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综合武者 第三十三章 杀意摄人

时间:2019-12-22作者:沐竹隐风

    在这个世界上,少有人知道武术的存在,真正见过“武者”存在的人更少,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相信真的有像电视剧中的武功存在。

    但萧沐却是知道,古武的存在是真实的,而且各种境界分明。

    入微境正是古武境界中的一个,踏入入微境,武者的感知力,反应能力,对力量的拿捏程度都会有一个跨越性的提升,是真正的武者与练家子的分界线。

    萧沐不过纳气境,体内刚刚产生内力,最多就是对付几个寻常人,虽然之前打败过天衍子等一些练武之人,但那只是占了功法的便宜,毕竟天衍子是崆峒派的残党之一,真正的功法秘籍还攥在青枢子手里。

    所以,萧沐很清楚自己如果对上青枢子会是什么下场,他不敢托大。

    楚风天的目光一直放在窗外轻轻摇曳着的老藤,但境界的差距还是让他感受到了萧沐的心态变化,“怕了?”

    萧沐苦笑着摇摇头,“说不上怕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而已。”

    楚风天眸中闪过一抹欣赏,起身拍了拍萧沐的肩膀,“走吧,陪我去喝喝茶。”

    “嗯。”

    二人走出房间,来到茶室,却见楚倾月正在摆弄着茶壶。

    “爷爷。”楚倾月见楚风天和萧沐进来,连忙起身,将沏好的茶放到小茶几上,坐到一边。

    “倾月,你先出去。”楚风天说道。

    “是。”楚倾月虽然疑惑为什么让自己出去,但还是遵循爷爷的话,出了茶室。

    见楚倾月不情不愿的离开茶室,楚风天示意萧沐坐下,自己来到柜子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布包。

    “这是叶老头儿让我转交给你的。”

    楚风天把布包放到萧沐面前,说道。

    “老头子?”萧沐疑惑地解开布包,发现是一道令牌,不解道:“这是?”

    “怎么是这东西?”楚风天看到令牌,花白的眉毛轻轻一皱,看着萧沐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同情,心想跟着那老家伙真的只有被坑的份儿啊。

    “萧沐,这令牌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拿出来,否则就算是我加上林老头子都保不住你。”

    楚风天饮了口茶,提醒道。

    令牌呈六边形,一面刻满了奇奇怪怪的纹路,另一面却是一个古老的字体,青铜的牌身上锈迹斑斑,隐隐间还有一丝血腥味弥漫在令牌周围,让萧沐很是吃惊。

    但更加奇怪的是,萧沐拿着令牌,看着上面奇怪的纹路和正面的字,竟然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仿佛这令牌就是属于自己的一样。

    “这……这是‘萧’字?”萧沐看着古文字,突然发现跟自己的姓氏有相同之处,这让他更奇怪了,家里的老头子姓叶,老太婆姓凌,怎么会有刻着“萧”字的令牌呢?

    楚风天却是无所谓地说道:“不奇怪,毕竟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萧沐看向楚风天,问道:“可我从来没见过,这到底怎么回事?”

    楚风天没有回答,“现在告诉你没有好处,收起来,喝茶。”

    见楚风天不说,萧沐也不好问下去,只是心中暗下决心要搞清楚这令牌到底是什么意思。

    贴身放好令牌,萧沐端起茶盅,心不在焉地喝着。

    楚风天这时说道:“青枢子我可以帮你拖两个月,如果两个月后你还不能突破自己……”

    萧沐回过神,听见楚风天没有说到底的话,心中渐渐有了压力,他知道楚风天的意思,如果自己两个月还不能突破现在的境界,那么到时候他是不会救自己的,到时候自己就只能等着青枢子来取自己的性命,这是死路,最后的结果不是他死,就是青枢子亡。

    正当萧沐压力山大的时候,却听楚风天又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萧沐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起身告辞,便走出茶室。

    刚走出茶室,萧沐就被楚倾月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吓了一跳。

    宛如青川清澈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萧沐的眼睛,嘴角挂着一丝威胁的微笑,楚倾月又上前一步,离萧沐更近了。

    “呃……”萧沐不禁后退一步,看着越来越近的俏脸,突然嬉笑道:“楚小姐,如果你想索吻的话,咱能不能换个地方,老爷子可就在里面,要不,我们去你房间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怎么样?”

    “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楚倾月没有反应过来,但刚说完就觉得不对劲,连忙后退几步,嗔道:“混蛋,流氓,你才索吻呢。”

    “哦吼?”萧沐看着眼前娇羞的少女,突然跟上前去,抵住少女渐渐发育成熟的娇躯,感受着充满少女的青春活力躯体,心中默默地跟林大小姐做着比较。

    “嗯……小了点,味道也没那么诱惑。”萧沐喃喃自语。

    “什……什么小了点?”楚倾月听到萧沐的低声细语,注意力不由地转移了。

    “你的身材啊。”萧沐突然说道。

    “啊,流氓!”楚倾月俏脸涨红着向后退去,娇嗔道。

    “嘿嘿。”萧沐坏笑着靠近楚倾月,一只手缓缓抬高。

    “嗯……”楚倾月神色一慌,小手急忙挡在胸前的小荷尖角之上。

    “逗你的,走啦。”萧沐突然把手放到楚倾月的脑袋上揉了几下,然后急忙逃离了现场。

    “……”楚倾月颤巍巍地睁开眼睛,看着萧沐离去的背影,纤手摸着被萧沐揉过的青丝。

    离开了楚家,萧沐打电话让老六来接他,毕竟北虎和小七两个都喝的差不多了,怎么也不能够让他们来接自己吧,让老六来也顺便商量商量武馆的事。

    另一边在林家,却是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林老爷子和林默夫妇坐在主人的位置,对面坐着一位老人和三四个中年男女。

    蒋月莲也在其中,高傲的昂着头,眸子里满是自己所谓的骄傲。

    “蒋老头儿,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直说吧。”林老爷子表情淡漠,丝毫没有因为对面坐的是客人而有一丝的敬意。

    蒋家老爷子跟林老爷子年纪相差不多,同样两鬓白发,但气色却是没有林老爷子的好,双眸浑浊,一副时日不多的模样。

    “林老哥,老弟直说了。”蒋家老爷子微微躬身以示敬意,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月莲突然被休了,到底是为什么?”

