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荅塔和小王子 第五章 欢乐的马戏团

时间:2019-12-22作者:屠荼大当家

    眼看离悬崖上的城堡越来越远了,困得眼皮打架的荅塔看到不远处的田里堆着一个一个金黄色的干草垛。实在是太困了,荅塔爬到干草垛上面,钻进干草里面,很快的睡着了。

    她梦见自己种下的那颗已经枯萎的金盏菊,干枯的枝干延伸到泥土里。土壤下面,是一个沉睡的小人,穿着黄色的树叶做的小衣服,正睡得香甜。

    马车经过的喧闹声,吵醒了荅塔,她揉揉眼睛,从干草垛上坐了起来。

    一辆两匹马拉的红色大篷车从荅塔面前经过,它的后面还跟着好几辆和它一样大的大篷车,马蹄踏在路面上,扬起一阵灰尘。

    大篷车里传来了小号和大号吹响的欢乐音乐,还有人们的欢笑声。

    荅塔的红头发在初升的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驾驶马车的马戏团团长看见干草垛上坐着一个可爱的红发小女孩,于是停下来和她打招呼。

    “嗨,我的小淑女,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

    荅塔被大篷车上动听的音乐和欢笑声吸引了,她从干草垛上爬了下来,跑到马车边上,好奇的看着这些装扮奇异的人们。

    马戏团的团长,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短马甲,遮住了他圆圆的肚子,马甲上还装饰着6枚金色的圆扣子。他塞进黑色长筒靴的两条腿细的像两根筷子,这让人偶尔会担心它们因为支撑不住身体而折断。他嘴巴上面的两撇胡子,像时钟的两根指针,一撇指向3点,另一撇指向10点。

    团长的身后站着一位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美丽女子。她身材婀娜,肤色健康,一头浓密的黑色卷发像袍子一样披散在身后,乌黑发亮。她的瞳孔也是黑色的,看起来既神秘又危险。

    一位笑眯眯的小号手从第二辆大篷车的窗户探出脑袋来,他吹的曲子很欢乐,荅塔的双脚都情不自禁的跟着音乐动了起来。

    “可爱的孩子,你要去哪儿?如果顺路的话,我们可以捎你一程。”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像小号一样高亢。

    “南边!”荅塔看着手里的罗盘。

    “哦,太巧了,我们也正要要去南边!到梅里镇去,进行一场大家期盼已久的超级马戏。站在你面前的,可是最受欢迎的马戏大明星们!”第三辆大篷车里,一位头戴一顶小小的彩色八角帽的先生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他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可爱的小猴子,和他戴着一模一样的小帽子。

    “我们可以带着你一起!”团长愉快的说道。

    荅塔高兴的向他们伸出双手,团长把她抱上了第一辆大篷车。

    第一辆大篷车的外面涂着红油漆和金色的花纹,圆形的门洞上挂着两片漂亮的花布,当做门帘。

    但进到车里,你会发现,车子的内部比它的外观看起来更漂亮。车内的墙上画着热带雨林,大大的芭蕉叶、彩色羽毛的漂亮鹦鹉,还有可爱的长尾猴。大篷车的一侧放着一张花色艳丽的羊毛地毯,上面摆着各种颜色的丝绒垫子,刚才站在团长身后的美丽女人正慵懒的坐在那里,像荅塔伸出手臂。

    “塔莎天生就是马戏明星!不过除此以外,她还是一名非常有才华的画家,你看到的这些漂亮的画就是塔莎的杰作。”

    马戏团的团长边笑着交给荅塔一个装着特制饮料的杯子,边向她介绍自己美丽的妻子——神秘的塔莎。

    “至于我,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同时还是天堂马戏团的团长——奥德涅威奇·耶切伏特沃克沃夫斯基,或者你也可以称呼我为胡子团长!”团长介绍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两撇胡子像有了生命似的聚到了12点。

    荅塔从团长手中接过杯子,她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这个好像被施了魔法的地方。

    这地方就像周末出现在跳蚤市场的吉普赛女郎的小店,到处悬挂着亮晶晶的珠子和羽毛做成的挂件。

    车子顶部和墙壁画的不一样,长着高高鼻子的月亮太太和太阳先生正微笑着看着他们,边上是无数闪闪发亮的小星星和彩色的云彩。屋子里有个被钉在墙上的小柜子,里面摆着水晶球、许多的酒瓶和小杯子。柜子的旁边有一个可爱的小炉子,炉子上面的烟囱一直连通到了大篷车外面。

    当车子里的人想要用炉子热一杯美味的饮料,或者烤一个香香的面包的时候,大篷车外的烟囱就呼呼的冒出烟来,这让车队从远处看起来就像一列蒸汽小火车。

    大篷车的窗户上还挂着大小不一的各种颜色的水晶,向车内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线。

