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二十三章 出走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元刚烈火急火燎的跑回到地洞里面,岳如团被元刚烈的反应吓了一跳。

    “要死啊,吓唬谁啊。”岳如团本来想解开身上的本带检查伤势的,结果差点被碰巧进来的元刚烈看到。

    岳如团噘着嘴,鼓着小脸腮看着元刚烈。

    “小团子,我有事要走了,不能陪你练功了。”元刚烈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这才当我徒弟没几天就想走?”岳如团气急败坏的吼道。

    “形势所迫,万不得已啊。”元刚烈解释道。

    “万不得已?是有人胁迫你吗?”岳如团好奇问道。

    这一问,到给了元刚烈如涌泉般的灵感。

    “是,我离家出走了,爹爹派人要抓我回去,我已经无路可逃了。”

    “傻啊,你躲这里啊,没人能发现的。”岳如团说道。

    “我爹爹如果找不到我,会把这里翻个底朝天的。你还深受重伤,我不想连累你。”元刚烈表现出极为关心的模样,年纪不大的岳如团立刻就被元刚烈那极度带有感染力的声音所打动。

    “小枫子,你真好。放心,等我伤好了。我一定把你从你爹的魔爪里拯救出来,到时候我教你绝世武功,保证你爹以后都听你的。”岳如团大为感动的说道。

    “好嘞,我先撤了。”

    “保重啊。”岳如团关心道。

    元刚烈头也没回的就往回跑,说是找武功秘籍,结果跑这么老远来告别,不赶紧回去报道会起疑的。

    元家可不是小团子能进得来的。说是要救我于苦海,结果最后也没问我是哪里人,往哪里去。

    元刚烈心里一阵无语,并感慨一声小姑娘就是好骗。

    地洞里的岳如团打了个喷嚏。

    “小枫子刚走就开始想我了,我要抓紧时间养伤。”岳如团认真道。

    回到竹屋的时候,元盛鑫早就收拾好了东西,他站在竹屋围栏外面不安的等待着。

    元刚烈小心翼翼的从自己屋子后面绕到门口,趁着元盛鑫一不留神就钻了进去。然后他冠冕堂皇的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爹爹,咱们去跟聂奶奶告别吧。”元刚烈朗声道。

    元盛鑫一听到元刚烈的声音,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聂奶奶乏了,休息去了,咱们不要打扰他了。”元盛鑫柔声道。

    元刚烈点了点头。

    “你怎么找了那么久?不会是弄丢了可吧?”元盛鑫好奇道。

    “啊......没有,在这里。”元刚烈晃了晃手上的秘籍说道。

    “功夫练的如何?回去之后,让你兄长指点一下你。”元盛鑫说道。

    “爹......孩儿不识字。”元刚烈扭捏着开口道。

    深夜,江玉琴在房间里正在收拾行囊,她将赤红长剑插在包袱上。他看到赤红长剑突然静静的发起呆。这柄赤红长剑名叫“赤霄英红”,是当年元刚烈在一处隐士故居之地而偶然得来的宝物。一件吹毛立断,血不沾刃的神兵,只因为年少的江玉琴说了句喜欢,元刚烈便将此剑赠给了她。

    “英红,师父大人生死未卜,我们去找他。”江玉琴定了定心神,她背起包裹就要往外走。

    江玉琴打开门,她看到元宗正站在门口在,仿佛在等江玉琴出门一样。

    江玉琴好像也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她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你别想留下我。”江玉琴冷冷道。

    “我知道我元宗何德何能,可以挽留住江姑娘。但是元家的情报已经是江楚之最,没有什么能比元家的情报还会精准、迅捷的了。”元宗焦急的说道。

    “的确,可是我坐在屋子里就是寝食难安。原本我以为你家神通广大可以找到师父的下落,可是你们居然告诉我师父会在唤生涯轻生?我认识的师父在失去武功之后,虽然跟从前大不相同,但是,他不管怎么变,都绝不会是能选择轻生的人。”江玉琴冷冷道。

    “好吧,我本来也没有能留下你的打算。”元宗叹了口气说道。

    “那就请你让开。”江玉琴冰冷的脸已经寒到了极致。

    “我们一起走。”元宗突然开口道。

    元宗拿出背后的包袱,显然已经做好离家出走的准备了。

    元宗的这个决定倒是有些出乎江玉琴的预料,她不免的稍稍的惊讶了一下。

    “你好好当一个大少爷不好吗?”江玉琴无语道。

    “没有你的日子,我会过的毫无意义。”元宗认真道。

    江玉琴皱着眉头,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让开。”

    江玉琴推开元宗,元宗一个踉跄给江玉琴让开了位置。

    元宗紧紧跟上江玉琴的脚步。

    江玉琴回身瞅着元宗,“别跟着我”。

    “江姑娘,我会跟着你的。从现在开始就由我来保护你。”元宗表情严肃认真,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元宗欠江玉琴似得。

    “随便你吧。”江玉琴不耐烦的说完就向大院门口走去,元宗自然而然的跟了上去。

    江玉琴前脚走着,元宗后脚跟着,两个人都不说话。

    偌大个元家走动确实不方便,但是元宗本人就像是个通关令牌一样,走到哪里都放行。这一路上碰上十多队巡逻的甲丁,都是看在元宗的面子上让他们通行。

    这呆子还有点用啊。

    江玉琴脑海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是丝毫没有减少对元宗的嫌弃。

    两人轻轻松松就走出了元家。因为元家家规是遵从“绝对服从”的原则,所以即便是三更半夜大少爷要出门,也没有人赶询问去处,更别提上前拦截了。

    “江姑娘,我们现在应该去往哪里?”元宗问道。

    这下可把江玉琴给难到了,之前来翁都都是元刚烈指的路,她自己一点方向感都没有。江玉琴默不作声,但是元宗却看出了江玉琴的难处。

    “令世尊既然是在唤生涯附近被人看到,不如我们先去唤生涯一探究竟,江姑娘意下如何?”元宗小心翼翼的问道。

    江玉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唤生涯的方向是往北走......”

    “先带我去一趟城外的老庙。”江玉琴打断了元宗的话。

    “好。”这可是江玉琴第一次就元宗办事,这可把元宗兴奋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