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综合武者 第五十七章 岛国地震

时间:2019-12-22作者:沐竹隐风

    审判开始了。

    小白吹弹可破的脸蛋上出现了一抹潮红,这是兴奋的表现。

    很久了,自从萧沐带着几个审判者在岛国中了圈套,那几个兄弟为救萧沐而死后,萧沐就再也没有和他们一起行动过了。

    甚至连指挥都不发了,全盘交给了莫冰,完全自己一个人接单行动,虽然没事的时候他会在暗中保护自己和肖风等人,但却是始终没有一起行动。

    审判佣兵团的所有人都知道,萧沐这是在愧疚,害怕自己等人因为他再有什么意外。

    如今,她认识的萧沐似乎回来了,自己终于可以帮到他了。

    审判佣兵团的每一位审判者都是各大领域的顶尖高手,在肖风独门的追踪技术和莫笙这位超一流骇客的追踪下,那些岛国忍者初一出手的时候,他们的老巢就被肖风他们给掌控了,只等萧沐一声令下,天石和莫冰这两个人形攻击武器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老巢”端掉。

    莫冰,在加入萧沐的审判佣兵团之前,曾是欧洲杀手界的“the drak queen”,也就是传说中的暗黑女王。她拥有着超一流的隐藏技能和暗杀技巧,纵横杀手界,十年间从无败绩。

    遇到萧沐的时候,是两年前,当时莫冰在非洲执行一件暗杀某国总统的单子,虽然最后成功了,但是却受了重伤,当时逃亡许久的她已经奄奄一息了,没想到却被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发现,莫冰依稀还记得少年当时紧张的神情和口中背诵的医典秘籍,还有少年照顾她时的无微不至,那是她第一次有人对她那么好。

    再后来,莫冰本来想痊愈了就杀了少年,作为一个杀手,心中一旦有了感情就等同于堕入地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但是,等她动手的时候,她失败了,少年很强大,比她遇到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在少年面前,她似乎失去了杀手本能,变成了一个任少年宰割的鱼肉,她万万没想到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为什么可以徒手搏杀凶狠而嗜血的狮子,为什么少年可以与野牛拼力气,最后她受到少年的邀请,在三番两次的心理纠结后,她同意了。结果令她很震惊,她几乎见证了少年的每一个奇迹,见证了一个称霸欧洲的超级佣兵团势力的诞生和成熟。在那两年里,莫冰彻底被萧沐折服,成为了审判者中的一员。

    虽然莫冰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外出执行暗杀任务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她的能力会生疏了,不然作为人形热武器库的天石也不会惧怕。

    这时,莫冰已经和天石在一处隐蔽的贫民窟等待,他们知道这里是那些岛国忍者的巢穴,他们都在等萧沐的命令。

    这是每一个审判者对萧沐的敬重,就算是他不管事的那段时间,每一次行动也会询问萧沐的意见,听从他的命令。

    “冰姐,石头。”

    莫笙特制的通讯器中传来小白的声音,令经过乔装打扮的莫冰和天石二人认真起来。

    “动手。”

    小白冰冷的声音从通讯器传来,令天石大喜,就连莫冰也微微一笑。

    “收到。”

    莫冰回了一句,和天石装作姐弟,不敢打草惊蛇,也不能引起贫民窟里普通人的注意,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朝他们的目标靠近。

    “莫笙,敌人位置。”

    临近目标,莫冰眸光冰冷,检查了一下绑在小腿的银制匕首,和天石对了对时间。

    “墙角两人,中央位置三人,有热武器。”

    莫笙冷静沉稳的声音透过通讯器,传到莫冰二人的耳中。

    “收到。”

    天石收起了往日的吊儿郎当,脸盆大的肥脸绷得紧紧的,神色肃穆。这是他们和萧沐经一年多时间后,第一次合作行动,他不想失败。

    到了目标门口,莫冰推了一把天石,让他一个踉跄撞到了残破的木门上,令木门发出痛苦的呻吟,引起了房屋内的人的注意。

    屋内先是一片安静,然后一道黄而暗的灯光亮起,响起了一番嘈杂的收拾的声音,里面的人似乎在被什么阻挡着通向木门的路。

    “吱~”

    被虫蛀的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衣衫褴褛的,胡茬唏嘘的颓废男子走了出来,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眼皮耷拉着,面瘦肌黄,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这些忍者的易容术很高超,如果不是莫冰他们提前知道,也只会把他当作一个在贫民窟住了几十年的“老资格”贫民。

    颓废男子的眼皮抬了抬,浑浊的眼睛一片朦胧,似乎刚睡醒,但他眼神深处一闪而过的警惕没有逃过莫冰的眼睛,只见他盯着天石看了看,又把目光移向旁边就算特意装扮后还是难掩惊艳的莫冰,眼睛微微一亮,操着沙哑的声音问道:“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男子的汉语说的不错,看来是有过专门训练的。

    莫冰焦急地上前搀起天石,黑白分明而又清澈的大眼睛中满是担忧,俏脸微红,一脸恳求地向男子说道:“你好,我弟弟发病了,能借您的地方,让他休息一下吗?”

