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十八章 岳如团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小团子是你叫的吗?”那被元刚烈称之为“小团子”的女孩儿嗔道。

    元刚烈走进地洞的深处,他看到前面有烛光闪烁,他径直的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一个有十平米大小的地窖便出现在元刚烈的眼前。地窖里只有一张土床,墙上挂着烛台,台上垫着蜡烛。土床上一个上身赤裸却缠着大半个身子绷带的小姑娘坐在床上疗伤。

    元刚烈解下身上的包袱,他一件件的将包袱里的东西拿出来。

    “蜡烛、火折子、馒头......”元刚烈一样一样的数着包袱里的东西。

    “又是馒头,我要吃肉!”岳如团愤愤道。

    “小姑奶奶,这馒头也是从我嘴里抠出来的知道吗?我整天还饿着肚子呢。”元刚烈说道。

    “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等我伤痊愈了,看我不打死你。”岳如团嘴一撅,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会忍俊不禁。

    “我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我是你救命恩人。”元刚烈胸口一阵堵得慌。

    三天前的夜里,岳如团无意中跑进十坊竹林中,正巧赶上元刚烈在附近练功。元刚烈见到岳如团时,她已经昏迷过去了。元刚烈见她整个后背全是血,伤得不轻,将她就近安排在这个地洞中。

    这个地洞是曾经元家三兄弟儿时游玩跟避难逃罚时的秘密基地,这里只有元刚烈跟元盛鑫两人知道,即便是聂青刀也想不到在这十坊竹林中会有这么一块儿地方。

    “救命恩人怎么了,你就我是应该的。想讨赏啊?”

    元刚烈脸色一黑,心里特不是滋味,看你是个十五六的小姑娘,不跟你计较。

    “怎么不说话了,怕我不赏你啊?放心,本姑娘赏罚分明,说一是一。既然说了要赏你,肯定会赏,你说想要什么赏赐?”岳如团认真说道。

    “你刚才还说要杀我呢?”

    “对啊,赏完你之后再杀掉也不迟啊。”

    ......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元青枫。”

    “以后就叫你小枫子,从现在开始,到你说出你想要的赏赐之前,就乖乖成为我下人吧。”

    “我拒绝可以吗?”元青枫脸上一阵抽搐,怎么自己摊上这么个害人精。

    “如果你不要赏赐也可以啊,我直接杀掉你就好了。”岳如团一脸认真的说道。

    ......

    如此同时,元宗突然睁眼清醒过来。

    “江姑娘!”元宗大喊一声从紫檀木床上猛地坐起来。

    元宗这一声直接把卧室里的一位中年妇人吓醒。那妇人正是元宗的娘,元盛鑫的大房夫人。妇人名叫林温婉,一身上下倒也不显富贵,但是她身上散发出华贵、温柔的气场却让人倍觉安心。

    “宗儿,你可算醒了。”林温婉颤声道。

    “娘。”元宗回过神来,看着林温婉。

    她快步走到元宗的床边,握着元宗的手,摸着他的脸颊。

    “你的脸跟手这么凉,我去叫御药房大夫来。”林温婉担心抑郁的情绪憋藏许久,在元宗清醒的那一刻豁然爆发,她脸上不自觉的流着眼泪,还详装出一副“我没事”的模样。

    元宗拉住林温婉的胳膊。

    “娘,我没事,江姑娘呢,她在家里吗?她有没有受伤?”元宗迫切问道。

    林温婉又慢慢坐下,她看着元宗一脸急切的模样,她脸上露出微怒,但掩藏不住心中慈爱、怜惜的表情。

    “娘这么担心你,你倒好,开口就问江姑娘东,江姑娘西。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娘。”林温婉轻声叹了口气。

    “娘......”

    “好了,就知道你会问。江姑娘受了点伤,你爹给她请了翁都最好的大夫,没什么大碍。”

    “太好了。”元宗咧嘴笑着。

    元宗这一笑,牵动脖子上的肉皮,原本伤在肩膀上的伤被刺激到了。元宗捂着肩膀,露出疼痛的表情。

    “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今年都给我老实待在家里,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受了两次伤。”林温婉严肃的说着。

    “娘,我不出家门怎么跟陪江姑娘啊,你不是想快点抱孙子吗?你这么做在耽误自己愿望实现的时间啊。”元宗一听林温婉的语气就知道她生气,他当机立断,原地撒娇,拐着林温婉的手臂摇来摇去。

    林温婉干瞪着元宗不说话。

    “好吧,我不出门就是了。”元宗萎靡道。

    “臭小子,学聪明了,想出门可以,带上你马叔叔,别想一个人偷偷跑出去。”林温婉说道。

    “好嘞!马叔武功高强,肯定没问题的。”元宗兴奋道。

    江玉琴所待的房间里一应俱全,装饰玲琅满目,胭脂水粉尽有,简直比深闺大院里大小姐的房间还要奢华。

    可江玉琴面对眼前的这一切都不为所动,她坐在床上回忆着三天前的事情。

    凤凰楼的大火正肆意蔓延,浓烟已经逼近正在对峙的江玉琴跟玄女,而此时的元宗早就昏迷。

    “姐姐,还打吗?”玄女笑道。

    江玉琴左右一望,看了下四周没人,她收起长剑。

    “小团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江玉琴露出罕见的笑容,这份姐妹相见的笑容可是元刚烈都没有见到过的。

    “教主跟姐姐失踪后,各地的散众纷纷开始寻找你们。我岳家网罗情报的能力实在太差,我爹万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逼问武林同道而且拒不放人,时间一久竟然传出了我们在用活人做祭品的故事,姐姐你说好不好笑。”岳如团兴高采烈的模样,像是小孩子碰到了喜欢的玩具一样。

    “岳叔还是这么霸道。”江玉琴说道。

    “对了,姐姐怎么在这里遇到你,教主人呢?”岳如团好奇道。

    “我跟师父大人走散了,说来话长,你拿着这个。”江玉琴抛给岳如团一块令牌。

    “是教主的令牌?”

    “你拿着这个,走动起来比较方便,我现在在元家,带着它身上会暴露身份。”江玉琴解释道。

    “我们一起离开不好吗?”岳如团疑惑道。

    “不,元家网罗情报的能力放眼整个江楚都是数一数二的,借他们的爪牙找寻师父也好。”

    两人正交谈着,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

    “元家派人来了,七天后城外老庙见。”江玉琴赶紧说道。

    “姐姐,小心。”岳如团说完施展轻功遁逃。

    江玉琴拔出剑扔在地上,一掌拍在自己的肩头,她吐了口血,跪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