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综合武者 第九十章 审判的怒火——欧阳家示弱

时间:2019-12-22作者:沐竹隐风

    夜越来越深,这凛冬将至的温度越来越近了,月光惨白,黑云飘过,萧沐的身上越来越冷了。

    身后的秋雪魅一脸疑惑,不明白萧沐在找什么。

    “哎,雪魅,你刚看到了吗?”萧沐慌忙回头问道。

    秋雪魅更迷惑了,“看到什么?”

    “……”萧沐愣愣地看着秋雪魅,随后又问道:“你有同胞姐妹吗?”

    秋雪魅娇声道:“没……没啊。”

    这就见鬼了。

    萧沐背后的衣衫渐渐被冷汗浸湿,这月黑风高的,就算是他也觉得胆颤。

    “你没事吧?”

    秋雪魅看萧沐脸色苍白,害怕极了,忙上前扶住他的臂弯,小脸担忧。

    萧沐运转太极之心,提起太极之境强行稳住心神,“呼……没事了。”

    秋雪魅的手被萧沐缓缓推开,正准备再次挽住,却又被萧沐挡住,“雪魅,我们打进去吧。”

    “好。”

    秋雪魅也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见萧沐果决,也不犹豫,跟着萧沐一路横推了去。

    与此同时,欧阳家本家宫殿大院,欧阳辉跪在大殿中央,身边站着一位风韵犹存的绝色美妇,俏脸焦急。

    大殿近三百平见方,殿内没有任何与电有关的物件,连家具也尽是是价值不菲的古物,四周明亮也是火把照明,与现代格格不入。

    欧阳辉面前三五米处坐着一个高大的中年人,面白无须,满头的短发好似根根钢针,浓眉三角眼,眼睛盯着欧阳辉,眼神淡漠。

    “说说,”中年人嗓音沙哑,摸着趴在怀里的黑猫油亮的毛发,“你为什么去招惹那小子?”

    欧阳辉听到中年人问话,身躯一震,神色慌张地回道:“我……我见他与馨儿走得近,心生妒忌,这才莽撞了。”

    “哦?”中年人将黑猫从怀里丢了出来,“你知道吗?那小子的背景不简单,就算是我想动他也得好好谋划,你哪来的胆子?”

    中年人是欧阳家的现任家主,欧阳戒,是在林老爷子退出地下世界之后,继慕容桀之后第二任地下皇帝,欧阳家的基业也正是他一刀一刀血拼出来的。

    欧阳戒在庆林市算得上前五的大人物了,除了前教父慕容桀和林楚两家的老爷子,以及月家那个老怪物,他便是庆林市的无冕之王,即便是市长文明峰所在的文家和市高官所在的李家也不好说能斗得过有他在的欧阳家。

    欧阳戒早收到消息,萧沐与林家和慕容家以及楚家交好,月家的小公主月凌晨对他的态度也很暧昧,而对此月家那个老怪物竟然毫不阻止,态度模棱两可,可见月家也有倾向他的势态,而且武榜排名赛的时候,主考官武当派浪子及那位连欧阳戒都敬畏的老道长都与其相熟,黑榜莫老邪也向他投出善意,可见萧沐背后势力的强大。有时候想起来,欧阳戒也不由浑身发冷,他最怕的几位大佬几乎全在萧沐背后,而且还有江湖上顶尖势力武当派的身影,这听起来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见欧阳辉被吓得不敢说话,欧阳戒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儿子,“罢了,去准备些礼物,与人赔礼道歉去。”

    “是。”欧阳辉这才如释重负般从从地上爬起来,在身旁美妇的搀扶下走出大殿。

    “真是的,不就是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嘛,你父亲至于发那么大火?”

    美妇正是欧阳辉的亲生母亲,曾经也是庆林市的一代传奇人物,正是有她,欧阳戒才能在短时间内让欧阳家重新崛起成如今的地位。

    但此时的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天才少女,她不过是一个母亲罢了。

    欧阳辉没有接话,他那几个兄弟都被父亲派出照顾家族生意了,如今的欧阳家,他就是除了父亲欧阳戒以外唯一的男人了,加上现在庄园发生的事故,他不能对父亲的决定再产生质疑,令族中众心不稳。

    孰轻孰重,他还分得清。

    尽管他不服气。

    欧阳辉与母亲辞别,独自一人向着那个一路横推的男人必经的路上赶去。

    ……

    “老大,休门与景门,以及杜门和生门肃清完毕,发现了欧阳家本殿位置,但没有一个人。”