    荅塔的视线突然停留在炉子旁边,一个覆盖着金色丝缎的不明物体,正在蠕动着。

    突然一个吐着信子的金色脑袋从布下钻了出来,一条黄金蟒蛇向荅塔坐着的地方爬了过来。蟒蛇看起来是那么的巨大,如果把它完全拉直的话,足足能有3米多长,它的一张大嘴看起来能一口把荅塔吞下。

    “啊!”荅塔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

    蟒蛇一瞬间也像吓到了似的,卷成了一团。

    “肚肚,你吓到了我们的小客人了!”塔莎笑着把那条巨大的蟒蛇抱了起来,蟒蛇像有灵性一样,沿着塔莎的身体,慢慢的缠绕到了她的肩膀上。

    “别害怕,肚肚没有牙齿。而且她很温顺,是个害羞的小姑娘。它是我们这辆车的第三个成员,我和塔莎的小宝贝!”团长在妻子的身边坐了下来,他肥胖的身体不小心坐到了肚肚的尾巴上,蟒蛇一下子蜷缩了起来,把脑袋缩进了盘起来的身体里。

    看到黄金蟒蛇胆小的样子,荅塔笑了起来。她不再害怕它啦,还壮着胆子伸手抚摸它光滑的身体,肚肚也伸出脑袋来好奇的看着荅塔。

    ——原来,外表可怕不代表真的可怕。

    荅塔跟着马戏团一路向南边出发,活泼的荅塔很快和整个马戏团的成员都熟悉了起来。

    第二辆涂着墨绿色颜料黄色花纹的大篷车载着欢乐的乐手们。车子的两侧吊着6张摇摇晃晃的吊床,乐手们常常抱着自己的乐器睡在里面。他们中间,小号手和圆号手,是最喜欢讲笑话和开玩笑的。尤其当瘦高个子的小号手和总是满脸通红,矮胖的圆号手站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他们手中的乐器活了过来一样,有他们两个在的场合简直欢乐极了。

    他们非常喜欢演奏和表演,即使在路上,也总是音乐不断。

    当荅塔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把小荅塔放在一只大大的圆鼓上,教她和他们一样的唱歌、跳舞。

    第三辆蓝色大篷车里住着驯兽师快乐的乔伊和他的小猴子托比,还有小丑杰弗里和约翰两兄弟。他们把车子的内部刷成了漂亮的粉红色,车子的一侧摆着精致的茶柜和一张小书桌。因为乔伊不仅是一名驯兽师,还是一位浪漫的诗人。

    荅塔打开他写的一首诗:

    《玫瑰》

    当一个人无法选择自己所想要的人生,

    便只能把生命托付给命运。

    可怜的人儿啊,

    我看见她含着眼泪折下心爱的玫瑰,

    用火封住它的伤口,

    也封住了对它所有的期待和依恋。

    “哦,我觉得你应该把力气花在训练野兽上面。”荅塔真诚的看着乔伊。

    *

    “他怎么一直在笑。”

    当荅塔第一次见到红头发的欢乐小丑时,她简直好奇极啦。

    大家都笑了起来。

    荅塔又接着问道,“他为什么一直在哭。”

    她看到绿色头发的悲伤小丑,也难过了起来。

    “别担心!”大家安慰她,塔莎捧着她的小脸,为她也画了一个小丑妆。

    走到镜子前面,这下她终于明白啦。

    ——原来有的人看起来在微笑,但他却不一定真正的感到快乐。

    小丑两兄弟还有一只名叫popy的金刚鹦鹉,但是popy自己却从不把自己当成鹦鹉,因为它总是“汪汪”的叫着。

    至于小猴子托比,荅塔很快就和它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无论荅塔走到哪里,小猴子托比都会跟着她。

    第四辆白色的大篷车,住着杂技明星波特兰夫妇和他们的大儿子本,以及美丽的双胞胎姐妹露西和莉莉。

    波特兰妇人就像森林里的老奶奶一样,擅长做好喝的汤。但美丽的双胞胎小姐妹对荅塔实在是太热情啦,她们总是喜欢将她像个洋娃娃似的打扮起来。但是她们两个人的意见却总是不能达到一致!

    “荅塔适合穿白色的小洋装!”

    “不,荅塔穿红色的小裙子最好看!”

    “我要给荅塔梳上漂亮的辫子。”

    “不!荅塔漂亮的红头发不应该扎起来!”

    她们两个争得面红耳赤,就像两个抢娃娃的小女孩。

    荅塔偷偷的从她们的大篷车里溜了下来。她还是更愿意溜到后面的帐篷里,去看看可爱的动物朋友们——黑熊黑啤先生、公狮斑斑、大象艾利等等,还有和负责照顾它们的慈祥的考特先生待在一起。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