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荅塔和小王子 第九章 镜像世界

时间:2019-12-22作者:屠荼大当家

    荅塔继续往前走了一小段路,这里的树木长得更密了,路也更不好走了。甚至到了最后,荅塔不得不在灌木间穿梭,灌木从中的那些蓝色浆果把荅塔的披风都染花了。

    走着走着,一道光线透过密林,似乎就要达到森林的出口了。眼前就是出口,这时荅塔的披风却被树枝给勾到了,怎么都挣脱不了,仿佛是这座森林,有意不让荅塔离开似的。

    突然间,一双大手从出口处伸了进来,拉住了荅塔的手臂,把她往洞口往外拖。荅塔灰色披风的下摆被扯破了,但她也终于得到了解脱。

    重新回到明亮的世界,荅塔的眼睛一时间不能适应。等她慢慢适应了外面的光线而睁开了眼睛,那位帮助她的人已经离开了。

    森林外出现了一条宽敞的道路,向前蜿蜒延伸,不知要去哪里。荅塔看了看手里的罗盘,决定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南走。

    刚才是谁帮助了我呀,他跑的可真快,我还来不及好好谢谢他呢,荅塔心想。

    走着走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远处忽然穿来马匹的嘶鸣,接着荅塔又听到马蹄踏在地面上的声音。

    一队皇家骑兵从荅塔身边经过,马蹄扬起的灰尘几乎淹没了荅塔。荅塔发现他们的盔甲和城堡前那些士兵的盔甲一样,旗帜的徽章也一样。

    想起和马戏团分别时,路口出现的那张关于她的悬赏令。荅塔心里默默的祈祷,自己不会被士兵们发现。

    就在这时,明明已经经过自己身边的骑兵们,不知为何,又突然调转头来,来到了荅塔的身边。

    “老人家,你有看到过这个小姑娘嘛?她有一头耀眼的红头发。”

    骑兵手上拿着的正是荅塔的画像。

    看着画报里的自己,荅塔咽了咽口水,故意把声音压低了说:“哦,我从来没见过什么红头发的小姑娘。”说这句话的时候,荅塔羞红了脸,因为一个好孩子是不应该撒谎的,好在脸上的大胡子挡住了大半张脸。

    骑兵们调转了马匹,拉着马缰打算离开。他们中的一个突然说话了,“老人家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我,要去前面的城镇。”

    “这儿步行去城镇可还有不少距离。这样吧,我送你过去吧,这条路上你要想再拦下一辆马车可不容易。”

    “不…不…不用了。”

    “上来吧,这耽误不了我多长时间。你这个年纪要靠自己走过去可不容易。”

    “你真是一个好心的年轻人。”荅塔尴尬的说道。

    在骑兵的坚持下,荅塔骑上了马背。

    因为看不到对方头盔下的表情。荅塔心虚的想着,会不会他已经发现自己了,才坚持要送自己过去,看看自己说的是不是谎话?

    不过骑马确实比走路轻松多了,当太阳完全落下的时候,他们已经可以看见一两幢可爱的乡村小屋出现在路边。

    荅塔决定下次看见小房子时要想办法从马匹上下来,还好说过一个谎言,再说第二个似乎就简单多了。

    “哦,前面就到我外甥女家了,好心的士兵,谢谢你,就把我放下吧!”当看到一栋浅蓝色的屋子出现在不远处,荅塔急急忙忙的说道。

    骑兵停下马匹,“可是这幢房子看起来像是没人住的样子,你确定是这里吗?”

    的确,虽然它看起来曾经是一幢漂亮而宏伟的房子,也看的出主人精心设计了它的窗台和门前漂亮的廊柱,还为它挑选了和天空一样的浅蓝色。但现在它的窗台上没有鲜花,屋顶的瓦片也脱落了不少,整个房子都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哦,他们一家是刚搬过来的,马上就打算整修房子了。”

    骑兵把荅塔放在了路边。但他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停在路边,目送着荅塔走进这栋屋子。

    靠近一看,荅塔更确定这栋屋子一定很久没人住了。前院雕刻着荆棘玫瑰的铁门一推就开了,回头看看那位热心的骑兵还在注视着自己,荅塔只好一边小声的说抱歉,一边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这是一栋两层楼高的房子,屋顶由不规则的斜面组成,房子的角上还有一个简化了的哥特式的尖顶阁楼。荅塔踏上屋子前面的台阶,穿过满是蜘蛛网的门廊,在房子绿色的大门旁停了下来。

    骑兵好像不看见她走进这幢房子就不打算离开似的。她看着绿色大门上,雕刻着天使的精致的门扣。无奈的上前敲了几下。

    “笃、笃、笃”

    “哦,他们这会不在家,我想我最好在这里等一下。”荅塔故意大声的说道。

    没想到,就在这时,绿色的大门突然吱吱呀呀的打开了,这声音就像是一个生锈了的机器,突然动起来了一样。一股风从房子里吹了出来,差点吹落了荅塔的披风。荅塔打了个寒战,站在门边,伸出小脑袋超里面看去。房子里黑漆漆的,阴森森的。

    我可不想进去,荅塔心想。

    可是远处的骑兵还在望着自己,没有办法,荅塔只能鼓起勇气,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你好,对不起,打扰了。”

    回应荅塔的,只有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传来的,自己的回声。荅塔站在窗子边,对骑兵挥了挥手。

    骑兵终于离开了,荅塔舒了口气,刚想要离开。大门突然重重的关上了!荅塔赶忙跑到门边,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那扇门,她又跑到窗边,发现所有的窗户也打不开。

    这时候,屋子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一盏隐约能看出它曾经奢华样貌的水晶吊灯。

    房子的内部,看起来比它的外部更华丽,原型的门厅连通着去往二楼的楼梯,楼梯两侧有两座天使的雕像。

    走过门厅,是一个大大的宴会厅,可以容下50个人在里面跳舞。宴会厅的墙壁是墨绿色的,墙壁上装饰着可以点上蜡烛的壁灯,每两盏壁灯中间还挂着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像。每一幅画像都有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小孩儿,他们有的骑在木马上,有的手里拿着玩具,还有的嘴里塞满糖果。虽然墙壁已经开始剥落了,画像也蒙着厚厚的灰尘,还是能想象出它曾经的风采。

    会客厅中间的墙上还有一个大大的巴洛克风格的壁炉,壁炉上方挂着一只麋鹿的脑袋。荅塔皱了皱眉头,她更愿意看见一只活的麋鹿,而不是它的脑袋!

    她跑向了后厨,想试试能不能从后门离开。

    刷成粉红色的厨房连着八角形的餐厅,可是这里的门也是锁上的。

    “有人在吗?我不是故意跑进来的!”

    荅塔的声音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突然,和宴会厅连通的书房传来一阵钢琴声。荅塔跟着声音走了过去,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正摆书房的正中央,可是那里并没有人在弹奏呀。

    荅塔突然意识到声音并不是从这架钢琴里传出来的。她转身发现书房的墙上,挂着一面看起来十分古老的镜子,镜子里的世界和这里是倒过来的,镜子里的天花板在地上,而钢琴和桌子都在上空悬挂着。

    荅塔歪着脑袋盯着那面镜子,她突然发现镜子里悬挂着的那架钢琴的琴键上下跳动,原来她听到的声音是从镜子里发出来的。

    这真太奇怪了,为了听的更清楚一些,荅塔把耳朵贴了上去,突然从镜子里伸出一双大手,就像之前在森林里寻找出口时那样,有人从镜子里把荅塔拉了进去。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