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四十四章 冷嘲热讽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南市原为前乐长宋百鸣所管理的区域。元刚烈此前一直不解,有关于整块区域的划分,怎么也轮不到身为布衣的宋百鸣。直到元刚烈接触凤凰楼被烧一案时才听马枪提起,宋百鸣能成为乐长全部是由元盛鑫一手安排的。

    元老头居然如此傲气,明明已经是一手遮天的一家之长,却明晃晃的插了个眼睛扔在了翁都。这不是明摆着做给朝廷看的吗?

    翁都本就不小,从元家直奔南市的距离,以元刚烈的步速起码要一炷香的时间。

    南市,凤凰楼前。

    一场大火过后的凤凰楼就连跟“凤凰毛”都看不到,只有焦黑一片的瓦砾跟木炭。

    尽管凤凰楼落得如此下场,但是在它原本门前的位置上,还是有大批的百姓在这里围观。

    噗!

    一声沉重的声响在围观百姓的中心响起。

    马枪跟刘云雷两人被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围在中间,巴天走则在一旁原地打坐疗伤,他的身上及嘴角明显有斑驳血迹。

    反观马枪赤手空拳,他的左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嘴角也渗出血来。显然刚才那沉重的声响,是被刘云雷一掌拍在胸口上。

    “怎么样,服输没。”刘云雷面不改色的冷声说道。

    “我呸,小爷我若是有一枪在手,我岂会败在你的手上?”马枪嘲讽道。

    “哦?那你就给我变一杆枪出来啊,去偷去抢去借啊,又不是没干过着勾当。”刘云雷冷笑道。

    刘云雷的一句话,周围的百姓哗然,全都在议论元家的人居然会作出鸡鸣狗盗之事。

    “大放狗屁!”马枪骂道。

    “哦?那我问你,为何你会出现在我刘某人的家院里。难道在我这个家主都不知道你来的情况下,我不能说你是贼吗?”刘云雷借势说道。

    “对!这就是强盗能干出的勾当!”一百姓喊道。

    “对,把他抓去交给官府!”

    “嘘,小点声。这翁都可是元家的地盘,打狗还看主人呢。”

    “也不知道前些天张员外家的盗窃案是不是这贼人干的。”

    周围的百姓议论纷纷,任凭马枪怎么辩解都是有心无力。况且他也不是喜欢为自己辩解的人。

    “刘乐长说的也在理,不请自来确实是我们的不对。但是元家拜帖已经递进门去,而你刘乐长家里却是大白天门窗紧锁。我与身旁这位兄弟还当是刘乐长娇羞腼腆,不喜见人。”马枪轻笑道。

    周围人一听又开始纷纷低声嘲笑刘云雷。

    马枪凝望着刘云雷,却见他面不改色。马枪心下大疑,我这般羞辱他,居然毫无反应?

    “马枪,废话不多说。你既进我家门,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不如回我家中,小酌几口!”

    刘云雷说完一个箭步就冲向了马枪,他右手成爪。正所谓,手背青筋爆,五指箍乾坤。刘云雷这一抓,直逼马枪的咽喉,半点留情的痕迹都没有,直要人命。

    “你请小爷去,小爷偏不去。我怕惊到嫂嫂,不好!”马枪见刘云雷的攻势,心下暗道不妙,可嘴上却不愿示弱。

    马枪既练法,必练身形。他脚下的轻功自然也不含糊,刘云雷两招阴狠攻势过后,却没有碰到马枪的身子。

    刘云雷铁青着脸,想不到这小子受了伤居然还这么灵活。他见到马枪嘲笑的面庞,他恨不得拆其骨,食其肉。这辈子他最讨厌两件事,第一件,在他面前说元家;第二件,在他面前提起宋青烟。然而,这两样底线都被马枪无意识间碰到了。

    想到这里,刘云雷突然变招,爪功变拳法。先前爪功凌厉,后来拳法奔流。身为外行人的寻常百姓眼里,刘云雷拳法快似奔雷,仿佛长了四双手一样。

    面对突然的变招,马枪不敢硬接刘云雷的拳法,他只能闪躲。但仅有闪躲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没过几招他的腰盘又中一拳。

    腰盘被击中,身法自然很难施展开。马枪倒退一步,右手按着自己的腰盘处。

    “‘诡雷手’名不虚传,果真是奸诈之徒。”马枪强颜欢笑,嘴上就是不服输。

    马枪自然不服,他一生练枪。此时他手中无枪,要他如何反击?

    刘云雷面对马枪的嘲讽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他健步如飞,拳法再度便爪功,双爪攻向马枪的胸口。

    马枪想跑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刚一挪动身子,腰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眼见双爪已经逼近,马枪心一。

    大不了废条胳膊,以后改练刀!

    马枪摊开双手摆放在胸前,这一幕被边疗伤,边观察局势的巴天走看在眼里。

    巴天走识得马枪此招,这正是元盛鑫的独门绝技,天罡玉碎。此招寓意为同归于尽,专克拳掌类武功。以肉身之躯迎下敌人攻势,待敌人肋下空洞,则右手抓其腋下心口旁,在敌人受惊之余,左手用尽全身的功力攻向敌人。

    因为招式阴毒狠辣,所以被元盛鑫雪藏。巴天走也是在无意间看到元盛鑫曾传授与元宗此招,才识得这招。

    刘云雷却没见过此招,认为马枪是负隅顽抗,不足为惧。

    待见刘云雷逼近马枪,围观的百姓只道马枪命丧当场。

    马枪聚精会神等待硬接刘云雷一掌,突然他头顶,一阵厉风撩动发丝。

    “师兄!三足鼎,力拔千斤势再兮!”

    马枪听到这句话,可是在熟悉不过了。这是他卧龙枪法中的一记口诀。只见马枪右手一抬,抓到空中飞来的一根扁担,整个人都自信了起来。

    好师弟,来的好!

    马枪扁担一拨,攻向刘云雷的手肘。

    刘云雷见此变故心知不妙,但是事已至此,这一爪不成功,无疑自己会败下阵来。他左手一抬,躲开马枪的攻击。

    哪知马枪这一击看似要破解刘云雷的攻势,实则是一记虚招。

    马枪轻笑一声,他将扁担写着杵在地上,撘在自己双腿之间的地板上。此时刘云雷胸前门户大开,扁担已经抵住胸口,便是大罗神仙也难逃这招。马枪双臂力道一送,轻而易举的将刘云雷抵到空中,紧接着马枪顺势后仰,刘云雷在空中画了个半圆摔向马枪身后。

    而此时马枪定格的动作,像是三足鼎一样。双脚站定,扁担斜杵胯下伸向后方。

    “啪”

    刘云雷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