽林是个什么地方?”他本想惯称洛柔为姐姐,可正要脱口之时想起那火仙已有几百年岁,洛柔既是他的妹妹,年岁便也与他相仿,若称姐姐,实在有些别扭。

    英萝对他含蓄一笑并未作答,只加快了脚步往前走,似在指引他。

    昌焱不记得自己随她行了多久,终于来到一片林口,林口立着一座用红漆写着“神兽林”三字的石碑。

    他还未靠近便听见若有若无的虎啸声,蓦地身子一僵,咽了口唾沫不敢再往前一步。英萝余光瞥见他的惶恐,却浑不在意往前行着,并提醒他:“你最好跟上。”

    昌焱听话地跟了上去,有法力高强的扇仙在侧,他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心绪。

    只是那虎啸越来越近,树林也摇晃得越来越响,突然一声巨吼,只见英萝顿时侧身躲闪开来,可这样一躲,那白虎便硬生生将昌焱扑倒。

    “啊!啊!!”昌焱害怕大喊,使劲撑着那白虎的胸脯,尽觉着这白虎的力量并没有他想得那样强大,不过它仍然张开大口龇着獠牙,似在恐吓他。可那血盆大口却不要紧,倒是那留下来的口水就快要滴落在他的脸上,他既惧怕又恶心。

    英萝上前,却毫不心急的模样,手掌重拍白虎的背,怪道:“这娃娃还没被医仙救治便先被你们吓死。”

    话音一落,那白虎便离了他身开始扭转着躯体,昌焱胳膊肘撑在地面,眼睁睁看见那白虎渐渐现出了原形,变成了一名穿着白虎皮褙子,有着山羊胡,身形高瘦的男子。

    看到眼睛越睁越大的昌焱,英萝捂着嘴笑出了声,道:“这是‘兽仙’李掣,主兽之力并掌管着仙宗的所有走兽。”

    昌焱慢慢爬起,拍了拍身上的残叶泥土,眼睛只盯着地面,稍稍行礼,道:“见过大仙。”他眼神呆滞,仍未从惊惧中缓过来。

    李掣插着腰打量了昌焱一番,微微点头,也知道他的来头,他开口,却是对着英萝:“我适才那招‘吼天策’耍得如何?够不够狂野?”

    英萝笑道:“你如此问我,那我定是要说好话了。”

    一旁的昌焱却不以为然,看着他插着腰洋洋得意的样子,想着他让自己大受惊吓便气塞胸臆,暗暗嘟哝了句:“耍得不怎样。”

    “你说什么?!”虽昌焱用着几不可闻的语音,却实实在在地传入了李掣的耳朵。

    “啊?”昌焱抬头,两眼无辜,也顾不得细思他如何听见的,只装傻道:“我没说话。”

    “哼!”李掣傲慢把头扬起,方才自己使了“吼天策”从百里之外以迅雷之势奔来,孰料这混小子竟说自己耍得不怎么样,真是气煞他也,可身为上仙,也不好降了身份与其争执。

    “我去驯兽了,你再敢擅闯,我就吃了你!”李掣也不顾英萝在侧,威胁起他来,话落便顷刻没了踪影。

    “怎么都是些怪人。”昌焱在心中抱怨,不敢再嘟哝出声。

    英萝看向他,知道他今日定受惊不小,便道:“想必你今日累坏了,我吩咐童子带你去歇息。若再想闲观,便让他指引你。”

    昌焱抿着嘴重重点了头。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