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世界boss也练级 第三章 御姐徒儿江玉琴

时间:2019-12-22作者:襄州毛龟

    长长大路,路旁是茂密的树林,一辆装饰朴素的马车在路上颠簸。

    马夫身材纤细,一身黑色布衣,头顶戴一黑色纱布斗笠遮住面庞,手边放有一柄赤红长剑尤为扎眼。

    马车驶过坑洼处,猛地颠簸了一下。

    车里的元刚烈被这一颠给颠醒了。他微微睁开双眼看到马车内的布置,竟然让他产生一种温馨的感觉。

    马车里软被踮脚,竹枕垫头,香袋在左,薄纱作帘。

    “这里是宅男的天堂吗?”还在迷糊的元刚烈不由自主的说出口。

    “吁——”

    马车突然被车夫叫停,那车夫拉开帘子探头看向元刚烈,元刚烈着实被吓了一跳。

    “我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你谁啊你?”元刚烈轻呼一声。

    “师父大人,你终于醒了!”被黑纱斗笠挡住的马夫忽然发出御姐一般的性感略带磁性的声音。

    “什么玩意儿?你你你,谁是你师父大人,别跟我套近乎。”元刚烈低头看到马夫身旁放置的长剑,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拼命的往车角落蹭。

    “师父大人,我是玉琴,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了吗?”那马夫透过黑纱看到元刚烈一脸不信任的模样,她伸手就要掀开黑纱。

    元刚烈见她的动作,立马扑了上去,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两只手抓住了马夫的手腕按在马车内壁一侧。那马夫紧紧贴在马车内壁上,那马夫并没有反抗任由元刚烈抓住手腕。

    “大姐、大姐,我懂、我懂,不能看脸,看了脸我就没命了,咱、咱们这行规矩我也略知一二。”元刚烈哀求道。

    “师父大人,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杀你。”那马夫的声调几乎就在一个调上,那种处变不惊的语气着实吓到了已经脑补了10000种死法的元刚烈。

    “老手啊,难不成是仙人跳?”元刚烈一股脑的丧劲全都浮在脸上。

    “我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我没这么倒霉吧。”元刚烈心里已经不是不爽了,是压根就向命运妥协了一样颓废。

    “师父大人!”那马夫终于有了自己的严肃的声调,她妄图挣脱开元刚烈的双手,却被元刚烈拼命的拽住。那马夫见到元刚烈那股吃奶劲都用在脸上的表情,她也不敢再用力反抗。

    “大姐、大姐,我求你了,让我把话说明白?我就一糟老头子,身上真没什么可以图的,我没钱的。”元刚烈急于为自己辩解,也不敢直视那马夫。

    “师父大人,你看着我。”马夫平静下来过后轻声跟元刚烈说道。

    “我不看。不是,你能别叫我师父大人了吗,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被我识破了一点都不害臊,你还想拿个金马奖吗?”元刚烈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看马夫。

    那马夫叹了口气,“你看着我,我就不叫”。

    “我、我还是不看。”元刚烈侧着头,就是不面对着马夫。

    “师父大人,我们也不能这么一直耗着。”那马夫说话的声音又回到那个处变不惊的语调上。

    “我不听,也——不看,你说什么都没用,好歹比我死了强。”元刚烈语无伦次的说道。

    那马夫轻轻摇了下头,她突然向元刚烈吹出一口气。

    一股淡淡的幽香灌入元刚烈的鼻腔中,元刚烈闻到这股清香,竟然不由自主的看向那马夫。

    那马夫又吹出一口气,这次比较用力,她将脸前的面纱吹开。

    那一瞬间,元刚烈的眼睛就被马夫的容貌迷住了,怎么样也挪移不开眼球。闻到空气中的那股幽香后,阅女无数的元青枫,就敢断定这一定是个美女,爱美是人的天性,哪怕这个美长在别人的脸上,元刚烈就情不自禁的看向马夫。

    元刚烈的脑海中刚想用绝代佳人来称呼眼前的马夫,可是,当他看到一张粗旷长满胡子的老脸,看过那因为吹气而撅起的嘴唇之后,他硬生生的将那句心里话憋了回去,那种感觉像极了网恋奔现的车祸现场,像极了那些年冲过的榜一看主播素颜。

    元刚烈一把推开那马夫,自己靠到另一侧马车内壁上。

    “我——你——。”元刚烈受到的惊吓着实不轻,这并不亚于在唤生涯上被百十号人围攻时他所受到的惊吓,甚至他被吓得都忘记了武功被废的惨案。

    解放了双手的马夫伸出她纤细、但略有点糙的手,一把将斗笠摘了下来。

    “徒儿江玉琴,拜见师父大人。”江玉琴低头恭敬的拜了师徒礼。

    那马夫明明有着性感御姐的声音,却有着粗旷无比的雄性面庞,这绝对不是元刚烈这种宅男能承受得了了。

    “死了,被废武功不说,还要受到这样的侮辱,元青枫啊,元青枫你可真是光宗耀祖啊。”元刚烈面无表情,颓废的看着马车顶自言自语道。

    江玉琴伸手去碰元刚烈的手臂,元刚烈“嗖”的一声缩成一个团,蜷缩在角落里。

    “你别碰我!”元刚烈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线都变细了,“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江玉琴的眼底闪过一丝委屈,随后他双手摸向自己的脸颊,他用手掌用力挤了一下两边脸颊,随后便张开嘴吐出两大团纱布,瞬间那张方脸就成为了瓜子脸。紧接着他摸向自己的背后根用手指捏出两枚银针,他的下颚发出骨胳顶撞的声音,随后肿大的下巴也收了回去。那马夫全程都看着元刚烈,元刚烈也震惊的看着江玉琴。

    江玉琴一捏鼻梁,竟然捏下一块向软泥一样的东西随手抛出马车外,高挺精致的鼻梁被元刚烈尽收眼底。

    元刚烈静静的看得呆了,一晃神的功夫,江玉琴已经将易容前的样貌展现在元刚烈的面前。江玉琴解开盘着头发的发带,一头长发散落下来撘在肩膀上,看的元刚烈双眼发直,说不出话来。

    江玉琴以本来面目示人,她再次恭敬的做了个师徒礼。

    “徒儿江......”

    “玉琴,快跟为师讲讲你的故事。”

    呵,捡着宝了,这等姿色的女子我只有在h国某网站上见过。江玉琴好名字,玉琴,呵呵,玉琴......嗯?这不是元刚烈的小徒弟吗!我尼个天线宝宝彩虹马,这不是日后害死元刚烈的罪魁祸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