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综合武者 第七十一章 猫捉老鼠

时间:2019-12-22作者:沐竹隐风

    庆林市郊区,与沿海城市海津市交界处,这里的环境堪称荒凉。三三两两的小村庄零星地散落在广阔的平原区,每个村子都不大,可也有着二三百的人口。

    这些村庄向来安居乐业,在庆林市和海津市之间做着养家活口的生意,但最近在最靠近海津市的村子里发生的离奇失踪人口的案子,让这三个原本安逸的村子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郭大爷,快点回家吧,你孙子一个人在家呢。”

    一个健壮的中年人来到村口,那里有四五位古稀老人,个个摸着花白胡须,皱着眉头盯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一个快要看不清线条的棋盘。

    其中一位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色麻布衣裳的老人是两个棋手之一,他看着棋盘的表情很平静,没有几根头发却仍梳的整整齐齐,脑袋在透过树枝间隙的阳光下闪着时光沉淀的光芒,听到男人的声音,他才从棋盘上移开目光,神色依然平静,但还是不顾其他老人的调侃立刻起身辞别。

    他可是天天关注新闻的,知道发生在邻村的幼童丢失的案子,所以知道自己唯一的一个小孙子单独在家,他怎能不回去看看呢。

    郭大爷向那个来唤他的中年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在这个村子里的地位极高,中年人见老人向自己打招呼,连忙摆手说不敢,然后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村子,向周围唯一能够打到公交车的站牌跑去。

    郭大爷所在的村子形状呈九宫格状,其他两个村子的形状也大差不差,然后三个村子又呈“品”字排列,从高处往下看,似乎隐藏着什么。

    郭大爷的家就在九宫格最中心的位置,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包裹着三间平房,中间最大的是堂屋和老人的卧室,西边是儿子和儿媳妇还有小孙子的,东边的最小,是厨房,十几二十平米的地方做出了养活全家四口人的伙食。

    老人推开铁门,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立马扔下抱着的皮球,张开双臂奔向老人,“爷爷!”

    男孩不过五六岁的年龄,干脆利落的短发,眉清目秀的,尤其是他的眼睛,很干净,好像黑宝石一般,让人看了就挪不开目光。

    如果详细描述他的长相的话,四个字也就足够了,那就是男生女相,是极好的福相。

    郭大爷平静的脸上在男孩跑向他的时候便泛起了微笑,很和蔼,让人不由得觉得亲近,干巴巴的脸尽管像是树皮一样,还是隐约的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英俊帅气。

    老人身体很英朗,尽管个子不高,还有些驼背,但还是可以抱起男孩,他宠溺地用额头顶了顶男孩的小脑袋,“豪豪,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

    男孩被老人顶的咯咯直笑,忙用小手扶住老人宛若枯树皮的脸颊,奶声奶气地回答老人:“爸爸妈妈去隔壁村子了,让我看着家呢。”

    “哦。”老人若有所思地点头,抱着男孩豪豪走进堂屋,坐在实木沙发上,让豪豪坐到他的腿上,然后打开电视。

    “爷爷。”

    “嗯?怎么了?”

    “你为什么总看这些节目啊?”

    老人看着正在播放的新闻,豪豪问他的时候,刚好出现了最近发生的失踪案子,他说道:“因为这些节目可以让爷爷不出门也能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哦。”

    老人看的津津有味,但男孩却是兴趣乏乏,但懂事的他还是很安静的坐在爷爷的腿上,祖孙俩就盯着电视屏幕,看着新闻,一言不发。

    这是他们两个的规矩,爷爷看新闻的时候,男孩不能随便说话,那会打断老人的思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新闻不会一直播下去,半个小时过去,新闻也就结束了。

    老人听到主持人说完“再见。”,就随手关了电视。

    “哐…哐…哐。”

    就在老人准备把男孩放下去时,门口传来一阵轻而缓的敲门声。

    不用老人说,男孩就自己跳了下来,一路小跑的到门口开门。

    老人跟在后面,站在堂屋门口看着敲门的是谁。

    萧沐现在打开的铁门门口,正要弯腰逗弄一下给自己开门的可爱男孩,见老人正在看他,连忙站直了身子,“郭老前辈。”

    “嗯。”郭大爷脸色平静,让豪豪去西屋自己玩儿去,将萧沐让进堂屋。

    萧沐坐在老人对面,半个屁股着椅,正襟危坐,神色恭敬。

    “你来是为了这几天的失踪案?”

    老人端起茶几上的茶杯,轻轻吹了吹,没有看萧沐,自顾自地说道。

    萧沐回道:“是!”

    声音干脆利落,掷地有声。

    能让萧沐这么恭敬地说话的人,除了还在山里注视着整个江湖的老爷子,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平常老人了。

    别人不知道,但萧沐很清楚老人的身份。试问当今武道圣师的师弟,****的金兰兄弟,前华夏古武协会会长,前华夏隐龙特种部队首长哪一个不值得萧沐恭敬对待?