    林老爷子看着站在蒋家老爷子身边的蒋月莲,依旧平静地说道:“你问这些,怕是她已经跟你说过什么了吧。”

    蒋家老爷子神色一正,“林老哥放心,虽然我们斗了一辈子了,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了,今天无非就是来寻一个真相。”

    “真相?”林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蒋老弟啊,当初我们准备罢手,才决定联姻的,原因就是为了林、蒋两家的相处。”

    “但是……”

    听完前些话的时候,蒋老爷子还赞同般的点头,可一听林老爷子的“但是”,却有些疑惑。

    “但是什么?”蒋老爷子小心问道。

    “你这女儿不老实啊。”林老爷子摇着头说道,一脸的气愤之色。

    蒋老爷子神色一惊,当年自己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从林老爷子手下存活下来,才能闯下蒋家如今的江山,如果再得罪了林家,尽管有如今的法律做挡箭牌,却也无法和林家相比较,只要对方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恐怕自己就再无宁日了。

    “林老哥,可否明言相告,也好让我得个明白。”虽然心生畏惧,但蒋老爷子还是不甘心追问道。

    “你真不知晓?”林老爷子卖了个关子。

    “确实不知晓。”蒋老爷子不似撒谎,肯定道。

    “算了,都过去了,免得老兄弟再因为这些小事损失一个女儿。”林老爷子摇了摇头,叹息道。

    蒋老爷子疯了,他可是听出了林老爷子的话中之意,他没想到林家真的不愿意放过自己女儿。

    “林老爷子,您这话里有话啊。”站在一旁的一个微胖中年男人突然插嘴道,满脸自信,高傲的神色引得林默夫妇都是厌烦不已。

    “就是,一把年纪了还玩儿这种套路,不会老年痴呆吧?哦呵呵呵。”跟微胖中年男人站在一起的肥胖女人也讥讽道,肥脸上油光发亮,厚厚的油层几乎覆盖了整个大盆脸。

    他们是蒋老爷子的长子和儿媳,今天蒋家老爷子让他们跟着来林家的时候就满脸的不乐意,到了林家后,见林老爷子丝毫没有把自己等人看做客人,就更是不乐意了,尤其是那个肥胖女人,自己大概都有二百斤重了,还是包裹在厚厚的化妆品下,自以为很美,但一看到楚雪伊,她简直羡慕嫉妒恨丢了头一个了,恨不得马上上去把楚雪伊的脸给抓花,特别是自己丈夫被楚雪伊吸引了眼球以后,那种想法更是突兀。

    “你们……”

    “慢。”这两个人的表演成功引起了林老爷子的注意力,挥手阻止了林默发作,自己却面色一沉,说道:“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到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

    “林老哥……”蒋老爷子脸色微变,急忙用眼神示意自己那不争气的大儿子儿媳闭嘴,并连忙向林老爷子解释,但是被林老爷子挥手打断了。

    “好了,蒋梁啊,你们回去吧。”林老爷子摇了摇头,站起身,让林默夫妇送客之后,便回了自己房间去了。

    “林……”蒋老爷子还是有些不甘心,准备解释,但林默这次打断了他。

    “蒋老爷子,请回吧。”

    林默态度虽然不算很尊敬,但也没有失去礼数,但这种态度恰恰又让蒋家的老大夫妇不满意了。

    “我说你们就这种素质吗?客人到家连杯水也不敬,这还撵人是吧?”蒋富贵出声讥讽道。

    一旁的妻子也在那帮腔,“就是,都什么素质?就这还撵走我小姑子,怕是因为我家小姑子不巧撞见你这林家大少奶奶见不得人的事才被你给逼走了吧。”

    她早就看楚雪伊不惯,嫉妒他人的相貌,此时正是像一个泼妇骂街似的,口吐雌黄起来。

    “你……”楚雪伊从小生活在书香门第,自小便深受家里人的感染,几十年来从未与人发生过任何纠纷,对于这种骂街的话根本不了解,此时被蒋家儿媳这般羞辱,直接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一旁的林默见妻子被外人这么羞辱,也是很气愤,正准备开口,一个挺拔的身影突然踢开客厅的门走了进来。

    “呦,好久不见啊,蒋家小姐,我说怎么听到泼妇骂街的声儿呢,原来你来了啊。”

    来人正是萧沐,刚好从老六的车上下来走进院子,就听到客厅里一阵尖细刺耳的女声说着一些侮辱人的话,待听到楚雪伊的声音后,才连忙走了进来。

    “……”蒋月莲见萧沐进来,瞬间成了落水的母鸡,高傲的头颅马上就低了下来。

    “你这哪来的小杂种,说话注意点。”蒋家儿媳见萧沐进来,听他说自己泼妇骂街,顿时大怒,开口骂道。

    “哦?小杂种?”萧沐突然神色一正,一双眸子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仿佛一道剑芒,直刺蒋家儿媳。

    时间仿佛静止了,萧沐周围的环境仿佛降低了温度一般,冻彻人心,宛如实质的杀意瞬间笼罩在蒋家儿媳周围,让她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啊……啊!”蒋家儿媳突然惊呼一声,瘫软在地。

    “这……这是……意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