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跑偏的修仙之路 不识愁滋味 第一章 入世蒙尘

时间:2019-12-22作者:月当歌

    寒鸦惊起,惨淡的月光铺洒下来,下过雨的青石板道阴冷潮湿,路上只冷冷清清地行走着几名撑着油纸伞晚归的镇民,城镇里更夫敲响了第三次锣。

    一位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街口,他生得俊俏,脸上稚气未脱,身穿浅青短衫挽着袖口,腰带上挂着一枚盘龙玉佩,一眼望去给人神清气爽之感,但他轩昂的神态注定不凡。

    昌焱,圣城城主昌凰之子,在他之上还有二姐一兄。而作为幺儿的他,却被母亲选为下一任继承人,而同时作为圣宗宗主的她,这个小儿子亦是下任宗主的人选。

    此时的他面对眼前陌生的一切,脑内一片茫然,一阵阴风吹过,他打了个冷颤,寒彻异然。

    忽然一把猩红色的伞盖过了他的头顶,他回头看去,却顿时呆滞了起来,面前的红衣女子衣袂飘飘,冰肌玉骨,新月似的眉下有一双勾人的眼眸,浑身透出的清冷气质犹如悬挂在天上的明月,而这份清冷,却莫名让他有些惧怕。

    “小公子不是本地人吧?”女子开口问道,嘴角微微扬起。

    昌焱痴痴点头,眼睛仍死死盯着她的脸,丝毫不觉得难为情。

    女子也没有斥责他的失礼,侧身正对着他,却抬头望着月亮,说道:“你知道么?每逢月圆之时,月神便会找一位幸运的人儿当她的祭品。”

    昌焱发觉她的语气满是杀意,这才回神打量着她,脚步却微微后退,颤抖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谁?”

    女子并未回答,只步步逼近,手中的伞也垂落。昌焱不停倒退,终于他的眼光聚集在她身后,刹那之间如芒刺在背,惊道:“你?!你没有影子!”

    女子妩媚一笑,道:“不是在你身后么?”

    昌焱尚未反应过来,便见一把影刀从自己胸口钻出,鲜血顺延而下染红了衣襟。他瞧见那道影子慢慢爬行到了女子身后,她的身,有了影。

    这时女子右手一展,现出一把“骨剑”,这把骨剑并非真正的骨头,而是铸造的形状像一根脊骨,但那剑却有着“天工神铁”的光芒,她手骤然一挥,斩向昌焱的脖颈。

    “啊!!”昌焱大喊。

    少年的眼蓦地睁开,下一刻便大口喘着粗气,看到眼前树林阴翳,只透出少许的光来。他终于舒了口气,可下半身湿漉漉的感觉让他觉着不适,他起身却发觉手脚不能动弹,再一看,原来自己被捆绑住了,而身边张牙舞爪的炭火和一个大块头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正要开口,那人却先说话,不过语气似在自言自语:“原来是个尿裤子的小娃娃。”

    “你是谁?!”昌焱问道,即便自己手足被束缚依然中气十足。

    大块头没有理睬他,可他手上烘烤着的那个物体却吓坏了昌焱,那是一只胳膊,非狼非虎,正是人的胳膊。

    “你?你是食人族?”昌焱惊问道。

    那大块头终于回应他:“你能掉进我设的陷阱里,该觉得庆幸,再跨几步便到了‘不回界’,与其做祭品,不如给我当顿饱餐。

    “‘不回界’...”昌焱喃喃念着,脑子里闪着教书先生给他讲述过的东溟神洲史。

    东溟神洲大陆有五块地界,朝城,陵城,圣城,涂灵密境和不回界。之外还有两座岛屿,缚魔之境和自由之境。

    不回界内坐落着“幻宗”和“影宗”两个宗门。幻宗为妖,影为人。而这个“人”却与实在的“人族”不同,他们善用影子作战,并自身带有灵力,还能通过修为获长寿之身。为了区别于肉体凡胎的“人族”,他们管自己叫“影族”。

    幻宗和影宗虽是不同宗门,却有个同样的传统,祭祀。

    幻祭河,影祭月。幻宗傍水而建,信奉河神,每年会挑选一人投河祭神,而这些人,均是路过不回界的平民或者抱侥幸之心苟且在山里的村夫。

    而影宗信奉月神,每逢月圆之夜便会挑选一人以鲜血祭月。祭祀分为每月一小祭,每年一大祭。大祭那日为每年的“五月十五”,名为“祭月节”。小祭的用途是以鲜血供养月神,而“祭月节”便是那一夜月神福泽众生,以月光加持众门徒,增强法力。

