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七章 天长地久延年益寿膏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元刚烈与江玉琴一齐停留在断崖山中的一块儿巨石面前。

    元刚烈凭着对原著的记忆,顺利找到了通往玉帘洞的机关暗扣。他掰动机关,只听“轰隆”一声,巨石自行挪移开来,刚好露出一个单人通过的窄道。

    整个过程江玉琴一直背着身子,她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处隐秘所在,既然这是师父大人的秘密,那她更不能去看。直到元刚烈呼唤她的名字,她才转过身来。

    那巨石后面别有洞天,悠长窄道中阴冷潮湿,头顶还滴着水珠,整个窄道里都散发出一股恶臭。

    元刚烈手持火折子,面不改色的往前走着,江玉琴在其后贴身跟随。

    说实话,元刚烈自己心里也没底,玉帘洞他也是在原著中见到过,但是小说毕竟是小说,“玉帘洞里的天下珍宝”作者也只是用这样的话糊弄了过去,他自己也不知道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唯一知晓的就是那瓶天长地久延年益寿膏。

    算了,不想了,反正我运气已经背到家了,哪怕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瓶换脸膏药就行。

    元刚烈即使这般安慰自己,那颗忐忑的心也依旧没有平复。

    突然他停下脚步,江玉琴也跟着停了下来,她抬头看到头顶上写着玉帘洞的那三个字被火光照亮,使得玉门前的二人均因玉石反光反上一身的翠绿颜色......

    元刚烈见到身前的玉门呈现出一种半开的状态,显然是有人捷足先登了,他心里暗叫不妙。玉门明显是被人用强硬的手段给推开,元刚烈在黑暗中摸索到机关,他用力一拧,玉门缓缓退开。

    “师父大人。”江玉琴也瞧出端倪,她抽出长剑递给元刚烈。

    “你拿着,贴身护我。”元刚烈在之前虽然打过强心剂,但是玉帘洞奇珍异宝被盗这事儿,险些把元刚烈气死。

    老天爷啊,我已经这么卑微了,你还搞我?

    元刚烈二话不说就冲进玉帘洞,江玉琴也跟了进去。元刚烈手持火折子刚一踏进玉帘洞,洞中玉璧反射了火光瞬间将整个玉帘洞照亮,这一亮,元刚烈的心也凉透了,他脸黑的像个碳块儿一样,恨不得一头出撞死。

    江玉琴也跟着进到玉帘洞中,却见偌大个洞穴足足有近二十排碧玉雕刻的空书架!那些每个空书架上都写着书籍的分类,上到武学秘籍、内功心法,下到琴棋书画,当然也包含着一些药理、炼兵、礼仪等书籍。再远点观望甚至能看到玛瑙、珊瑚、琥珀等字样的珍宝,然而这些书架上空空如也。

    “师父大人......”江玉琴本就不知这是何地,见到空空如也的玉帘洞,她也很是诧异,不明白师父带她来此到底是何意。

    “没事,你在这里等我。”元刚烈心头就像被烈火燎过一样焦灼,但他这时候还保持着仅剩的一点理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像原著写的那样发生,全都变了,原本元刚烈引以为豪的熟记原著的优势也荡然无存。

    元刚烈让江玉琴留在原地,他一个人走进玉帘洞的深处,倒不是提防着江玉琴,而是在玉帘洞深处有一暗阁,此去暗阁的路上机关密道不少,他怕照顾不了江玉琴。

    江玉琴虽然很是担心,但是她绝对不会违背元刚烈的话。

    元刚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避开所有的机关险境来到暗阁面前。武功尽失的他再不小心点怎么成,这又不是在打游戏,死了又不能重生。

    元刚烈推开暗阁的门,门内的空间里豁然涌出大量的灰尘,元刚烈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的直打喷嚏,但他悬挂已久的心终于放下了,显然这个藏宝重地是没有被人发现的。

    元刚烈眼前这个空间并不是很大的暗阁里面也仅是一个三十平米大小的储物间,但是这里确确实实是早年元刚烈网罗天下珍宝时,将最为珍贵的宝物、武功秘籍、灵丹妙药留在暗阁中。

    元刚烈等着灰尘散去,他抬脚走进暗阁。映入眼帘的便是暗阁正中间的一张台柱,龙雕石制,具体是什么石料元刚烈早就不记得了,他的注意力一直就停留在摆放在龙雕石柱上的琥珀玉瓶。

    元刚烈举起火折子靠近玉瓶细细打量一番。那玉瓶并不是很大,瓶高也只有拇指跟食指张开的长度,在火光的照耀下玉瓶发出饱满又略带含蓄的光泽,十分养眼。反观周围的珍宝大部分都已露出残破、残缺的迹象,甚至旁边书柜上的书籍已有腐烂的痕迹。

    元刚烈眼前看着的正是他心心念的天长地久延年益寿膏,他毫不犹豫的伸手将玉瓶拿下揣在手中。他眸底闪过一丝狠毒的戾气,元刚烈知道这神药就是瓶毒药,但是毒不致死,却让人痛不欲生。虽然能返老还童,但是谁也不知道使用过程会发生什么。就连原著也没有提及,元刚烈猜想是因为作者也描绘不出这中间的痛苦,所以在小说后期反派元刚烈为了躲避主角的追捕而寻找此药换脸的过程中被主角意外找到,所以这瓶药也只是存在在反派元刚烈的心理活动中。然后,这瓶药真的出现在此时的元刚烈面前。

    我如果还是以元刚烈的身份走出这座山,出了门就会被人追杀。

    元刚烈当然知道穿越之前的他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别说名门正派在追杀他,就连隐藏在暗处活跃的邪派组织无也一不想将他擒在手中。

    元刚烈我这瓶子的手竟然在微微发颤,汗珠也慢慢渗出来。穿越之前的元刚烈一直就是个贪生怕死,很惜命的普通人,但是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摆脱那种无聊到爆的普通人的生活。

    元刚烈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来唤生涯上的种种,他一副生无可恋的窝囊样子。他并不恨那群废他武功的名门正派,他只恨自己终其一生都摆脱不了的窝囊样子,任劳任怨却也免不了被领导当众泼水斥责,暗地里被同事奚落,却也不敢反抗,只是为了生活。他心一横,咬着牙将玉瓶上的玉栓拔了出来,他将瓶中的膏药倾倒在手掌上,然后往身上涂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