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三章 狭路相逢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一座耸入云间的山城直逼眼帘,山川间之,犹胜瑶台,昌焱身上挂着朝露,腰间携着的短剑也蒙上了一层云气,头顶是隐隐透出光亮的茫茫雾霭,鹤鸣九皋,声闻于野。

    他抬头看向那块“笔仙”亲书的牌匾,上头飞舞着两个大字:朝城。

    作为东溟神洲最西边的城,这里的百姓安身立命,悠然自得,全因这座城的最西边有一座名为“玉屋”的山,那是神洲大陆七宗之一“仙宗”的所在地。

    仙宗内有名声赫赫的“十二上仙”,是各自对应的十二个门的“仙主”,他们有的自修成仙,有的被仙祖点化成仙,均法力高强,协同其余众仙守护着这座城的安宁。

    昌焱走进了城门,食物的香味立马侵袭了他的鼻腔。他耸了耸鼻尖,肚子极其配合地发出了咕噜声,他站立在一间包子铺前,直直盯着热气升腾的包子,不停咽着唾沫。

    他伸出手去摸钱袋,发现腰带上空空如也,这才想起钱袋被之前的大块头抢了去。

    那商贩似乎瞧出了他身无分文,便用手扫了扫眼前的蒸气,但做出的动作,却像是驱赶苍蝇一样驱赶他。

    昌焱看出了他的意图,咽了口水却还是无奈转身,结果撞上一名个头比他矮上一截的少女,这少女明眸皓齿,身着碧衫,头上挽着一个发髻,发钗上有一个摇摇欲坠的玉珠。

    她的头撞上他结实的胸膛之后吃痛地呼了一声,抬头看向他,率先斥责道:“你这人好没礼貌!”

    昌焱本呆呆看着她,见她指责,饥肠辘辘疲惫不堪的他一时来了火气,但见她是女子便强忍了怒气,赔礼道:“在下无心,姑娘莫怪。”

    谁知那少女不依不饶道:“你撞疼了我一句道歉就完了?”

    昌焱一时怔住,懵道:“那不然呢?”

    少女环手在胸前,撇嘴说道:“你方才的道歉不诚恳。”

    昌焱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寻思着自己哪不诚恳了,但看这少女趾高气扬的模样,觉得她在刻意刁难自己,便道:“道歉讲究心诚,若我内心毫无诚意,表面再诚恳又有何用?”

    少女瞪着他,心想这男人与她斤斤计较好没风度,于是轻骂了一句:“没教养。”

    昌焱听得这话来了脾气,起先她说自己无礼,他不仅忍了还率先赔礼,谁知她不仅不依不饶,还出言不逊。心想这少女的模样和她的言语好不相称,于是也毫不示弱地回道:“我撞上你,是我没瞧见,你长了眼却撞上了我。我给你赔礼你还挑三拣四,谁更没教养?!”

    “你!”少女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这人不仅说她不长眼,还反骂她没教养。她隐约有了怒气,捏着拳头好半响,却白了他一眼没和他一般见识,直接将他拨弄开扔了一块铜板给包子铺的商贩。

    少女拿着热腾腾的包子就往嘴里送,昌焱看在眼里,肚子叫得更嚣张了,便急忙蹿到一边的台阶上坐着,再没气力往前走,寻思着上哪弄点吃食。

    那少女察觉到了他的窘态,往他身上瞟了几个来回,片刻之后向他走来,还意外地将手伸在他的面前,问道:“你要来个么?”

    昌焱看着少女突如其来的转变有些失措,警惕地看着她,怀疑起她的用意来。

    少女见他疑神疑鬼的表情,没好气道:“我大人大量不与你计较。实在是瞧你面黄肌瘦像个破落户才好心施舍你,爱吃不吃。”她说着又自顾自地吃起了手中的食物。

    面黄肌瘦的破落户?昌焱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他长途跋涉千里迢迢到此,虽一路风餐露宿,但好歹也是身份尊贵的圣城少主,怎在她嘴里如此不堪。

    他赌气将头一侧站起身就要往前走,但肚子的抗议却嘲笑着他,他低头看着自己干瘪的腹部,有些尴尬。

    “哈哈哈...”少女的笑声传来,将手中的食物伸到他面前,“你再不吃我可就吃完了。”

    昌焱看着少女澄明如镜的眼眸,表情一脸无害。心想她之前狂妄或许是自己确实转身太急撞疼了她,现下看来却是个十足的好人,于是消除了疑心并颇有礼遇地拱手道:“多谢姑娘慷慨。”说完也顾不得脸面,毫不在意食物的滚烫就拿着往嘴里送。

    他吃着吃着,却听少女大笑了起来,昌焱不明所以地看向她,只听她笑道:“你瞧瞧你吃的是什么?”

