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四十章 穿帮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你先回答我,你是怎么跟玉琴姐认识的?”岳如团戒备道。

    “嗯......”元刚烈早就猜到岳如团会问他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本是伊通河畔农家小子......”

    元刚烈充分利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一通谎话编造了被仇家屠村,先前曾帮助过江玉琴,所以在被屠村的时候,反被江玉琴所救的谎言身世。

    岳如团听的极其认真,根本就没有怀疑的模样。

    这小丫头功夫是真不错,怎么老是刷新我的智商下限啊。这要是我以后的助手,可不能这样,以后好好得调教一番。

    元刚烈想着想着情不自禁的点了下头,肯定了自己。

    “所以说,你当初就一直跟着玉琴姐。直到你的真实身份被发现,这样一来你所在的乡下村子被屠,多半是你的身份被泄露了。”岳如团摸着小下巴一脸沉思道。

    “我跟小.......玉琴姐跟我在瓮都附近遇敌,我被打晕。等我再度清醒,已经是元家二公子了,只不过当是被送往竹林静养,所以才遇到了你。”元刚烈一脸认真的看着岳如团企图让她进一步的相信自己编造的谎话。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被自己的谎话所信服了。

    “大户人家就是乱,原本我爹还打算......”岳如团突然闭口不言,“算了,反正现在我出来了。”

    元刚烈剑眉轻挑一下,岳如团的这半句话他算是记下来了。

    这小丫头还有事,以后留点心注意着。

    “你现在该告诉我了吧,你到底有没有见到玉琴姐跟我大哥元宗。”元刚烈问道。

    岳如团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玉琴姐在哪里?”

    元刚烈一颗心终究是石沉大海,他面色稍有颓废的模样。他一拍地砖,居然将地砖一掌拍裂。

    “咦,小枫子,这半个月没见。你居然有如此功力了?”岳如团惊奇道。

    岳如团本身就是一个武学奇才,在她的世界里,还从来没有称赞过任何一个习武人练功神速的时候。

    “江楚元家到有些本事。”岳如团说道。

    岳如团这小丫头天生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恩怨分明。哪怕是元家将她抓为阶下囚,也不会对身为元家的熟人元刚烈有丝毫不满。总是一副乐观、天真的模样,当然人若犯她,那岳如团凶起来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

    “你不是还在十坊竹林里吗?你是怎么从那座迷阵里出来的?”元刚烈突然好奇的问道。

    关于这点,元刚烈甚是好奇,就连自己也摸索不出出路。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能从竹林里逃出来。只不过他这心中的疑问被打听江玉琴的心思给顶替掉了。

    “你说那个竹林啊,简单啊。找不到路,一把火烧了啊。”岳如团说道。

    ......

    我的小姑奶奶,看来是没被聂青刀逮住,这要是被聂青刀逮住,她能活活把你吃了。

    “当时还有个老太婆在叫嚣来着,我没听清她说啥,也没怎么理她,就走了。”岳如团打了个哈欠说道。

    “后来呢?你又是怎么被元家给抓到的?”

    元刚烈企图从岳如团的事件中找寻到意思关于江玉琴的蛛丝马迹。

    岳如团饶有兴趣的望了一眼元刚烈。

    “你小子是不是对玉琴姐有点意思啊。”岳如团耐人寻味的看着元刚烈。

    元刚烈一愣,“额,不是。玉琴姐毕竟是我的救命......”。

    “好了,你们男人不久那副德行吗?跟我爹一模一样,哼。”岳如团嘴一撅,似乎在想着自己的风流老爹。

    ......

    “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玉琴姐我最了解,她这辈子都不会出嫁的。”岳如团一脸坏笑的说道。

    “为什么?”元刚烈好奇道。

    “玉琴姐心里只有一个人,你这辈子都没机会的。”岳如团笑道。

    岳如团一脸的坏笑,似是笑元刚烈这辈子都无法得到江玉琴的爱而幸灾乐祸。但是,其实只有元刚烈自己知道,原著里江玉琴这一生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自己的身上。不对,是放在元刚烈的身上,从未为自己着想过。越是想到这里,元刚烈脸上的忧虑就更加的明显。他不能让江玉琴再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哪怕是自己跟江玉琴深陷绝境,那也比两个人天各一方来的痛快。

    岳如团笑着笑着,却看见元刚烈脸上的忧虑,她以为元刚烈为他得不到江玉琴的爱而伤心不语,瞬间倍感无趣。

    “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被抓来的吗?”岳如团说道。

    元刚烈一听就来精神了。

    “我本与玉琴姐在翁都有过一面之缘。后来因为一点小事就暂别了,并约定在七天后,也是我被抓的那天,我们在翁都城外老庙相见......”岳如团说道。

    “然后呢?”一听到江玉琴的消息,元刚烈整个人都稍有些激动。

    “当我去的发现庙里满是血迹,是有打斗的痕迹。”岳如团神色凝重道,毕竟她也十分担心江玉琴的安危。

    血迹?打斗?

    “再然后呢?有小......玉琴姐的线索吗?”元刚烈焦急道。

    岳如团沮丧的摇了摇头,“我前脚刚进老庙不久,元家的人也来了。他们好像发现了元大公子的踪迹,便将我扣下了”岳如团恨恨道。

    “什么人能将你扣下?”元刚烈问道。

    元刚烈心中疑惑大起,他深知岳如团的武功哪怕是当今一流好手也未必能当场将她制服。她想开溜,基本不会有人能抓得住她。

    “当然是你元家的长老了,两个糟老头子合起伙来打我一个小女人,不要脸。”岳如团恨恨道。

    ......

    还小女人,您这身手扔在江湖大染缸里,都是别人叫你姑奶奶的份儿。

    “那你身上的‘荒’字令是玉琴姐给你的?”元刚烈问道。

    元刚烈这句话刚一开口就后悔了。

    果然岳如团耳朵无比精准的听到了这句话,她冷冷的目光投向了元刚烈。

    “你怎么会知道‘荒’字令牌是玉琴姐的?即便是元家也没有查到的事,即便是玉琴姐久了你,以她的性格也不可能向你吐露半点我教秘事。说!你究竟是何人,到底有什么企图!”岳如团冷冷道。

    我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怎么这个小丫头偏偏在这个时候智商就好使了。唉,我撒个什么谎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