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四十六章 洗白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既然师父不在,那我们还是先行回房吧。”马枪跟元刚烈说道。

    元刚烈无奈,但也只好这么做了。

    奇怪,自己出门并不久,怎么元老头突然闭关了?

    “等一下,二公子。忘跟你说了,适才大夫人曾找寻过你,那时你不在。我想二公子你去见一下比较好。”高天禄笑嘻嘻的说道。

    元刚烈皱着眉头,他本人虽然知道高天禄好意提醒,但元刚烈始终看不惯高天禄成天笑嘻嘻的嘴脸。但是又说不上来厌恶他哪里。

    “大夫人找我?”元刚烈其实最头疼的还是林温婉,在元家的这几天里,难免都会有不成巧两人碰上的时候。林温婉每次也都怒目而视,元刚烈见状尴尬癌都犯了,请安也不是,不请安更不是。所以他每次都是低着头给林温婉请安,完事便灰溜溜的撤退。

    “师弟,要我陪你同去吗?”马枪自然知道元刚烈的尴尬,他关心道。

    “啊,不。我自己就可以了,麻烦高总管带路淑心堂。”

    “哪里,应该的。二公子这边请。”高天禄笑嘻嘻的说道。

    高天禄伸手为元刚烈指路。

    “师兄,你先回去吧。等晚上,再一起见我爹。”元刚烈说完就跟着高天禄往淑心堂的方向走去。

    马枪望着元刚烈的背影,他的神色中还是有些忧虑。这些年他在元家也知道一些人的秉性,在大夫人林温婉的眼里,除了元盛鑫跟元宗,剩下的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唉,师弟。自求多福吧。”

    “高总管,你可知大夫人为何要找我?”元刚烈紧张兮兮的问道。

    元刚烈可不想自己在这种地方,莫明的卷入一场电视剧里常有的豪门风波。

    “这......大夫人的事,我一个小小的总管怎么能知晓呢?”高天禄面有难色的说道。

    元刚烈想想也是,是自己心态有点炸,太紧张了。

    “不过......”

    你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你能一口气说完吗?

    “大夫人看起来神情有些憔悴,看样子因为思念大公子,才没有睡好。”高天禄说到这里,竟然声音有些哽咽。

    元刚烈很是无语,这家伙真的是感性吗?还是在做给我看的。

    “我知道了。对了,高总管。爹是什么时候闭关的。”元刚烈问道。

    “就在你走后。闭关其实也算不上,我想以老爷的性子,大概今晚就能见到他了,二公子不必担心。”高天禄说道。

    元刚烈心想不透元盛鑫此时能去哪里,能做什么。他毫无头绪,索性不想了。

    这两人来到前往淑心堂的走廊上,远远看到两位老者径直向他们走过来。元刚烈见到他们依稀有些印象,待那两人走进,他才记起这是元家的两位长老。

    “二公子、高总管。”那两名长老拱手道。

    元刚烈拱了拱手,点头微笑示意。

    “王、梁二位长老怎么会有如此雅兴,来这里溜达散步?”高天禄笑嘻嘻的说道。

    元刚烈仔细大量一番,方才想起这个王长老正是那日在大堂之上硬刚肖泉之人。这王长老已经年过七十,是元家资历最深的长老,也是最会出世的一位长老。而他旁边的这位长老虽然相比王长老年轻,但年纪也有五十余岁了。

    “高总管说笑了。大公子一日没有找到,老朽哪敢有雅兴,我与梁长老正在商量如何找寻些大公子的蛛丝马迹。”王长老摸着白花花的胡子说道。

    “哦?可有良策?”高天禄好奇道。

    王、梁两位长老纷纷摇了摇头。

    “二位不必太过心急,我想大哥应当无碍。”元刚烈说道。

    “哦?二公子何以见得?”王长老一听就来精神了。

    王长老仔细打量着元刚烈,他看着眼前这俊宇少年,不禁想起那日在大堂之上,面对肖泉无理的提案,元刚烈决定以身试险,通过药物去参加比武大会之事。不惜以自身危机做担保,也要为元家利益出一份力,这件事深得他心。

    二公子英雄气概,将来必成大事。

    “首先,大哥不是被天魔教的人掳走的。”元刚烈说道。

    “愿闻其详。”

    “其实很简单就能想通。如果王长老你是犯人,你会折返命案现场吗?”

    王长老眉头一皱,似在沉思。

    “晚辈举例有失偏颇,望王长老莫怪。”元刚烈误以为王长老皱眉的模样是有些不悦,他赶紧开口解释道。

    “二公子不必忌讳什么,但说无妨。”王长老笑道。

    “可是,当日我与王长老一起拿下那妖女时,她正在抹去留下的魔教印记。二公子又作何解释?”梁长老疑惑道。

    原来捉拿小团子的就是这两个老头啊。

    “梁长老,我元家是否也有专用的标记。”元刚烈反问道。

    “有。”

    “那标记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元刚烈问道。

    “自然是留下印记,用于报信、指路,或者是聚集等用处啊。”梁长老说道。

    王长老摸摸胡子,他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不错,二公子说的对。若真是要在破庙捉拿大公子,却在那里留下天魔教的标记这不明摆着告诉大公子‘我要来抓你了’吗?”王长老说道。

    “所以魔教的出现不过是整个事件中存在的偶然性,魔教并不是真凶。”元刚烈开口道。

    元刚烈自己好歹是天魔教教主,这时候要是不极力为岳如团开脱、为魔教开脱,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可是就算不是魔教人干的,那二公子又如何确保大公子性命无忧呢?”梁长老反驳道。

    “梁长老我问你,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难找?”元刚烈再次反问道。

    “这个......”梁长老一时语塞,显然没明白元刚烈说这句话的意图。

    “呵呵,那自然是躲起来的人。”高天禄开玩笑似的笑嘻嘻的说道。

    “高总管说得对。”元刚烈说道。

    “躲......躲?”梁长老一头雾水。

    “二公子别卖关子了,我们这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可没多少脑筋能动啊。”王长老也十分好奇的问道。

    “活着的人自然难找。可是死了的人,我就不信会有人扛着尸体东躲西藏。”元刚烈正色道。

    “啊,二公子的意思是,至今为止,咱们没有找到大公子,是因为真凶一直在掩藏大公子的踪迹。”高天禄一拍脑门惊喜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