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四十五章 低三下四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马枪收起扁担杵在一旁,他向人群中搜索元刚烈的身影。当马枪看到元刚烈时,发现他正在给巴天走疗伤。

    “你怎么出来?”马枪欣喜的轻声道。

    元刚烈收功运起,他慢慢站起来。

    “爹又生你气了,我出来替你挡灾。”元刚烈说道。

    “今日之事,确实是他刘云雷做的过分。”马枪似乎不是很服气的样子。

    摔倒地的刘云雷,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入室行窃,盗贼行为。居然还反咬一口,这元家的人就是这么办事的吗?”

    刘云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声指责马枪“不轨”的行为。这么一闹到将矛头全部指向元家,反将自己刚才被摔的尴尬轻描淡写的掩盖过去。

    方才,若是马枪手中的不是扁担。那窝心一顶,可能就要了我的命。

    想到着刘云雷不免心有余悸的看着马枪手中的扁担。

    马枪刚欲开口嘲讽,却被元刚烈拦住。

    凭元刚烈三四年的业务经验,他知道这件事如果没人愿意退让就不会有个结果。

    “师兄,交给我吧。”元刚烈轻声说给马枪听。

    “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元家的大公子啊,最近身体还好吗?要是没得什么急病那可真是太不遗憾了。”

    刘云雷此言一出,周围的百姓不禁哗然。

    翁都的人都知道刘云雷暴躁、嘴臭的性子。当他们万万想不到刘云雷胆子大到居然公开挑衅元家的人。

    “休要猖狂!”巴天走怒喝一声。

    “师弟,你一句话,今日我就废了他。”马枪虽然轻声说着,但他的脸上赫然铁青,已经是愤怒,隐忍不发的标识。

    在这种情况下,元刚烈突然哈哈一笑。所有人,包括刘云雷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元刚烈,心中满是疑问——他在笑什么?

    “刘当家真是会开玩笑。方才听闻刘当家当众控诉马枪罪状,那今日之事,始于我元家失了礼数。该日元家定当携马枪一起,亲自登门道歉,礼数必定周到,还望届时刘当家能化干戈为玉帛。”元刚烈俯身抱拳道。

    “二......大公子,你跟他客气什么?”马枪急道。

    “住嘴!”元刚烈厉声道。

    元刚烈反手夺过马枪的扁担,膝盖一顶,将扁担撬成两段。

    “马枪!平日里净闯祸端,回去之后,我爹能轻饶你,我也不能。从今日起一个月内不得踏出元家!”元刚烈生气道。

    马枪一愣,到没有被元刚烈的突然表态给唬住。反而是深知元家家规的他,自然知道元刚烈事实上是没有权力命令他的。但是元刚烈当众开口罚自己禁闭,不可能是元刚烈不记得家规。

    难道师弟有别的用意?

    “啪啪啪”刘云雷鼓掌声响起。

    “不愧是元家大公子,元宗。马枪既然元宗肯低三下四问你求情,我也给他这个面子,今日之事作罢。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就是元盛鑫来求我,都没用。”刘云雷冷哼一声,甩手就离开了。

    刘云雷一走周围的百姓少了看头自然也就散了,现场只留下元刚烈、马枪跟巴天走三人。

    元刚烈看着身侧被大火烧的一塌糊涂的凤凰楼静静的出神。

    “师弟”马枪轻声说道。

    “你们记住在外面我就是元宗,不是你师弟。”元刚烈说道。

    马枪跟巴天走点了下头。他们二人站到元刚烈的身后。

    “大公子,有什么吩咐,需要小人去做?”巴天走因为没有帮上马枪的忙而自责,心底很是过意不去。

    “不必,回家。”元刚烈说道。

    元刚烈、马枪、巴天走三人离开南市那条街道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肖泉正在他们打斗地点附近的一个小巷口处倾观察着一切。

    肖泉见三人离开,便要转身就走。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却看到身后的元盛鑫。

    另一边刘云雷在凤凰楼脱身后,直奔回家。

    刘云雷现在的家便是岳父宋百鸣的居所,在宋百鸣去世之后便由刘云雷继承接管。

    刘云雷憋着一口气,直接冲回卧室,期间他越走越快,就连下属跟仆人的招呼也没有理会。

    刘云雷回到卧室,门还没来得及管,嘴里憋着的一口血就吐了出来。他赶紧将门关上,生怕别人看见。这口血吐出来,刘云雷的脸色瞬间煞白。

    刘云雷脱下上衣,他看到左胸上一大块紫黑色的淤青。

    “吱——”推门声

    “谁!”

    刘云雷回头一看是宋青烟。

    宋青烟看到刘云雷胸前的淤青,她吓了一跳,赶紧将门关上。

    “你怎么样,伤了心脉没有?”宋青烟关心道。

    “没有大碍,静养七天就好。”刘云雷冷声道。

    “那就好。对了,刚才楚云来信说有突发状况,要我们明日去小国寺一聚。”宋青烟扶刘云雷坐上床,她柔声说道。

    “聚他奶奶个熊,老子受伤了。他不知道计划马上就要展开,最好还是不要联络才好吗?”刘云雷动气愤懑道。

    “夫君,那楚云好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这么着急,想必这事非同小可。”宋青烟柔声道。

    “我看,是你相见他吧。”刘云雷冷冷道。

    “夫君,你还说这事作甚?我已是你的人,不可能再去想别的男人。”宋青烟脸色一变,她义正言辞的说道,脸上稍有怒色。

    刘云雷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你是去也不去?”宋青烟问道。

    “不去,老子不去,老子看到楚云那张脸就恶心。”刘云雷耍无赖死的躺在床上。

    宋青烟见状摇了摇头。

    “你好好歇着,我给你去药房拿些创伤药来。”

    在宋青烟说完这句话的同一时间,元刚烈等三人刚好回到元家。他们刚一进门,元刚烈就吩咐巴天走先回去养伤,自己则先带着马枪去找元盛鑫。

    “爹不在?”元刚烈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高高胖胖、白白净净的中年人。

    此人名叫高天禄,乃是元家的总管,在元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家主钻研武功,一时半会应当也不会从房间出来。二公子不如先带马枪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议。”高天禄笑嘻嘻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