    男子疑惑地看向天石,见他捂着厚厚的肚子止不住的颤抖,脸上也出现了一层细汗,脸色苍白,男子虽然警惕,但也找不出理由赶他们走,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像莫冰这样的女人了。

    男子想到这里,只觉口舌干燥,道:“好吧,你们进来吧,不过家里有点乱,先将就一下吧。”

    莫冰很感激地向男子鞠了一躬,随即跟着男子进了屋子。

    刚一进屋子,一股恶臭随即扑鼻而来,挑战人类的嗅觉承受极限。屋子里到处都是破衣服,有一块墙壁竟然是用旧衣物堆叠起来的。鞋袜更是被丢成一座小山,散发着刺鼻的气体。

    踩在用啤酒瓶,垃圾食品的包装袋铺成的“地毯”上,就算是莫冰这种常年需要适应各种环境的杀手都不禁微微皱眉,这里实在太像一个流浪汉生活的场所,她开始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自己等人的目标。

    天石更是倍受折磨,他天生洁癖,虽然不严重,但这里的环境还是在很大程度上挑战了他的心理承受极限,原本假装苍白的脸色却是真的变得灰白起来,一股反胃想吐的感觉油然而生,看他的样子,完成这次任务后,估计会好几天吃不下饭。

    “砰。”

    见莫冰搀着天石进来,邋遢男子暗中打了个手势,木门便被一只手猛地关闭了。

    “啊!”

    木门关闭的声音惊到了莫冰,她慌张地惊叫,娇躯开始不住地颤抖着。

    昏黄的灯被从破旧的窗户缝隙吹进来的风抚动,轻轻地摇晃着,昏黄色的灯光显得诡异而神秘,映照着屋子里的人,在杂乱的地面上拖出一条条长而黑的影子。

    在一个晃神间,房间里多出了几条细长的影子,将莫冰和天石围在了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冰冷,阴森的声音从莫冰身后传来,那个邋遢男子站到了一边,没了刚才的颓废病态,两只眸子里暗含精光,神色冰冷,看向莫冰二人的眼神变得杀气腾腾。

    这个男子从头到尾就没有相信过莫冰他们,现在已经很晚了,临近午夜,哪个女人会带着一个随时都可能发病的弟弟在外面游荡呢?

    感到自己被包围,莫冰也懒得继续演戏了,拍了一把天石肥大的脑袋,两人什么话也没说,迅速发起了攻势。

    只见莫冰手持一把精致的银制匕首,如美女蛇一般,腰身一扭,趁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而快地从身后那个说话人的脖颈间划过。

    鲜血,在昏暗的灯光下飞溅,等到那些忍者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说话的人已经缓缓倒地了,死不瞑目!

    他本来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中忍,任一个小队的副队长,实力不俗,可就是这样,他还是被莫冰在一个呼吸之间抹了脖子,惨死当场。

    天石也不遑多让,宽大的腰身在地面一滚,顿时将围着自己的两人包括那名邋遢男子一起缠倒在地,看起来肥胖的身躯此时却是灵活敏捷,从腰间迅速地掏出一把自制的特殊手枪,内置消音器,几乎在那三人倒地的瞬间,天石就将他们毙掉了。

    行动迅速,电光火石之间,莫冰和天石两人就已经解决了四个人,剩下一个人见势头不对,在四人死亡的那一刻,便施展隐身术消失在了莫冰两人面前。

    “咻!”

    破空声响起,虽然声音小,但却逃不过莫冰这个暗黑女王的耳朵,带着天石连忙躲闪,只见三枚手里剑从房间的一角激射而来,击碎了地上的啤酒瓶。

    天石连忙举起枪进行防卫,额头却是冒出冷汗,对于忍者的这种能力感到惊讶,刚才出其不意,得手的太容易了,虽然知道忍者的能力不俗,但此时再次真正见识到忍者的手段,还是被吓到了。

    “冰姐,”天石镇静下来,小眼睛扫视着不大的房间,他知道敌人还在房间里,“能找到吗?”