    昌焱忽然想起方才那个梦境,那个女人极其好看,可她的影子最后却要人命。他一想到那把刺穿胸膛的影刀便毛骨悚然,他不想当祭品,也不想被吃掉,于是脑筋一转,和大块头打着商量:“我说这位大哥,你把我放了,我可以给你银子。”

    “你说的是这个么?”大块头说着,手中并抛着一袋钱袋。

    昌焱双目圆睁正要发怒,但转念一想,自己都成这副模样了,肯定早被搜过身,于是又劝说道:“这...人肉有什么好吃的?四处都是野兽游鱼,那不比我好吃多了么?”

    “你吃过人么?”大块头突然问道。

    昌焱急忙摇头,他怎会吃过那种东西。

    “你没吃过,怎知人不好吃?”大块头反问道。

    “因为...人都自私自利,口腹蜜剑,心怀鬼胎...这样的人,肉怎么会好吃呢?”昌焱为了活命,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大块头紧接着问道:“你是好人坏人?”

    昌焱有些狐疑地看着他,不懂他是何用意,只老实回答道:“我当然是好人!”

    “只有坏人才会自私自利心怀鬼胎,你既是好人,那肉便不会难吃。”大块头说着,眼神放出邪光,一面看他一面用嘴撕啃着手上烘烤过的残肢。

    昌焱看他这番举动,嘴角难看地抽搐着,不禁咽了口唾沫,冷汗直冒,急忙道:“你可以把我送回‘圣城’,我是那的少主!我可以赠你黄金万两!!还有...还有好多肉,随你挑!”

    圣城?大块头一听这两字便身体一僵,终于转头正眼看着他,道:“圣城少主...你是昌氏?如此说来,昌凰是你娘?”

    昌焱一愣,虽然不满他直呼母亲的名讳,但还是点头道:“她是圣城的城主,圣宗的宗主,一言九鼎,绝不会食言!”

    大块头邪恶一笑,道:“是她一言九鼎,不是你。不过我现在不仅要吃掉你,还要把你的头送给昌凰!”

    昌焱听到他最后凶狠的语气有些惧怕,但他字里行间仿佛对自家有仇怨的样子,于是问道:“你...你是何人?”

    “哈哈哈!”大块头仰天大笑,后又正色道:“圣城那些吊书袋子的老家伙们没教过你食人族因何而来么?!”

    昌焱细细回想,似乎记得教书先生提起过,但自己贪玩嗜睡,许是漏听了这一节。

    大块头看他不明所以的样子便给他解开了疑惑,只见他脱掉上衣,露出了布满烙印的背,而烙印之下均写了一个“逐”的字样。

    昌焱顿时醒悟,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狠道:“是你们知法犯法触了圣城的刑律,怎么?这么些年的光阴还没将你肮脏的心洗尽么?!”

    “啪”的一声,昌焱脸上多了一个宽大的掌印,那大块头凶神恶煞的模样似要将他吞掉。昌焱瞠目切齿地看着他,毫不惧怕的样子,反而先威胁道:“你吃了我,我母亲定不会放过你的族人!”

    作为奴隶制的圣城,却保留了奴隶们除了人身自由之外的人权,不得欺辱虐杀。但有人见缝插针,专花低价购买老弱病残的奴隶们,让他们受尽凌辱,供圣城的富贵人家们取乐,后被圣城护卫发现,禀报了上去,城主昌凰最终将这些人驱逐出城,并一一打上烙印,让他们洗刷不掉这份屈辱。

    昌焱不记得食人族的历史,却实打实地知道这个烙印因何而来。

    大块头气急,转身拿了立在树干旁的巨斧便向他而来,嘴里并狠道:“若不是昌凰将我们驱逐,我们怎会沦落至此,在不回界和涂灵密境中进退两难,吃不得野兽爬虫,也做不成妖!即便今日不吃你,我也要把你剁成肉泥!”

    话音落下的同时巨斧朝他的裆下挥砍,似乎想断了昌氏的“命脉”。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