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五十八章 阻击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元刚烈抬头一看,是一个生面孔。

    “发什么愣呢?出招吧。”元刚烈对面的站着的男子大声的叫嚣着。

    跟元宗结下的梁子吗?好吧,也不能白吃你元家的饭,替你擦擦屁股。

    “我在你家门口蹲你很久了,就是想等你出来第一个弄死你。”

    男人双手各捏着三柄飞刀,蓄势待发。

    “哦?那你还真是蠢,难道你没有发现元家周围全是人在盯着你我二人吗?鹬蚌相争的道理必不会不知道吧?”元刚烈笑道。

    那男子抬头换股四周,果然看到不少人头全都趴在屋顶上。

    “我不管,我要报去年永和庄胯下之辱!我告诉你,你的剑法我已经全摸透了,只要我......”男子阴险的笑着,突然他一张瞬间石化。

    只见元刚烈默默甩下手中铁枪上的毛皮枪套扔在地上。

    “这么大杆枪,没看到吗?”元刚烈淡定道。

    “你不是练剑十多年吗!”男人震惊道。

    “练够了,换个新鲜的玩。”

    元刚烈说完单手握住长枪枪身,指向男人。

    “放马过来吧,我喜欢被动。”元刚烈说道。

    “练枪?我看你是找死!”男子暴怒道。

    男子话音刚落,双手便甩出六柄飞刀直奔元刚烈的胸前、肩膀。

    “蠢是蠢了点,准头倒挺足。”

    这飞刀看似微不足道,但实则处处透着狠劲。飞刀所到之处,无一不是人身穴道,其精准度丝毫不差。

    元刚烈自从练习《瀚海偏足经》之后已有了不小的内功根基,加上他之前误食聂青刀送与他的碧血龙诞丸,昼夜不断的吸纳天地灵气,致使元刚烈的内力、真气无比纯正。更何况,元刚烈服用九天犀角丸以身试险获得不菲内力,此时的他已迈过初学武者的门槛。

    所以在面对男人的飞刀,他想躲过自然轻而易举。

    元刚烈面对飞刀迅速倒退,一侧身子躲过四柄飞刀。他伸手一晃,捏住两柄飞刀。

    “还你!”元刚烈将飞刀轻轻一抛,他用手中长枪将飞刀打了回去。

    元刚烈在长枪使了五成功力,但是飞刀的速度远比男人掷来时足足快了两倍。

    那男人见自己的飞刀来势凶猛,他赶紧向右一扑,滚在一旁躲过了自己飞刀。未等男人起身,元刚烈的长枪已向他刺来。男人接着滚了两圈,他双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站直了身子。

    元刚烈不依不饶,见他并未站稳,手中长枪便行云流水的挥舞着。那男人躲闪不及胸口被枪尾击中,偌大的力道,将他弹飞出去。

    “砰!”

    男人摔在地上,他拉开衣服一看,胸腔稍有些凹陷,四周红肿。瞬间疼痛已传至大脑,他哀嚎着叫了两声。

    “喂,有裁判吗?他不行了。”元刚烈左右招呼一声。

    那男子恼羞成怒,他摸出腰间藏着的飞刀,用力一掷。飞刀向元刚烈脸上飞去。

    元刚烈听到飞刀的声响,他一枪将飞刀打偏。元刚烈见男人脚步虚晃却还想站起来反抗,他大步上前,拎起男人的衣领,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那男人喉咙一阻,竟将昨夜的饭食全都吐了出来。

    只要进屋了就算是输吧。

    元刚烈捏着鼻子想到,他看了看旁边的一栋大房子。

    元刚烈拽着男人的腰带,将他拖在地上走向那栋房子。

    元刚烈敲了敲那栋房子的大门,里面却没有任何反应。无奈,元刚烈说了一声“得罪了”就将昏迷的男人丢进那户人家的院子里。他拍了拍手,望向四周的屋顶,见盯着他的人丝毫没有减少。

    十五......十七......十九......

    元刚烈扫过一眼之后,心中默数起人数来。

    刚出门就被阻击,元家的大少爷可真不好当啊。

    元刚烈将长枪扛在肩膀上,“你们要是不下来,我就上去了。大家都节约下彼此的时间。”。

    元刚烈刚拿下一血,心中自是有些得意,他对着屋顶上监视他的十九个人大声挑衅着。

    那屋顶上的十九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拿不出个是否要下场的决策。

    元刚烈见周围鸦雀无声,他扛着长枪,转身就走。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屋顶上纷纷有五个人跳了下来。

    “元宗,你元家自负盛名已久。今日我兄弟几个就在这里拿下你,也不枉来这比武大会一次。”

    元宗背对着他们,他咧嘴一笑。

    翁都城总共有四市十六区,东、南、西、北四市里每一个乐市都有四个区域,分别是户区、商区、乐区、行(hang)当区。这翁都的四市十六区就是整个比武大会的擂台。

    此时每一个区域都有三三两两的佼佼者脱颖而出。而这些人的名单尽在元盛鑫的眼底,他没有放过一丝的讯息。

    元盛鑫高坐在大堂之上,马枪跟高天禄站在元盛鑫左右两旁,下手的八位长老纷纷坐在堂中的椅子上。地上跪着十六个人,他们全都手托空匣。那匣中的盛放的内容,自然是十六区内首个取胜人的名单。

    八位长老纷纷传看,他们手中来来往往的纸上仅仅只有名字。

    “嗯,老夫猜的不错吧。神剑庄老梅养了个好儿子啊。”堂下王长老笑呵呵跟邻座的梁长老说道。

    “这小子也不错,我听说他师承玉林关侠士苏墨染。”梁长老说道。

    “你说吴中天那小子?他跟他师父一样不中用,好好的武学底子非要去搞书画。”王长老大刺刺的说道。

    “王长老所言差矣,这书画的造诣,说不定真与武学高低有关。”一个女人说道。

    那女人一身素裹,衣衫上介是墨染山水,此人姓钟名仪,三十五岁左右,喜好书法,山水、花鸟画。

    “且听钟长老高见。”元盛鑫饶有兴趣的问道。

    “古往今来,已有不少书画大家练就上乘武学,又怎可认为武学与书画不通路数?”钟仪说道。

    “这......这毕竟是少数。”王长老辩解道。

    “那我们也不能因此而小看了每一个能走到比武大会的年轻人。”钟仪说道。

    “我也赞同钟长老的话,天外有天。”秦风淡淡的说道。

    “王长老,你还有何话说?”元盛鑫笑看王长老说道。

    “得,老头子白活这么久了,还不如你两个小娃娃见识多。”王长老摸着胡子笑道。

    众人纷纷笑了笑,被王长老这一句玩笑话给逗乐了。

    “大家切记,这场比试对这些年轻人来说不过是一场胜负,对元家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记下每一个在这次大会上出彩的人,把他们的底细全都调查清楚。这些人若能为我元家所用自然最好,若不能,他的家底也在我们手里,还怕他不成?”元盛鑫轻描淡写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