    莫冰不语,示意天石安静,侧耳倾听着。

    “咻……”

    显然,莫冰他们不动,那名忍者也等不了了,躲在窗边的一处隐秘处,再次将手里剑激射出去。

    听到破空声,莫冰瞬间捕捉到手里剑飞来的位置,在拉着天石躲避的同时,三枚银针被她弹射出去,向着手里剑飞来的方向,激射而去。

    “哼……”

    莫冰他们躲过了手里剑,但那名忍者却没有躲过莫冰的银针,发出一声闷哼。

    天石听闻,连忙举起枪向闷哼声的方向激射,却再没了声音。

    正待天石准备开第三枪的时候,莫冰阻止了他。

    “行了,我们走吧。”

    莫冰没有多说,她知道那名忍者中了自己的飞针,已经离开了离开了,她的耳朵不会骗她,这是她多年来经过训练的特殊技能,耳力非凡。

    虽然天石不甘心就这么放走那个家伙,但也无所谓,反正任务也完成了。

    留一个活口回去报信,给那些隐藏在华夏的忍者一个警钟,同时也可以引出幕后的“玩家”。这就是萧沐的计划,引蛇出洞。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很平静,对于审判和忍者来说,这就是血夜。

    流血的夜晚,莫冰和天石用莫笙给他们的特殊药剂处理了现场,悠然而去。

    半个小时后,在一个黑暗隐秘的地方,一个人影隐藏其中,他似乎受了重伤,捂着肩膀,三枚银针在月光下闪动着寒光。

    他的脸色苍白,目光涣散,嘴角喋血,几乎奄奄一息,却还是艰难地接通了一则足以掀起一方地震的电话。

    第二天早上,就在萧沐和莫冰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商量什么的时候,在与他们一海之隔的岛国的某一处,却掀起了一场惊人的地震。

    岛国,四神社中的弑神社,一个在岛国跺跺脚,岛国就要抖三抖的王者级势力,建社近百年来从未遇到过敌手,几乎没有什么人或势力敢冒犯他们,就算是军方的人,想要动他们也要仔细考虑考虑。

    而在今日,他们的高层却收到了一则惊人的消息,一个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统治实力的消息。

    “怎么可能!”

    弑神社的首领坐在会议室大发雷霆后,接到手下人的消息,失神地瘫坐到地上。

    “欧洲那边为什么没有消息?”

    弑神社的首领口中喃喃自语,坐在会议室的其他高层连忙上前将其搀扶起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入华夏的两只小队……”首领顿了顿,一脸悲怆,“全军覆没了。”

    “哗……”

    首领的一句话宛如引燃导火索的一点火星,瞬间点燃了整间会议室。

    一个脾气暴躁的高层跳了出来,“混蛋!难道他们军方插手了吗?我们不是和他们有协议,地下的斗争,军方不得插手的吗?这群不讲信义的支那狗,我们当初就不该相信他们!”说着,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就要让手下给他订机票,准备飞去华夏报仇。

    首领阻止了他,苦笑地开口道:“动手的不是军方。”

    这时所有的高层都看向他,等待他的答案。

    “是……审判!”

    话音刚落,整间会议室如坠冰窟,温度降到了极点。

    他们都沉默了,同时感受到一股无力感,那个暴躁的高层更是被泼了一盆凉水,没了气焰。

    一年半前,审判降临岛国,对四神社同时进行审判,那是百年来从没有人敢做的事,但审判却做了,而且重创了四神社,击杀了当时四神社的四位领袖级人物,四神社的高层更是死伤殆尽,手下更是死伤无数,虽然最后他们也吃掉了审判的一些主力,但和自己的损失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审判退走后,四神社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渐渐恢复了一些元气,选拔出了各自的领袖。

    当时的那个夜晚,被四神社称为“血月之夜”,被岛国的所有地下势力所震惊,恐惧。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入侵华夏的计划。

    可是,那个被他们称为“恶魔佣兵”的审判,此时却悄无声息地来了,而且在盯着他们,这怎么不让他们恐惧,震惊!

    要知道,当初是四神社一起,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守住了本家,那还只是守,没有主动权。

    而今审判盯上他们弑神社一家,他们拿什么来抵挡?

    一时间,整个弑神社都沉默了,所有弑神社高层都面如死灰,不知所措。

    恐惧,懊恼,悲伤等各种情绪完全笼罩了这个在岛国称王的庞大势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