    天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沐收到消息后,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随后向天石等人发布了撤退指令。

    在这里闹了这么久,就算欧阳家的防卫系统在莫笙的控制之中,欧阳家也不会收不到一点消息,不然,这个百年世家也可以从庆林消失了。

    秋雪魅和萧沐并肩而立,他们对面站着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

    阿玛尼的棕色西服,不知道是罗西尼缠在白皙的手腕,熟悉的金色卷发下,一张精致得不像男人的脸,五官端正且立体,就是萧沐与他比起来,恐怕都得嫉妒。

    事实上,萧沐站在男人对面,心里确实充满了嫉妒,这家伙,这么些天不见,不过染了个金发,怎么就这么帅了。

    男人不紧不慢地走到萧沐跟前,很是优雅。

    秋雪魅伸手挡在萧沐前面,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的不像话的男人。

    “萧沐。”男人露出很阳光的笑容,却显得很牵强,“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萧沐轻轻地将秋雪魅拉到身后,“不过这次的场合似乎让你很不爽。”

    “你说的不错。”

    男人薄薄的嘴唇轻启,露出一排白亮的牙齿,“在这里见面,确实让我很不爽。”

    欧阳家庄园面积近三千亩,此时萧沐他们的位置就在开门通往中心的这条线上的三分之二处,已然距离真正的欧阳家第二大殿不远,可以说萧沐他们已经打到了欧阳家的家门口。

    欧阳辉能够高兴就怪了。

    萧沐自然无所谓,轻笑道:“那就好,你不爽,我就开心了。”

    欧阳辉苦笑,“你这家伙,还是这副模样。”

    他很屈辱,被人逼在家门口这样羞辱,自己还不能生气,这也太憋屈了。

    “……”

    萧沐对欧阳辉的反应感到惊讶,随即在心里把欧阳辉的危险指数上升了些,对他重视了些。

    “说说吧,你来做什么?阻止我?”

    欧阳辉苦笑着摇了摇头,“我阻止得了吗?”

    “当然不能,所以……”

    “我是来道歉的。”

    “哦?”萧沐眉梢一挑,“怎么道歉?”

    砰!

    欧阳辉双膝跪地,膝盖与柏油路碰撞发出闷响,他上身挺得笔直,抬头盯着萧沐的眼睛,“恳请萧兄,原谅我。”

    秋雪魅发出惊呼,她没想到这么“漂亮”的男人竟然这么干脆利落地跪了下去。

    萧沐更惊讶,他不是第一次见欧阳辉了,上次的他是那么强势,那么有气势,那么高贵而不可攀,而现在竟然就这么跪在他面前,请求他的原谅!

    “欧阳公子,你有什么好值得我原谅的呢?”

    “我不该去诱骗付青的手下去刺杀你,也不应该提供枪械企图伤害你身边的人去激你,我向你道歉,只请萧兄原谅我,放过欧阳家。”

    欧阳辉冷静地说起自己的错误,全程没有丝毫动弹,就那么跪在那。

    萧沐冷笑,“哼哼,欧阳公子太抬举我了,欧阳家这家大业大的,我萧沐何德何能能威胁欧阳家,哪来的放过欧阳家一说?”

    欧阳辉垂着双手紧紧握着,白皙的手背上,静脉的青色渐渐浮现出来,骨节发白,声音中也慢慢有了火气,“萧兄!你我都不是蠢人,何必与我说这种玩笑话!”

    “我什么时候与你开玩笑了?”

    萧沐依旧一副玩味的样子,但在心中却又高看欧阳辉几分,他已经这样激他了,没想到欧阳辉还能忍,这种隐忍的性子,着实让萧沐震惊。

    不过,即便如此,萧沐也未将欧阳辉真的放进眼里。

    听到萧沐的话,欧阳辉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双目充血,“萧兄是以为我欧阳辉的这一跪不值得你放过欧阳家了?”

    “罢了罢了。”萧沐也懒得再施激将法,“今晚就到这里,我知道你们欧阳家的打算,我也知道你们不服。”

    “不过,我们应该还会见面,到时候你们尽可能出招对付我,我萧沐也定会全数接下来。”

    “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解决我的话,就千万千万要记住别在我面前吓蹦跶,免得我心情不好将欧阳家从庆林除名!”

    “我们走。”

    萧沐说罢,就牵着秋雪魅的手向来时的方向离去。

    从欧阳家离开的时候,付青也已经被肖风他们带走了。

    只有一男一女,在终于从黑云背后溜出来的月光下渐行渐远,从头到尾,都没有理会还跪在那里的欧阳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