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四十一章 耍两枪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这个......我......”元刚烈绝顶聪明却也在这个时候慌了心神。

    小团子眯着眼看着元刚烈一声不吭,给元刚烈瞅的浑身不自在。

    “不能说,我现在还不能说。”元刚烈语气突然坚决道。

    “嗯?为什么?”岳如团冷笑道。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这是我跟玉琴姐之间的约定。”元刚烈想不出什么天衣无缝的谎言,只能开始耍无赖。

    “约定?小枫子,你不是还想让我教你武功吗?”岳如团突然笑道。

    “别诱惑我,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啥都不会的元青枫了。”元刚烈成功转移话题之后,心头暗暗松了口气。

    “那你说说你都学了什么啊?”岳如团问道。

    “三合归元刀还有卧龙枪法。”

    “哼,听都没听过。”岳如团不屑道。

    ......

    “不跟你说这个了,我要回去了,再不走天都快亮了。你啊,就安心睡觉吧。”元刚烈打了个哈欠说道。

    “诶,别走啊,一起睡啊,我在这太无聊了。”岳如团说道。

    元刚烈脸一红,就连困意都消退了,紧接着就拍了下脑门。

    想什么呢?这小丫头才多大,应该是自己想歪了......

    “小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还有事,明天我再来找你。”元刚烈说道。

    元刚烈起身拍了拍屁股,在地上坐的拔凉拔凉的。

    “喂,别当我是傻子啊。总有一天我会出去,到底怎么回事,等我找到玉琴姐就真相大白了。你要是敢骗我,哼哼。”岳如团撅个嘴哼道。

    元刚烈只觉得背后一篇、片冰凉。

    囚堂外,月圆明澈。

    巴天走跟凌云、昆都两人一样,一动不动的杵在囚堂门外,这三人从元刚烈下去之后就一声不吭,仿佛三尊雕像一样。

    脚步声想起,巴天走率先一个看向囚堂敞开的洞口。

    元刚烈探出脑袋,巴天走向前将其一步拉出。随后凌云跟昆都便将囚堂铁门闭合上。

    “二公子,可否探出大公子的下落?”巴天走关切的问道。

    元刚烈摇了摇头,“这姑娘嘴紧的很,但是依我看来,她并不知晓大哥的踪迹。”元刚烈说道。

    “这......”巴天走皱着眉头。

    “此事明天再议,我乏了。”元刚烈说完就开始往回走。

    “恭送二公子。”凌云、昆都齐声道。

    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的巴天走轻叹一声便紧紧跟在元刚烈的身后。

    第二天清晨

    元刚烈早起便在练功场练武,他正熟悉着马枪的卧龙枪法。

    虽说着卧龙枪法并不是什么上乘武功,但是对于元刚烈这种初学者来说,想真正掌握这门武功难度是非常巨大的。

    元刚烈手持木棍,一削一刺之间的顿隙还是非常明显的,明显不如马枪在此枪法上的浸淫程度。

    “不实战不行啊,招式与招式之间的联动根本不能像平常这样演练能组合成的。这跟纸上谈兵有什么区别?”元刚烈皱眉道。

    “二公子大可不必着急,据我所知,二公子习武不足半月。却有这样的成就,真是前无古人。”练功场教官佟天寿说道。

    佟天寿背着手走到元刚烈的身前。

    “佟师傅。”元刚烈抱拳以礼。

    “二公子可是心中有武学之疑尚未解开?”佟天寿问道。

    “倒也不是疑惑,只是缺个演练的对手。”元刚烈三下五除二将自己刚刚所想的苦恼尽数告知佟天寿。

    佟天寿听后慢慢点了点头。

    “实战确实是习武人不需要经历的过程,”佟天寿转身看着背后数十米开外正在练功的一群元家子弟,他摇了摇头,这些个小兄弟有几斤几两他最清楚不过,“马枪呢?若是有他陪你练功自然是进步最快的方法。”。

    “听老巴说,师兄被爹调去找大哥了。”元刚烈说道。

    “哦?大公子有下落了?”佟天寿面有喜色。

    元刚烈看在眼里,深知元宗在元家必定是扮演着平易近人的角色,要不然在他出事后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替他担心。

    “并没有,只不过我爹偶然间查到大哥曾在半个月前于被烧毁的凤凰楼前曾与人交过手。”元刚烈说道。

    “凤凰楼啊,那场大火还把宋百鸣烧死了,听说新上任的南市乐长是他的女婿。叫什么来着......”佟天寿拍着脑门仔细思索着。

    “刘云雷。”元刚烈说道,既然是靠谎话踏进元家,那么元家上层的一举一动自己必须掌握清楚。否则哪天被查出来自己真正的身份并不是元家二公子,那自己就连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情报这个东西,哪怕不关乎自己,也必须搞到手。否者,元刚烈如坐针毡。

    “瞧我这脑子,对,刘云雷。”佟天寿笑道。

    凤凰楼一事,原本元刚烈并不在意。但是当他回想起昨夜岳如团误将他认作是元宗的时候,曾无意间提起凤凰楼一掌之仇的时候。元刚烈就明白凤凰楼被烧一案,岳如团便是当事人,算来那个时间,没过几天自己便跟岳如团在竹林相遇。当时岳如团身负重伤,想必是在凤凰楼交战时所受的伤。

    什么人能伤到她?当真是天下之大,能人辈出啊。

    元刚烈感慨的叹了口气。

    佟天寿误认为是元刚烈思念元宗而导致的伤感之情爆发。

    “大公子吉人自有天相,况且他武功高强。想必早已脱离危险了才是。”佟天寿安慰道。

    ......

    这话我该怎么接......我想的压根不是这个啊。

    佟天寿见元刚烈低头不语,便打算转移他的注意力。

    “这样吧,不如就由我来当二公子的对手。给你喂招。”佟天寿正色道。

    “佟师傅,可是那些弟子......”元刚烈看着远处正在演练的三十多号元家子弟。

    “无妨,这帮混小子成天偷懒。个个觉得自己了不得,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人外有人了。”佟天寿说道。

    “多谢。晚辈不敢在佟师傅面前班门弄斧使刀法,我便用手中长棍应对之。”元刚烈说道。

    “如此甚好,待我去去木刀来。”佟天寿扭了下腰,活动了下身子。

    元刚烈此前从未认真打量过佟天寿,此时再一看,却发现他虽年事不小,但是身材体型依然健硕,居然比自己还高一点。长年练刀,双臂有寻常大碗口那么粗,这着实震撼到了元刚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