    萧沐就曾在老人的手下训练过,说起那一年的地狱修炼,他到现在还不由自主地胆寒。不过也正是老人对他的严苛,才有了在欧美被誉为雇佣兵上帝的他。

    “嗯……”老人眯着眼,放下茶杯,枯瘦的手指在茶几上轻轻敲着,“你有几分把握?”

    “六分。”萧沐道。

    老人轻轻点头,“若给你龙牙和龙爪,又有几分?”

    萧沐骇然,龙牙和龙爪可都是隐龙的特殊队员,平时只执行a级以上的任务,身手不凡,就是比莫非那样的高手也不遑多让。若让他们来帮助自己,那么萧沐就有信心将那几群野狗都给收拾掉。

    “九分。”

    想了想,萧沐还是稳妥起见,答出九分的把握。

    “嗯。”老人睁开眼睛,“去吧。”

    萧沐闻言,径直起身,向老人行了晚辈礼,转身离去。

    是夜,御武门。

    萧沐在会议厅,两个高大精壮的男子在他对面站立,身姿挺拔,眸子里都带着隐不去的骄傲,但他们看向萧沐的目光,却是充满了尊敬。

    “报告,龙牙报道!”

    两人中面色黝黑的男子率先开口,声音很是清朗圆润,却又有些斩钉截铁的气势。

    “报告,龙爪报道!”

    另一个就是龙爪了,和龙牙不同,虽然他是军人,还是特种军人,但他的肤色很干净,白而不失细腻,和他的职业很是矛盾。

    他们都很敬佩萧沐,虽然萧沐比他们都小上几岁,但在部队里,他的成绩和功劳却是他们两个加起来都比不上,军人崇拜强者,尊敬强者,萧沐当初用命换来的特级军功足以让他们隐龙的所有人敬佩。

    萧沐看着换了便装依旧一副军人气势的二人,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当初在隐龙的生活。

    那时的他才十四五岁,却已经有了武道根基,在一次阻击国外雇佣兵入侵华夏的任务中,在队友几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是他站了出来,救下仅存的龙牙和龙爪二人,几乎用半条命换下整个雇佣兵数十人的伤亡,这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是难以想象的成绩,一般人更是想都不敢想。自那时起,萧沐就成了隐龙的英雄,受整个隐龙队员的尊敬,更是随着实力的提升,成为了隐龙的第三头隐龙。

    隐龙的最高领导人,从来都不是上级首长,而是龙首,隐龙!

    萧沐离开隐龙之后,自然没了隐龙之名,但从他之后的这段时间,也没有新隐龙诞生,所以龙爪和龙牙两人,见到萧沐后,尽管不能再称呼他龙首,也依然保持着面对龙首的尊敬。

    “龙爪,龙牙……”

    萧沐微笑,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令两人精神一振,这是龙首!

    “坐下说。”

    萧沐径直坐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等两人坐定,继续道:“情况你们明白了没有?”

    龙牙道:“明白!”

    萧沐点头,“所以,我有必要让你们知道,这次的行动,就算加上我现在的人手,主要行动人也不过八九人,而对手,是我们的七倍,甚至八倍以上。”

    “对手不像是以前的普通军人,他们是忍者,和隐龙相同甚至更高等级的存在。”

    萧沐揉了揉太阳穴,这一动作表明了他的压力,“所以我们不能和他们同时作战,需要逐个击破,明白吗?”

    “明白!”声音响亮清澈,字正腔圆,两人皆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

    听到耳边还隐隐存在的回响,让萧沐对他们这种长期处于部队的习惯感到无奈,或许,这也是军人的一种可爱。

    萧沐此时给他们指定的任务是和审判的人互相配合,从对手的根据地一个一个的解决,毕竟,他们不是自己。

    至于他,在龙爪和龙牙动身去和审判众人汇合后,一个人坐在会议厅,看着莫笙给他发来的野狗根据地的分布图,嘴角泛起一抹残忍的微笑。

    “一群老鼠,敢出洞就要有回不去的意识。”

    ……

    文家最近可是忙的紧,文明峰一脸茫然地坐在沙发上,指间的香烟妖娆地散出烟雾。

    文家最终还是被牵扯到那件大事中了。

    文明峰将香烟掐灭,看着桌子上搁置的信纸,上面寥寥的几个字好似阎王爷的催魂令,让她感到恐惧……

    ……

    “快撤!他来……”

    海津市,与庆林市相接的郊区,那是一块还未开发的区域,有的只是被推倒的残垣断壁和广阔的荒凉土地。

    一声惨叫从一间残破的屋子中响起,听起来不像是华夏语言,还未等人听清内容,惨叫声戛然而止。

    “砰!”

    原本就在苦苦坚持的墙壁在一道黑影的冲击下坍塌了,露出里面更加残破不堪的模样。

    萧沐从破口缓步走出来,那道黑影落地,赫然是一具尸体!

    萧沐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嘣的声响,目光如炬地盯着不远处向四处散开的身影,嘴角一咧。

    “真是说你们野狗都是夸你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