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九章 理不直气也壮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当元刚烈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竹屋里。他的身旁有一位年近70的白发老妇人正织着衣服。

    元刚烈嘴唇干裂,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爬起来靠在竹床边上。

    老夫人眯着小眼睛看向元刚烈,“你醒啦?床脚边有饭菜,自己动手”。

    元刚烈此时此刻什么话也不想说,原本“蜕皮”之后就应该补充大量的水分,但是他却用了三天“蜕皮”,三天昏迷,三天又三天整整六天几乎没有补充水分,也只有老夫人每天给他端杯水喂下去。

    元刚烈看着脚边的餐盘,眼花并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但是他鼻子却特别灵敏,已经快饿疯了的他,也顾不上那是什么,直接扑过去就开始吃。

    老妇人看着元刚烈狼狈的磨样,她摇了摇头,“品性一点也不像。”

    “吃饱了就赶紧走人,我这十坊竹林不养闲人。”

    十坊竹林?

    元刚烈一听当场就愣住了。

    十坊竹林,不是元刚烈奶娘的居住地吗?眼前这个老妇人是自己的奶娘?

    眼前这位老妇人正是元家三兄弟的奶娘——聂青刀。元刚烈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奶娘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早在四十年前,聂青刀可是一位叱诧风云的人物,虽然相貌一般,但是武功变化莫测,尤其是她那踏雪无痕的轻功更是另武林人士望尘莫及。然而天公不作美,她生下一个先天性智障的儿子。虽然她对自己亲儿子不咋地,但是对元家三兄弟却犹如亲子一般照顾,她唯独宠爱爱三老,也就是现元家家主元盛鑫。

    老妇人默默低头织衣服,似乎是对元刚烈已经失去了兴趣。

    而穿越而来的元刚烈对自己的奶娘更是没有丝毫的感情。

    但是!

    这十坊竹林是元盛鑫亲自给她安排的住所,这大片竹林就好像一盘玲珑棋局,稍走错一步将会被永远困在这里。这元刚烈怎么能接受!

    玉琴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她安全了吗?唉,是生是死现在也只能靠我自己。

    元刚烈向着聂青刀发出一个坚定的眼神,他下定了决心。

    “聂老前辈,救命之恩,在下永生难忘,还望老前辈能准许在下从旁侍奉左右。”元刚烈一股子力气全用在跪在竹板地上。

    “哦?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认识我?”聂青刀眼瞅元刚烈,目中发出一丝寒芒,宛如刀子一般直直的插进元刚烈的眼里,元刚烈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聂老前辈的大名,江湖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元刚烈暗骂一声没出息,但事到如今只能委曲求全。

    聂青刀哈哈一笑,笑的十分舒坦,显然元刚烈这拙劣的马屁是拍到聂青刀的心坎儿去了。

    “小子,是云梁齐家的人吧?”聂青刀忽然冷笑一声。

    云梁?齐家?那不是元家的宿敌吗?

    “不不不,聂老前辈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是齐家的走狗呢?再说了以现在实力,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咱们元家啊。”元刚烈激动之下说漏了嘴,竟然自报了家门。

    聂青刀虽然年近七十,但是她的耳目依旧聪敏过人一下就听到了。

    “咱们?你叫元什么?我可听听元家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个窝囊废?哦,我想起来了,难不成你是元老二的儿子?元老二不是走了吗?什么时候回元家了?也不来看看她奶娘,这小王八蛋。”

    人岁数一上来,就忍不住自言自语,这倒给元刚烈钻了个空子,他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编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大胆的想法。

    “奶奶,其实我是孙儿啊。”元刚烈扑通一下向聂青刀磕了个响头,然后一直磕,一直磕,还一边哭。

    元刚烈鬼哭狼嚎的叫声,可把一个不到70岁的老太太吓了一跳。

    “停”聂青刀手腕一抖,银针便插在竹子里,正好落在元刚烈可偷的位置,元刚烈若没有即使停下,那恐怕这银针就要刺破额头了。

    “奶奶?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不是齐家的人,当年我也跟齐家打过照面,不见得他们会留下你这样的人物来坏自己名声。说,你到底是谁?”

    “奶奶,你听我说。我爹是元盛鑫......”

    “放屁,小元几房太太,膝下多少儿女,我老太太能不知道吗?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种?”

    “我,真的是野种。那年夏天,我娘坐在江楚翁都伊通河畔洗衣服,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貌美及智慧、魅力于一身的乡下村妇,就遭到了我那个爱酗酒的老爹的玷污,我,就诞生了。”

    我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其实元刚烈这么编造是有理有据的,原著中确实有过这样的一段情节,元盛鑫因为醉酒的风流韵事,在后面的剧情中倒是给元家惹了点小麻烦,但是很快就被一手遮天的元家摆平了,但是他的私生子是真的存在的。

    “你说小元会强迫一个村妇?天大的笑话,”聂青刀气极反笑,她一手带大的元盛鑫,她能不知道元盛鑫的为人,“小子不说实话,该死。”聂青刀目中流出杀机,什么人都可以说,但是有人说元盛鑫的坏话就不行。

    “我爹屁股逢里,有道十字形的胎记!”元刚烈眼见聂青刀杀心已起,大事不妙,赶紧爆底牌。

    聂青刀一愣,瞬间杀意就放下了。

    元盛鑫的这个胎记实在是长的位置有些难以启齿,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元盛鑫的亲爹亲妈跟聂青刀还有他自己知道,就连他的大哥、二哥都不知晓此事。

    “你真的是小元的儿子?”聂青刀半信半疑的看着元刚烈。

    聂青刀重新认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元刚烈。

    外貌有九分相似,看年龄跟他那小儿子元宗也差不了许多,倒是跟元宗更像。

    “你家人呢?”

    “我没家人。”

    “你娘呢?”

    “在我八岁那年就死了。”

    “这是多年,你靠什么活?”

    “收破烂,额,不是,乞讨为生。”

    “你小子还是很可疑啊,我突然不想放你走了。”

    “奶奶,您要收留我了吗?”

    “呵,别高兴的太早,一旦让我发现你骗我,我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好嘞~谢奶奶成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