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梦入诸天当小兵 第十章 先来有,后来无

时间:2019-12-22作者:爱学习的码农

    云凡不理其他,一心扒拉饭,专心培育天剑心经干细胞,看多会儿才能把丹田塞满。

    不过当云凡再次拿碗去桶里盛饭的时候,他发现饭已经没有了,于是抬步来到了刚刚打饭的窗口,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打饭杂役弟子说道:“那个师兄,给我再来一桶饭,加十份菜。”

    打饭杂役弟子此时已经万念俱灰,当这个饭桶真的把那些饭吃完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月的评定完了,这么大的亏空,他甚至能不能领到灵石还是问题。

    他现在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报复,别无他想。

    他要报复云凡,一心想着是云凡把他这个月的灵石吃没的,根本没去想自己惧怕穆山才是首要责任。

    现在当云凡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按照云凡需求的分量给足了他,等云凡离开之后,转身对着一旁的一个杂役说道:“柴子瑜,帮我看一会儿,我去个厕所。”

    “行吧,不过郑先你要快点。”旁边叫柴子瑜的杂役不以为然。

    “很快。”郑先一边走一边答应着,顺便转头看了一眼走回去继续海吃的云凡,眼神微眯,仿佛下了一个决定。

    ……

    人生无常,世事也无常,有些人哪怕不去得罪人,还是有人莫名的会来找麻烦。

    云凡就是这样,他才把第二桶米饭吃掉一半,丹田天剑心经干细胞充实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在饭厅里传来一声厉喝。

    “就是你把米饭都吃完的?”

    云凡虽然听见了,但是这食堂这么大,也不一定是在说他,没有抬头继续扒饭。

    但是,当他手中的木桶,下一刻飞了出去的时候,他明白这件事情好像与他有了一些联系。

    木桶从他手中脱离,在空中进行了自由抛物线运动,“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变成了稀碎,白白的米饭由撞击处洒向天空,落下以后粘的四处都是。

    好可惜,好浪费,这是云凡的内心写照。

    他抹了把嘴站了起来,才看见作俑者。

    来者按理来说,应该是三个人,两名身穿深蓝色的外门弟子,一名刚刚给他打饭的杂役弟子,刚刚出脚踹飞他米饭的是一名脸暇不太均匀,长相有些猥琐的低矮男外门弟子。

    “诸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云凡还是准备先礼后兵,虽然眼前的人没有素质,但是作为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好青年,不能以暴还暴,问清情况再说。

    他确实没有得罪这几个人,总不能莫名就被找茬了吧,他又不是豆豆。

    他仔细想来,除了和那个打饭的有点交集以外,另外两个根本不认识,和那个打饭的也是交了票的,没啥产生仇恨的可能。

    刚刚踹木桶的矮个子桀犬吠尧道:“小子少废话,你把饭都吃完了,我们吃什么。”

    云凡见状并没马上接话,而是先盯着每个人看了一眼,随后明白了这茬找的就是他以后,他也没了客道。

    云凡高声说道:“笑话,饭是宗门的东西,大锅饭。大家先来后到,早来有,晚来无,什么时候成了我把饭吃完了。”

    云凡满脸的不耐,“师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随便讲。”

    矮个子好似不太善于言语,听了云凡的话,脸上有些怒色,嘴里只会喊着:“少废话,你都吃了,我们吃什么。”

    剩下的二人,听了矮子的话,纷纷侧头,以表不认识矮子。

    云凡听了,满脸的戏谑,“你去啃木头啊,死地矬。”

    对于这种专门来找茬的,他明白根本没法善,文明人也是有火气的,恶人就要恶语相向。

    听了云凡的话,矮个子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一只手颤抖的伸出了指着云凡,嘴里止不住的喃喃着:“你……你……”

    “你什么你,一点素质都没有,还当我天剑宗弟子,不知道打扰别人吃饭是不礼貌的,你妈妈没有教你‘教养’这两个字吗?哦,对不起,可能你书读的少,没学过,不过不要紧,今天师弟教给你,来跟我写。”

    云礼一边说,拿手指已经凌空画了起来,对于他这种某吧连续喷五百楼不带重复的选手来说,这些都是小道耳。

    矮个子此时已经全是颤抖的说不出了话,一个人精神都处于分裂的状态,因为他还真没咋读过书,云凡是句句扎心,他整个人都感觉在太阳下暴晒着,备受煎熬。

    云凡一看矮子这个状态,马上明白攻击到要害了,马上追击道:“哦,难道我说中了,你真的是个文盲师兄,没事师弟脑子里有的是知识,以后你拜我为师……”

    但是云凡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够了!”

    他转头看去,原来是站在矮个子后面身穿蓝衣的外门弟子,此人长相还算周正,他较有兴趣的看着此人,嘴上问道:“哦?这位师兄有什么见解?”

    笑话,我云凡今天就在这一人,凡是斗嘴你们全都上我也不怕,颇有当年韦小宝在丽春院所为。

    没想到来者并不接话,反而“仓啷”一声拔出了佩剑,一边对着一旁的矮子说道:“许飞白,不要废话,问剑便是。”

    随即转身对着云凡,脸色阴沉道:“吾名于杰,前来问剑,师弟拔剑吧!”

    云凡:???

    这么野蛮的吗?

    一言不合就拔剑,不过多吃了几口饭而已,太极端了吧!

    云凡表示,现在他很慌,他已经非常苟了,万万没想到,吃个饭也能招人砍,简直没天理。

    恰时四周围观的弟子们见状起哄,纷纷高声呐喊着:

    “问剑,问剑,问剑”

    把食堂内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此刻,矮子许飞白经过于杰的提醒后,终于醒悟了过来,“仓啷”一声拔出长剑,周身气劲大作,震的周边的桌椅都移动了位置,他眼神死死的盯着云凡,也不说话了,比了劈的姿势就向云凡当头攻来,显然云凡的话刺激到了他,一出手就是狠招。

    后面的于杰见状,收起了长剑将战场先让给了二人。

    随着“哗啦啦”一阵疾风扑面而来,云凡眼神微眯,明白此时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看着攻来的许飞白,万般无奈之下,一把拿起了桌子上的长剑,比了个“砍”字决的起手式,一边观想着运气法决,挥剑迎了上去。

    但是由于他只会这一招,并且是定式,姿势在对方两位外门弟子看来,简直是破绽百出。

    许飞白看着云凡的脸上露出了明显不屑,他本身就是练气大圆满修为,对付杂役弟子肯定是手到擒来,没想到此人如此不堪,原本因为云凡生气的感觉也消失了,因为不值。

    “锵”

    随着双方接近,许飞白挽了一个剑花,改劈为侧格,只是一瞬间就格住了云凡剑侧方不受力处,挡掉云凡的劈砍后,手中长剑顺势就对着云凡胸口刺去。
小说推荐