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三十三章 囚堂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元刚烈调息完毕之后睁开眼睛就看到马枪满脸写着担心的看着他。

    “师弟,你没事吧?”马枪问道。

    “没事。”元刚烈感激道。

    时才发生的一切元刚烈都看在眼里,若是没有马枪运功助他平复体内狂暴内力,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元刚烈暗自调息丹田的真气,他发现体内的真气增长了一倍不止。

    “没事就好,你快回去歇着吧,刚刚疲劳过度,不宜练功。”马枪叮嘱道。

    的确,元刚烈此时再过渡练功的话,只能是百害而无一利。于是他听从马枪的建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元刚烈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正幻想着有朝一日成为武林高手的事情。他突然看见房间里用来装饰的一把剑,很不经意的想起来江玉琴。

    元刚烈猛地惊坐起来。这些天沉迷于练功,居然把小玉琴给忘了。

    之前被困在十坊竹林,没有办法打探她的下落。唉呀,我怎么就光想着练功了呢。

    元刚烈想到这里,一扫刚才的疲倦,他裹上外衣,就跑出门。奈何他前脚刚出门口就停住了脚步。

    这天大地大,我该怎么去找她呢。不管了,先出门看看,说不定能想到什么办法。

    元刚烈走出自己的院子,就往大门外走去却被巴天走带人当场拦住。

    “二公子请留步。”巴天走正色道。

    “我记得你是,巴掌事。”元刚烈虽然进元家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凭着他惊人的天赋,他来的第一天就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

    巴天走点了下头,“二公子,不知有何事出府,要是寻常小事,交给属下去办就托。若是大事,还需禀报家主一声才允。”。

    元刚烈想了想,估计是元宗出走的事情,刺激到了元盛鑫,再怕我出什么意外。

    “寻寻朋友,散散心罢了。”

    “二公子,外面世道太乱,不久前,大公子两度被人刺杀,凤凰楼被烧等疑案都没有调查清楚。更何况现在大公子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一同离去,诸多事情都还需要调查,才能让人安心。”巴天走恭敬道。

    “来路不明的女子?”元刚烈好奇问道。

    “正是。”

    “是不是,个子高高的,声音冷冷的,身材跟脸蛋都很好的女子?”元刚烈焦急问道。

    “这......”巴天走一时语塞,毕竟元刚烈这一通不着边际的形容,天下间的漂亮女子大多都这模样,以妓院女子居多。当然巴天走肯定不能这么说出来。

    “二公子形容的非常贴切,那女子还曾于小人有过两面之缘。”巴天走说道。

    “那女子手中是不是常常拿着一把赤红色的剑。”元刚烈问道。

    “二公子说的可是‘赤霄英红’?”巴天走思索一下回答道。

    元刚烈一愣,但随即便想起来江玉琴手中的柄刃是他所赠——赤霄英红。

    “对,就是此物。你可知道,她现在何处?”元刚烈兴奋道。

    “这个......属下还真不得知。但是,巡捕队的人应该是有线索。”巴天走说道。

    “巡捕队?那不是衙门的......吗?”元刚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干脆直接跳过。

    “二公子有所不知,翁都城内所设的衙门除了知县是朝廷命官以外,剩下全是元家的人。”巴天走说道。

    嚯,你们还真是一手遮天。

    “谢过巴掌事,改天帮你在父亲面前美言几句。”元刚烈说道。

    “举手之劳。”巴天走恭敬道。

    元刚烈心想,这巴天走并不是阿谀奉承之辈,还不知道能力如何,哪天考考他。

    “那我去衙门总行了吧。”元刚烈问道。

    “二公子若是想寻巡捕房打听大公子与那女子下落的话,倒也不必亲自去衙门。因为巡捕房领头就在元家。”巴天走不动声色的说道。

    巴天走其实对元刚烈的意见稍有些大,因为元刚烈从头至尾都没有提及到关于元宗的事情,张口闭口都是女人。

    唉,怎么都被一个女人给迷了心窍,真是亲兄弟。

    “是嘛,快带我去找他!”元刚烈激动道,终于有小玉琴的消息,他神经仿佛被刺了一下,亢奋一场,完全忘记了刚才差点命丧练功房的事情。

    巴天走遣退了手下的几名卫兵,跟着元刚烈一起去寻找巡捕房领头。

    “请恕属下冒昧的问一句,二公子如何知道那女子的讯息。”

    巴天走比较关心这件事情,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打探元宗的下落。整个元家,属他脾气最怪,不爱说假话,惹得一票人都不高兴,包括元盛鑫都不喜欢巴天走。唯独元宗视他为己出,平日里也多有照顾,否则以巴天走的人际关系,早被人轰出去,更别说升职了。

    巴天走这一问还真将元刚烈给问住了,元刚烈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会问到自己的身上。

    “额,那位姑娘......”元刚烈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突然有个卫兵跑到两人身边。

    “二公子,巴掌事。”

    “什么事?”巴天走说道。

    “凌统领想请您去囚堂一见。”卫兵说道。

    囚堂?这不是元家的地牢吗?原著里写元家的囚堂虽然森严异常,但是近乎有一个多世纪囚堂都没有关押过人。因为跟元家的作对的人几乎已经全部被元家清理掉了。

    “这么巧?”巴天走疑惑道。

    “巧从何来?”元刚烈问道。

    “二公子不知,那凌统领便是巡捕房的领队。”巴天走说道。

    “知道凌统领为何找我吗?”巴天走问卫兵。

    “不知,但凌统领抓到一个可疑的女子,可能想留掌事大人帮忙看守。”卫兵说道。

    “女子?巴掌事囚堂在哪里?快带我过去。”元刚烈说道。

    “领路!”巴天走对着卫兵说道。

    元刚烈心急如焚,有关于囚堂的记载,再原著中只有一句话描述,“从来没有人能走出囚堂”。

    小玉琴可别是你啊。

    “快走快走!”元刚烈催促着卫兵前行,他脚底仿佛踩着轮子一样,越走越快。在他的潜意识里因为见人心切,所以动用内力小跑起来,竟然在一跨步间就有了近乎一丈的距离,若不是元刚烈不认路,那巴天走跟卫兵都有点跟不上他的步伐。

    二公子内功居然有如此底蕴,他不是不会武功吗?

    巴天走暗暗称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