    昌焱忙看向手里,本是白嫩的肉包却变成了一坨黑黢黢的不明物体,他凑近闻了闻,发现有一股腐臭的味道,下一刻便蹲在地面使劲干呕,还用手时不时往咽喉里掏着。

    少女听到他呕吐的声音更加笑得猖狂,昌焱越听越气,起身拿着剑鞘就要向她挥来,少女瞬间止住了笑声并说道:“你要对我一个小女子出手么?”

    昌焱的手顿时在她肩膀上方停住,双眼因不停呕吐而涨红,他喘着粗气很是愤怒,可少女的言语又让他无计可施,是的,他不能对一个女人出手。

    他不甘地垂下了手,那少女看他气鼓鼓的模样觉着有趣,但同时也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那不是粪便,就是长闷在坛子的泥土而已,瞧你那小题大做的样子。”

    昌焱听到她的嘲笑更是气愤,怒目圆睁道:“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戏弄我很好玩么?!”

    少女则双手抱在胸前,笑道:“不好玩,那我戏弄你做什么?”

    昌焱捏着拳头,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只暗声告诉自己:“她是个女人,我不能打她。”

    “你要去玉屋山吧?”少女突然严肃,直问道。

    昌焱登时愣住,打量了她一眼,狐疑道:“你怎么知道?”

    少女耸耸肩转身便走,声音留在身后:“因为来这的生人,大多是去仙宗求医问药。”

    昌焱沉默,仙宗的“医仙”张景尘有借尸还魂妙手回春之力,他来这正是为了找他,只不过他并不知自己身上有何病症,只是母亲嘱托,他便来了。

    他追上去问那少女:“那玉屋山,在什么地方?”

    “西边一直走。”少女并未回头。

    吃过她手段的昌焱将信将疑,又追问道:“你不会骗我吧?”

    少女止步,盯着他,突然转了脑袋眼珠乱转,道:“若不信我,你大可不去,不过...你这身无分文的,倒是可以出卖出卖色相看有谁留宿你。”

    少女话落便调皮一笑又向前走去,昌焱止步看着渐行渐远的她消失在了又泛起的云雾里。

    青石板铺就的阶梯之上现出昌焱一瘸一拐的身影,他拄着一根削来的勉强能用的木杖,看着望不到尽头的阶梯,终于脸色难看地瘫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

    他从山下的村民那打探到这便是那座玉屋山,可无止境地攀爬让他怀疑自己被戏弄了,已经爬了两个时辰,仍然望不到顶。他暗自发誓若发现自己真被戏耍,定要狠狠教训那几个村民一番。

    他好不容易被施舍了个包子,结果呕的比吃下去的还多,如今又攀爬了如此之久,体力不支的他只想倒头大睡。

    “如果我能飞就好了...”昌焱撑着头做此想法,忽然眼神一亮,摘下腰间的宝剑就问道:“剑兄,你会飞对不对?那你能不能带我飞?”

    他想着宝剑之前万夫莫敌在空中横扫的气势,便认为自己能“御剑飞行”,他眼光闪烁,却没得到它的回应,于是脸色微变伸手去拔,发现压根抽离不出剑身,他再使劲,剑身依然在剑鞘里不动分毫。

    他愤怒将剑往地上一摔,骂道:“他们欺负我,你也欺负我!”说着就要去踩踏它,刚伸出脚便犹豫了,他想着这是母亲送给他的生辰礼物,而且这“礼物”也算是在紧要关头救了自己命,于是又缓缓把它拾起,掸了掸剑鞘上的尘土继续前行。

    终于到了一个平台,但平台之上还有更为紧凑的阶梯,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这里立着一位童子。

    那童子紧盯着他,昌焱望向身后,又看看自己,确定这人是盯着自己之后便率先行了个礼,问道:“请问这座是玉屋山么?若是的话,仙宗可是往上走?”

    那童子暗暗发笑,暗嘲这少年好生愚蠢,从山脚到这要好几个时辰,哪有人连自己爬的山都不知道是哪座,到了山腰才来问的。

    昌焱看他紧盯着自己,两眼空洞明显是在出神,于是轻咳了一声以示提醒。童子回神,恢复了神情便说道:“小仙在这正是为了等你。”

    “等我?”昌焱指着自己,惊讶道。

    “你可是姓昌?”童子想再确认一番。

    昌焱点头,童子便道:“那便没错了,就请小公子在此等候。”

    他话音落下再无言语,昌焱还想再问,但看他已然站直身体闭上了双眼,便无趣地挪动脚步去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歇息。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